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圣女的決定,豈是你一個長老能夠質疑的,還有,下次你若是再敢直呼圣女的名諱,我保證會給你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
    二長老面色一滯,這才反應過來,現在的樹城已經不是當初的樹城了,當即將到了嘴邊的話語又咽了回來。
    “自今日起,樹城不允許出現祖樹形態的白色閻羅,一旦生長到靈蟲形態,必須即刻焚毀,取初始形態作為延續!”
    欣慰地看了藍雨凡一眼,天命當即俯下身來,恭敬道:“謹遵圣女法旨!”
    見狀,在場的所有人亦是連忙俯身行禮,附和道:“謹遵圣女法旨!”
    至此,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得到天命支持的藍雨凡這才是真正意義上成為了圣女,再非以前的傀儡。
    那棵生長了初始形態白色閻羅的頭顱很快被天命送入了石門之內,而其他人也陸陸續續離開,眨眼間,神殿內便只剩下藍雨凡和三長老兩人。
    “婆婆,我想問您一件事,請您如實回答我!莫須子是什么藥材?”見到眾人離去,藍雨凡終是問出了心中一直憋著的問題。
    聽到這個名字,三長老明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復了慈愛的神情,緩聲道:“雨凡,我熟識的藥草毒草不下數千種,但莫須子卻是聞所未聞,你是從哪里聽來的?”
    藍雨凡眼中閃過一道復雜之色,剛剛三長老的異常她已經清晰地捕捉到了,她敢肯定,對方現在在說謊。
    “您真的不知道嗎?”藍雨凡再度沉聲詢問。
    三長老依舊搖搖頭,一本正經道:“雨凡,這世上萬物皆可入藥,有我不知道的,也很正常,但你說的這味藥,我們樹城的典籍中絕對沒有記載!”
    “那可能是我搞錯了!”藍雨凡內心稍稍有些失望,但卻沒有表露出來,反倒擠出一抹微笑,繼續道,“對了,婆婆,現在藍月離開了,禮儀部和內司部無人管理,我想讓筱筱繼任禮司,至于內司部,我打算自己管理,順便鍛煉一下自己!”
    三長老眼角輕微顫動了一下,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感慨道:“雨凡,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這樣也好,沒有實權在手的圣女,說到底也難堪大任,就這樣決定吧!”
    藍雨凡淺淺一笑,但不知怎的,盡管對方答應了自己,但她依舊感覺自己跟三長老之間已經豎起了一道看不見的墻……
    許是經歷了一場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一晚的夜色顯得格外迷人,如玉盤一般的皓月高懸中天,為蔥郁的大地灑下萬縷銀光。
    距離樹城數里開外的茂林中,一道黑影仰躺在其中最高大的一棵巨樹之上,身旁放著一個插著五支黑矛的矛筒,手里則是把玩著一件奇怪的兵器,在月色的照拂下,顯得尤為神秘。
    睡在高樹之上,現在已經成為了鄔流川的習慣,有時候他甚至感覺他的人生冥冥中有一些奇妙,在城內的時候,他因為喜歡晚上施恩于別人被冠上了夜鴉的稱號。
    但如今,他卻似乎印證了這個名號的含義,真如一只惡鴉般,游走在冰冷徹骨的寒夜中。
    然而,現在他卻沒有心思去感嘆,他的心正被一件更離奇的事情所占據。
    這段時間,他每每睡下的時候,腦海中就會涌現出一些他完全沒有印象的情景,每一幕中都有著他的師父穆天華,而他則像是一個被困在了一個封閉的木桶中的旁觀者,強迫著接受一切。
    一開始,他還以為這些都是夢境,但每次睜開眼睛他都能清晰地記得涌入腦海中的所有事情,甚至包括很多的細節。
    如此過了幾天,他才明白過來,那些情景應該就是之前那個意識主宰他身體時所經歷的事情。
    而其中最讓他感到震驚的是,他竟是在那些場景中看到了樹城的出口,自己被一人抱在懷中,兒時的鄔流雪也被他師父背在背上,身后是一陣滔天的喊殺聲。
    不僅如此,在這些記憶中,他還看到了年輕時候的麗天刀和亞德萊,也看到了他們生活的那個地下村子,而且似乎他師父在里面一個密室中遺留了一些東西。
    那些東西是什么他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打開那件的密室的鑰匙是由幾份組成的,當中一個部分就藏在他手里的飛云索中,不,準確的說是藏在祭祀婆婆的三鐮鉤刃里,就是當初他找握柄中找到的那個小零件。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自己就出生在城內的平民區,但如今看來,他真正的家也許就是樹城。
    這兩天,他一直在等腦中重新涌現出一些新的記憶,但就像是為了讓他加深印象一般,出現的還是之前那些情景。
    思來想去,他還是決定回一趟地下村子,找到他師父留下的東西,同時也重新追尋一下自己身世之謎。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要解決一件事……這次為了讓三長老說服天命站在她們那邊,他回到了阿道夫他們的營地,九死一生拿到了祖樹形態的白色閻羅。
    然而,如今那里已經人去樓空,只剩下一大堆廢棄的生活用品。
    他仔細檢查過整個營地,里面沒有任何打斗的痕跡,而且那個偌大的石室也被開發了出來,被造成了數十個小隔間,顯然是因為自己失蹤后麗薇兒她們留在了那里。
    但讓他有些不甘的是,營地內殘余的食物才剛剛變質,阿道夫他們顯然是才離開沒有幾天,而這,也是鄔流川對藍雨凡那般冷淡的一部分原因。
    在他看來,若是沒有藍雨凡的故意拖延,或許自己便能早幾日出城,那樣,他也不至于跟鄔流雪她們失之交臂。
    所以,他當前的第一要務是尋到她們,而且也只有找到了麗薇兒她們,他才能進入到那間密室,因為鑰匙剩下的幾個部件就藏于其他幾件神兵利器的握柄當中……百斷銀絲、虛滅寬刃以及梅斯特改造的那兩柄長刀。
    略微休息了幾個小時,鄔流川再度化身成為一道黑影穿梭在無盡的寒夜中,他不知道鄔流雪她們去到了哪里,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們這次遷移的距離肯定不短,否則,她們也不至于進行這般大規模的遷移。
    本來,今天在轉身離開樹城的一剎那,他的心里是有一絲懊悔的,他知道,只要他開口,藍雨凡一定會傾動全城的人幫他尋找。
    不過,內心的聲音最終還是將他這點懊悔全部抹了干凈,對于三長老所做的一切他到現在都還不能釋懷,之所以幫她,只不過是為了藍雨凡。
    他知道,只要自己開了口,自己就相當于綁在了樹城,而他的心里三長老打交道,與其如此,還不如自己動手去尋找。
    他能肯定,鄔流雪她們雖然因為未知的原因遷移了營地,但起碼暫時還是安全的,而且以她們的實力,只要不碰上大規模的獸潮,自保是絕對沒問題的。
    而讓他稍稍有些欣慰的是,在那個意識出現之后,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和實力都提升了不止一個層次,與蒂娜不同的是,她只有被另一個意識控制的時候才能變強,但他卻能直接使用這份力量。
    許是力量增強了的緣故,他現在修習踏風步的速度極快,經過這幾天可以的磨練,他感覺自己現在的極限速度比之前快了不止一丁半點兒,奔跑時亦是感覺身體輕盈了許多。
    放在之前,或許他要整整兩天才能趕回之前的營地,但如今,在踏風步和飛云索的交替使用下,他僅僅需要半天時間就能做到。
    他相信,在這種速度下,他需要的,只是時間!
    一刻不停歇地飛奔向之前的營地,而等他趕到山腳下的時候,天邊已經泛起了幾縷曦光。
    許是上天的眷顧,僅僅在山腳下逡巡了一會兒,他便找到了他想看到的東西……一大片幾乎被踩成了平地的草地。
    這片草地中到處都是凌亂的腳印,而且從其數量來看,同時走過這里的絕對不會低于百人。
    “這個方向……”
    看著腳印蔓延的方向,鄔流川不由得心中一怔,那邊正是他來時的路。
    腦中閃過一絲疑惑,鄔流川眉頭緊緊擰成了一團,這條路他已經走了三遍,但途中完全沒有適合駐扎的地方。
    “難道說,她們是臨時決定遷移的?”
    輕喃一聲,鄔流川繼續朝這腳步蔓延的方向尋跡而去,但才追出了數百米之后,草地就變成了一地濕潤的落葉,腳印也變得模糊起來。
    又勉強追出去一段距離,很快,鄔流川便再也分不清哪些是鄔流雪她們踩碎的落葉,哪些是附近變異動物留下的痕跡。
    無奈之下,鄔流川只得順著她們之前的方向一路追去,但足足走了幾百米,也沒有再發現之前那般明晰的腳印和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