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鄔兄弟,那天可不是我們特意為了坑殺它們……”
    “鄔大哥說得對!不管那天情況如何,我們確實有所斬獲,雖然付出的代價也不小,但我相信只要我們設計出更精巧的辦法,一定能驅走那些兇獸,甚至殺了莫惜云!”直接打斷了阿道夫,麗薇兒神情堅定道。
    安娜目光一沉,點頭道:“嗯!我覺得可以一試!反正不趕走它們,我們就算能茍活一時,也茍活不了一世,還不如真刀真槍跟它們拼一次!”
    話落,其他人也紛紛點起了頭,表明了心中的想法。
    見眾人一致贊同,阿道夫當即拍板答應:“行!那這件事就這么決定了!那些食物足夠我們支撐六七天了,那我們就索性用這幾天來搏一搏!鄔兄弟,你現在有沒有什么想法?”
    看到大家都將目光移向了自己,鄔流川連忙從地上撿起一塊小石子在地上畫了起來:“這里是我們營地所在的位置,我已經勘察過了,在東面三百米的地方有一條深達二十多米的裂谷,但在地表僅僅只有兩米多寬,若是利用得當應該能夠坑殺一些兇獸!不過那地方頂多只能用一次,所以我們第一次必須要盡量想辦法多坑殺一些!”
    “那條裂谷的對面大多都是巖石地面,林木稀少,且不遠處就是一處陡坡,倘若能夠將獸群引過去,再到后方施以巨型滾木,或許也能取得一定的效果!”
    “剩下的兇獸,倘若他們還要逞兇,那我們就再挖幾處陷阱,另外多在樹上設置弓箭手,能多射殺一頭總歸是好的!我已經跟他們交過手了,擅長攀爬的兇獸不是很多,所以每個弓箭手配一人阻擋兇獸偷襲即可!最難對付的是莫惜云,不過現在他斷了一臂,而且有我跟木武相互牽制照應,想必他也造不成太多的威脅!變異動物也有懼怕的東西,只要能夠以雷霆之勢將其滅殺一部分,讓它們感到跟我們對抗不了,敢留下的估計也不會太多!”
    聽完鄔流川的計劃,在場的人均是一臉震驚地望了過去,他們現在終于明白了過來:對方早就已經計算好了一切,叫他們過來不過是通知一聲罷了!
    “怎么?大家要是覺得我的計劃有問題,或者需要加入什么環節,我們隨時可以修改!”
    見眾人望著自己又不開口說話,鄔流川眉峰一挑,還以為是自己遺漏了什么細節,連忙出聲詢問起來。
    “鄔流川,你今天叫我們來,真的是為了商量對策嗎?”安娜故意將商量二字咬得特別重,打趣道。
    鄔流川自是聽出這話里面的潛臺詞,不由得啞然失笑,道:“老是在外面跑,所以了解得稍微多一些,你們要是沒有什么異議,我下面再跟你推敲一下具體的細節……”
    幾人圍坐在一間小房間內,足足熱火朝天地討論了三個多小時,終是將最后的每個細節全部敲定,具體的事宜亦是分到每一個人的身上。
    當天,眾人便開始緊鑼慢鼓地忙活了起來,設計陷阱的設計陷阱,制作弓箭的制作弓箭……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而鄔流川作為前去吸引兇獸的人選,現在最緊急的任務就是……好吃好喝的養傷!
    或許是因為體質得到了加強的緣故,鄔流川身上的傷僅僅三天時間就已經徹底結痂,于活動無礙了。
    而作為這個計劃最核心的一員,他的狀態回轉便意味著整個計劃可以正式開始實施。
    好好地繼續修養了一晚,第四天清晨,鄔流川早早便來到了營地外的一處巨樹上,手中拿著飛云索,背后的矛筒中亦是被重新填上了五根干將親自制作的倒鉤長矛。
    目光落至瀑布后方的入口,隨著阿道夫的一個手勢,全副武裝的鄔流川似鬼魅般飛掠過去,嘴里時不時發出一道震天響的怒吼聲。
    一路向東穿行了數百米,鄔流川終于發現了第一頭變異動物,赫然是一頭變異三尾獅,而對方亦是很快將目光轉向了他。
    嘴角微微一咧,鄔流川手中的長矛頓時激射而出,但由于距離尚遠,被對方一個側移閃了過去。
    鄔流川本就沒有打算擊殺對方,但那變異三尾獅可不這么想,幾乎是閃開的瞬間登時沖著鄔流川暴吼一聲,疾馳而來。
    見狀,鄔流川也不著急,索性等其奔到了樹下,方才再一次射出了飛云索,開始在方圓千米的位置轉起圈來。
    足足半個小時之后,鄔流川下方追來的變異兇獸已經達到了兩位數,而他的身前也多出了一塊染血的布條。
    這是他前兩天準備好的,血液就是取自他的血管中,不過里面添加了一些抗凝血的藥汁,直到今早方才浸入了布條。
    有了這塊染血的布條,鄔流川吸引兇獸的目光輕松了許多,而且更重要的是,這群兇獸現在就跟蒼蠅盯上了屎,無論如何也不肯撒手。
    確定營地東面的變異兇獸已經被自己全部吸引離開,鄔流川再不逗留在此,腳下速度一提,立馬竄向了營地的北方。
    這群兇獸哪肯放過“抱頭鼠竄”的鄔流川,紛紛疾步跟上,那模樣,似乎感覺一定會追到獵物似的。
    早就躲至另一棵大樹上的羅銘,見到兇獸被悉數引開,當即對著洞口中的阿道夫等人勾了勾手。
    下一刻,營地里除了老弱病殘之外,幾乎傾巢出動,手里拿著各式的工具,快步奔向了東面的密林……
    日光上移,大約兩個小時之后,黑壓壓一片的人群重又奔向了營地當中,而早已經汗流浹背的鄔流川亦終是得以解脫,猛一加速,很快便將一眾兇獸甩到了身后……
    相同的一幕,在營地的東面連續上演了三天,這三天,從一開始的緊張到后面的輕車熟路,鄔流川感覺自己的心態沉穩了許多,踏風步也較之以前稍有進步。
    不僅如此,從第二天開始,他便嫌漫無目的帶著一眾兇獸瞎逛沒有感覺,于是給自己定下了一個目標……每日斬殺兩頭變異兇獸。
    倘若與他較量的只有一兩頭變異兇獸,鄔流川可能還會感覺稍有難度,但成群結隊的兇獸跟在自己身后,有時候他隨意一矛恨不得都能重傷其中一頭。
    這倒不是集群讓它們的動作遲鈍了起來,而是鄔流川長矛擲去的時候,那些兇獸就算看到了,卻也被周圍的同類擠在了中間,難以閃避。
    然而,世上的事總是計劃趕不上變化,第三天的引獸工作進行到尾聲的時候,鄔流川誤打誤撞闖到了一處山洞附近,卻不曾想莫惜云就在里面修養,一聽到飛云索發出的破空聲,當即怒吼著追了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一次見到莫惜云的時候,他竟是感覺對方被斬斷的手臂又長出了一小截。
    盡管斷了一臂,莫惜云奔跑的速度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反而比之前略微快了些,無論鄔流川如何加速,他始終緊緊跟在了樹下。
    知道難以擺脫莫惜云,無奈之下,鄔流川只好將其和一眾兇獸盡數引到了營地的附近,寄希望于有人能夠發現,好提前采取行動。
    可惜,來來回回在營地前穿行了十數次,鄔流川依舊沒有看到洞口有一個人。
    體力快速消耗著,鄔流川感覺自己的速度下降了許多,有時候自己的飛云索剛射出去,樹下的莫惜云就已經竄到了那棵大底下,飛快攀爬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