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天命大人是你爺爺?”鄔流川只感覺自己一陣發懵,隨即又連聲道,“你不是我妹妹?”
    “嘁,真是可笑!我藍雨靈從來就沒有兄弟姐妹,你又覺得你有什么資格稱呼我妹妹?順著你答應兩聲,你還當真了不成?”
    “藍雨靈……”鄔流川陡然眼神一黯,他雖然一直懷疑自己跟鄔流雪是不是來自樹城,但卻從來沒有懷疑過他們不是親兄妹。
    然而,對方現在直接呼出了自己的全名,他卻難以再反駁,藍雨靈,藍雨凡,絕對不可能有錯,他的妹妹鄔流雪就是三長老或其死去二姐的女兒。
    問來問去,竟是得到了這樣的答案,鄔流川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你問的,我已經回答了!現在輪到你說了吧!樹城到底在哪個位置?”
    “不對!”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鄔流川頭搖得如撥浪鼓一般,“蒂娜和我的衍生意識從來就沒有親情可言,你說的話一定有問題,你不過是一個衍生意識罷了,怎么可能有這種情感!”
    “你什么意思?鄔流川,你想反悔是不是?”見鄔流川還是不肯告訴自己樹城的位置,鄔流雪陡然一怒,臉色陰沉了下來。
    “我父母是誰你還沒有回答,我憑什么告訴你樹城在哪里?還有,你現在還是鄔流雪,一天沒確認你的身份,你就休想離開我的視野。”
    “本姑娘說了,我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誰,你讓我怎么告訴你?”
    不想跟她繼續爭論,鄔流川很快就離開了房間,回到了自己的房里。
    說實話,這一次詢問,讓他稍稍有些后悔,自己已經叫了鄔流雪十幾年的丫頭,如今她本人卻來告訴自己她不是自己的妹妹,這巨大的落差他完全接受不了。
    將自己關在房間內,鄔流川開始用力回憶著小時候的記憶,試圖從里面找到一些有關的信息,但可惜的是他所有的記憶都是從城內開始的,無論他怎么努力都回想不起之前的一丁半點兒經歷。
    咚咚咚……
    一陣舒緩的敲門聲在門外響起。
    鄔流川深呼吸一口氣,將所有的雜念全部壓了下去,一開門,來人正是蒂娜。
    “阿川,你沒事吧?”看著一臉平靜的鄔流川,蒂娜愈發擔心起來。
    鄔流川苦笑一聲搖了搖頭,道:“蒂娜,你會不會覺得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若是當初不去追尋身世,或許也不會知道現在的事情!”
    “鄔大哥,你不用自責!無論是誰,在對自己身世產生疑惑的時候,都會下意識去尋找答案的,這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本能!只是,我覺得在尋找自己身世的時候,最好能保持一顆平常心,不要讓它影響你現在的生活!雪兒妹妹是不是你的親妹妹真的那么重要嗎?只要她把你當成哥哥,你就永遠都是她的哥哥,不是嗎?”
    鄔流川神色一愣,隨即陷入了沉默當中,蒂娜的一番話似乎讓他心里亮了起來。
    好一會兒之后,鄔流川眼中的陰霾終是漸漸褪去,忽地展顏一笑,道:“蒂娜,謝謝你!你說的很對!是否有血緣關系只是表象,真正重要的是我們之間感情!”
    蒂娜莞爾一笑,隨即目光忽又凝重了下來,繼續道:“阿川,我知道你喜歡人們之間的勾心斗角,所以,我還有一件事想提醒你!”
    “什么事情?”見蒂娜這般神情,鄔流川的臉色當即鄭重了起來。
    “我剛才聽到我哥跟六子在商量招引新流放者的事情,現在你們雙方都在相互依存,但以我哥的性格,他一定會想辦法將這批流放者招入麾下,到時候是什么情況就說不準了,所以……”
    “所以什么?”鄔流川眼角一縮。
    “所以我建議你們能夠想辦法跟我哥的勢力持平,亦或者干脆另擇他地!”
    聽到蒂娜說的話,鄔流川心里一陣感動,其實在她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她就已經在自己跟他哥哥之間做出了選擇。
    “你放心吧!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可若是我們離開了,那你呢?”
    “我……我也想過一些平平淡淡的生活!”
    鄔流川先是一愣,隨即立馬將蒂娜攬入了懷中,他本以為對方面對這種難以抉擇的問題時,肯定會有所猶豫,但現在看來,對方在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選擇。
    這種超越了親情的感情,讓他不敢猶豫,也不敢辜負,對方是在拿自己的一切來賭。
    “我知道你哥哥還放不下他心中的那個計劃,但我不會讓他將我們也卷進去的!”輕輕在蒂娜的額間嘬了一口,鄔流川當即轉身出去,走進了鑄造房。
    在鑄造房內待了足足一個小時,鄔流川方才沉步走了出來,而讓人不解的是,出來之后的他并沒有在房間里休息,而是帶著飛云索和長矛直接走出了營地。
    現在營地正在大規模的擴建中,幾乎每一個人都在為新營地付出著汗水,各自忙碌著自己的事情,哪有時間去管其他人,如此這般,鄔流川離開了將近半天的時間,愣是沒有一人發現。
    回到營地的鄔流川直接來到了干將的房間,那里面干將、麗薇兒、羅義和黃軒等人都早早等在了里面,前者一進門,除了麗薇兒之外的人便紛紛站了起來。
    鄔大哥,找到了沒有?從干將的口中得知了消息,羅義猛地上前一步,率先出聲詢問道。
    鄔流川微微搖頭,道:方圓五千米的地帶我都大致瀏覽了一遍,沒有發現什么很適合的地方,大部分地方都是茂密的叢林!
    連一個山頭或是裂谷都沒有嗎?干將繼續問道。
    山基本上沒有什么,小裂谷倒是有一些,只可惜要么太深不好出入,要么底下的空間不夠我們遷移過去!
    要我說,要不咱們干脆到樹林里面建營地算了,反正有鄔大哥坐鎮,周圍再多設置一些陷阱,絕對沒有變異動物敢來找茬!羅義提議道。
    聞言,黃軒立馬出聲反駁:不行!樹林里面太暴露了,若真是在那里面搭建營地,恐怕我們以后就真得每天跟變異動物問早了!更何況,那種晚上獸吼震天響的地方,你們睡得著嗎?
    “有什么睡不著的?你們那是沒有吃過苦,想當初我們出去的時候,每天都睡在樹上,下面到處都是走來走去的變異動物,不照樣睡得跟死豬似的!”
    “你自己也知道平時睡覺跟死豬一樣嗎?再說了,這可不是什么小孩子過家家,萬一決定錯了咱們可就都玩完了!”
    “其實,將營地建設在密林中倒也不是一定不行!”
    正在羅義跟黃軒爭執不下的時候,鄔流川終是再度開了口,聞聲,干將和帶著淡淡幽怨的麗薇兒亦是趕緊將頭轉了過來。
    “在我看來,只要村子的防御系統足夠完善,無論是再厲害的兇獸也是難以跨越那里的,密林中的變異動物雖然最多,但相應的資源也是最豐富的!不說其他,若是利用得當,僅僅是那些參天大樹,也足夠我們用來對付不少變異動物了!”
    “最重要的是,沒有人規定在密林中建設營地就非得在地面上,倘若我們能夠依托這些大樹在半空中搭建起建筑物,在下方的樹干上設置荊棘或金屬倒鉤,然后往來出入全部使用可收放的懸梯,我相信還是有一定可行性的!”
    “在樹上建房子?咦?對啊!我怎么沒有想到!既然能夠睡在樹上是安全的,那么在樹上直接搭房子豈不是更安全?”羅義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當即附和道。
    干將仔細思索一番后,亦是點了點頭:“倘若真的能夠在數米甚至更高的位置搭建房屋,確實能夠算得上一個好辦法,更重要的是,隨意一塊密林就行,不用再去花時間精力另找地方!不過還有一個小問題,我們在建設的時候是一段危險期,一旦遭遇到多頭變異動物,恐怕會有傷亡出現,我們現在已經損失不起人了!”
    “干將大叔說得很對!除非我們專門抽調一批人來保護其他人,否則一旦遇到變異動物甚至是兇獸來襲,大家勢必會亂了陣腳,那時候情況會更加糟糕!”
    鄔流川沉默了片刻,忽地面色一正,凝視向在場的每一個人:“你們,相信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