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鄔流川眼角一顫,驚疑道:“你能看清里面的情況?”
    蒂娜回過頭來,一臉正色地點了點頭,道:“我這次醒來的時候就能夠看見了,不僅是這里,在那邊天黑的時候,我也能看到周圍的一切,就是時間長了,眼睛很容易累!”
    聞聲,鄔流川心中不由得狂喜起來,看樣子蒂娜不僅是繼承了那個意識的力量,還獲得了她的夜視能力,這對他們現在來說,無疑是救命稻草般的能力。
    伸手將蒂娜從裂縫中拉了出來,鄔流川緩步摸索了進去:“蒂娜,你在后面幫我描述,我來開路!”
    得到肯定的答復后,鄔流川大著膽子向前走去,果然立刻就感受到前方出現了一道不小于70度的斜坡。
    “這斜坡有多長,頭上有沒有什么障礙物?”
    “大約十幾米的樣子,在斜坡的上方好像是一個平地,這里面很大,不用擔心頭頂!”
    心里有了譜,鄔流川當即掏出飛云索砍在了斜坡上,順勢找到了一個勉強可以受力的突起,緩緩攀援而上。
    每上一步,鄔流川都會用飛云索鑿出兩個拳頭大小石洞,一來方便自己落腳,二來有利于后面的蒂娜進行攀爬。
    如此這般,短短二十分鐘,他們便順利上到了平地處。
    然而,這上面并不像鄔流川所想的那般又是一個大空腔的入口,而是一個不到四個平方的小地方。
    走至另一邊,又是一條斜向的狹窄裂縫,不過好在這裂縫不是很陡,兩人一先一后左拐右轉地爬了幾分鐘就又來到了一處莫大的空腔洞穴內。
    而此時,耳邊的風聲也陡然大了起來,之前的那種寒意也減弱了許多。
    這,也就意味著兩人即將找到通往外界的出口!
    然而,正當兩人暗喜的時候,一道暴戾的吼聲卻是打破了他們的心緒,只見兩雙猩紅的眸子驟然出現在不遠處的地方,并飛速沖向了這邊,顯然是發現了他們這兩個不速之客。
    “不好,是變異黑狼!”驚呼一聲,蒂娜迅速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枚之前撿起的小石頭狂擲過去,旋即拽著鄔流川朝另一邊跑去,“那邊有一處斜坡,快跟我來!”
    鄔流川順從地跟著蒂娜摸黑前進著,右手亦同樣伸進了口袋中,將先前打磨的幾塊小石頭連連擲了出去。
    許是第一次使用這種“武器”,蒂娜扔出的石頭擦著一頭變異黑狼的腦袋飛了出去,可還不等它發出蔑視的嘶吼,又是幾塊石頭激射而來,瞬間將其打得口鼻溢血。
    另一頭變異黑狼也好不到哪兒去,被其中一塊石頭正中右眼,巨大的沖擊力下,那猩紅的眼珠登時爆裂開來,吃疼之下,顧不得繼續前進,在地上翻滾嘶吼起來。
    爭取了足夠的時間,兩人一步不停地沖上了將近六米高的斜坡平臺,不過這里的位置實在太小,兩人只能背靠背地緊緊貼在一起。
    “鄔大哥,出口肯定就在它們過來的方向,但是那邊有一處斷層,大約兩米多高,要是不解決這兩頭變異黑狼,我們不可能爬上去的!”
    一邊快速打量著前方的情況,一邊大聲跟鄔流川描述起自己看到的一切,蒂娜只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這斜坡很窄,它們一時半會兒還上不來,但我現在看不到周圍的情況,你多注意一下,熬到天亮,我們就能出去!”
    對自己現在的實力鄔流川還是有一些自信的,搏殺一頭變異黑狼于他而言不過就是時間的問題,不過這一切的前提是,他擁有足夠的視野,現在的他幾乎跟一個瞎子沒有什么區別。
    “恐怕我們堅持不到天亮了,那邊……那邊來了好多的變異黑狼!”
    一道驚駭的呼聲將鄔流川從美好的幻想中拉了出來,定睛一看,果然發現不遠處出現了一大片跑動著的紅點,密密麻麻,看得人一陣心悸。
    “快退回裂縫去!”
    鄔流川大吼一聲,他可還沒有自負到敢跟獸群正面搏殺的程度,若是放到密林中,或許還有一絲勝算,但現在,絕對是十死無生。
    “來不及了!那兩頭變異黑狼也過來了!”
    鄔流川心頭一驚,趕忙將邁出的步子收了回來,確實如蒂娜所言,現在下去就算不會被那兩頭變異黑狼殺死,可勢必會被拖住,屆時,那才是真正陷入了死地。
    飛云索一刀砍在身旁的巖壁上,旋即用力一撇,兩枚片狀的石塊頓時落在了鄔流川的手心。
    緊接著,兩石塊飛掠而出,再度命中兩頭跑在最前面的變異黑狼腦門,血液奔涌而出,剎那間,洞穴中又是一陣凄厲的嘶吼。
    許是空氣中彌漫的血腥味刺激了狼群的獸性,一眾變異黑狼紛紛厲聲咆哮起來,一股腦兒飛撲而起,似乎是準備直接躍至平臺上將兩人扯下來。
    但六米的高度說高不高,說矮不矮,飛撲而來的狼群頂多也就躍至了四五米的高度,根本奈何不得他們。
    見跳不上去,狼群又紛紛轉移了方向,開始嘗試著從斜坡上往上爬,但無奈身形太大,只能站上去一邊的腳,很快便再度放棄。
    見此情形,兩人均是緩緩松了一口氣,而鄔流川則是繼續在身旁的巖壁上刨挖起石塊來,并悉數放到了腳下。
    每當石塊堆積不下的時候,他便會將其盡數狂擲出去,而一旦他動了手,便意味著又是幾頭乃至十幾頭變異黑狼頭上掛彩。
    如此進行了兩輪之后,原本守在斜坡下的一眾變異黑狼紛紛退到了遠處,但也不曾離開,那模樣似乎是準備將二人圍困在這里。
    “鄔大哥,進來的那個裂縫你還記得在哪里?”
    正思考著該怎么脫身,身旁的蒂娜突然莫名其妙地問了一聲,鄔流川心中不解,但還是微微點了點頭:“以狼群現在的位置,我們是不可能有機會退回裂縫的,還是等到天亮再另想辦法吧!”
    “我知道!”輕喃一聲,蒂娜突然扭頭望向了鄔流川,深情地望了后者一眼,似乎是要將這張面孔刻在腦海里,“鄔大哥,這邊肯定是走不通的,記住下去的位置,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逃出去的!”
    “你說什么傻話,我們……蒂娜!”
    不等鄔流川將話說完,蒂娜突然轉身躍向了旁邊的巖壁,雙手死死伏在上面,滑出一段距離后摔落下去。
    “鄔大哥,快跑!”
    黑暗中傳出一道呼喊聲,緊接著,鄔流川便聽到了蒂娜快速跑往與裂縫相反方向的腳步聲,而那些一直死盯著他們的變異黑狼亦是一早便沖了過去。
    掌心的傷口不斷順著指尖向下流淌著鮮血,但蒂娜卻像全然不知道疼痛似的,一個勁地朝著前方疾馳而去,但這里也就這么大的空間,僅僅幾秒之后,她便已經跑到了一個角落里。
    聽著側方傳來的一陣陣憤怒嘶吼,蒂娜目光陡然一沉,將手伸進口袋里摸出了剩下兩塊石頭,隨即貝齒一咬,狠狠將其砸向了跑在最前面的一頭變異黑狼。
    扔罷,蒂娜再度俯身下去,欲再尋一些趁手的石頭,但彎腰的一瞬間,她就明白已經來不及了,索性不再掙扎,緩緩將最后的目光移向了來時的方向。
    嘴角泛起一絲釋然的笑容,那個斜坡上已經沒人了,她知道,自己總算是死得有些價值。
    一陣腥臭的味道驟然鉆進她的鼻腔,不用看,她也知道那是前來索命的變異黑狼散發出來。
    知道已是必死的結局,蒂娜并沒有望向危險來臨的方向,而是極力在視野中搜索起來,仿佛在尋找著什么。
    嗷……
    一道凄慘的獸吼驟然在洞穴內回蕩起來,下一刻,一個厚實的身影突兀地飛躍到了她的身邊。
    “是在找我嗎?”
    低沉而熟悉的聲音在耳畔幽幽響起,蒂娜猛一側頭,卻見鄔流川瞪著一雙妖異的藍眸,穩穩的立在她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