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而讓藍雨凡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藍天兒執掌賢醫部的第一天,便直接罷免了五位支持三長老的老醫師,并將效忠于自己的人全部提拔了上去。
    這一舉措下來,立馬引起了大部分賢醫部成員的反對,但這些人又哪是藍天兒的對手,略施手段便給其中領頭的幾人安上了以下犯上的罪責,全部收監地牢。
    這些事情藍雨凡自然是看在眼里,但此刻她已然是自身難保,又哪能去解救那些人,一來藍天兒完全不將她放在眼里,二來手里又沒有實權,前去求天命幫忙則更是被拒之門外。
    至于之前答應合作的二長老,此時更是巴不得跟她們撇清關系,唯恐大長老遷怒。
    更令人膽寒的是,自從那五名老醫師被收監之后,每天清晨都能聽見有一人畏罪自殺的消息。
    短短三天時間,三名醫師死于非命,其家屬甚至連最后一面都沒看見尸體就被移入了祖墓。
    這三樁自殺案,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卻沒有一人敢拆穿,究其原因,就是藍天兒的手段比之大長老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第一樁自殺案出現的時候,那名老醫師的家人舉家前來討要公道,但當晚就被滅了滿門,其中甚至還有個兩歲的女童。
    樹城內并非沒有律法,但出了這樣的事情后,并沒有人出面問責,就連天命亦是大門緊閉,任其發展。
    這一下,自然是所有人都攝服于藍天兒和大長老的恐怖威勢,整個樹城幾乎形成了一面倒的趨勢,就連二長老也主動示好,交出了內司部的控制權,武女首領由身為禮司的藍月同時兼任。
    自此,樹城徹底淪為大長老的控制之下,藍雨凡亦是再沒在公眾場合露過一面。
    本來,在這種情況下,那兩名老醫師為求自保,重投新主也無可厚非,但讓眾人始料不及的是,這兩人竟是同時選擇了接受自己的命運,就連藍天兒親自前去給她們機會,她們也都一口回絕。
    對這兩個冥頑不化的老婆子,藍天兒自是拂袖而去,而所有人包括她們自己也都知道死期必將在今夜降臨。
    事情的發展如所有人想象的一樣,剛剛入夜就有兩個黑衣人大搖大擺走進了地牢,而地牢這邊顯然是有人事先打了招呼,門前連一個守衛都沒有。
    兩個黑衣人都分明不是第一次來到地牢,一進門便直奔關押兩名老醫師的牢房,一刻遲疑都沒有。
    而那兩名老醫師也似乎早已接受了這個結果,平靜地坐在牢房內,滄桑的臉上絲毫沒有驚慌的表情。
    這兩名黑衣人更是行事果斷,其中一人二話不說直接自腰間摸出一把鑰匙打開了牢房的大門,而后提刀飛快沖了進去。
    刀刃在這地牢幽森的燈光下不斷反射出陣陣冷光,下一刻,只見兩把刀同時揚起一個弧度,對準了兩名老醫師的脖頸。
    噗嗤……
    兩道一同響起的悶聲在幽暗的地牢中轉瞬即逝,與此同時,兩名緊閉著雙眼的老醫師渾身一抖,下意識緊了緊眼睛。
    然而,預想中的痛苦并沒有如期而至,反倒是兩道兵器落地的金屬碰撞聲驚醒了他們。
    猛一睜開眼,兩人恰好看到兩個黑衣人雙雙瞳孔渙散地癱軟下去,在他們身后出現了一個面露英氣的女子,冷冽的目光直勾勾落在地上的兩具尸體上。
    醫……醫司大人!
    見到來人,兩位老醫師均是雙目含淚,情緒激動地起身行了一禮。
    來人正是藍瀟瀟,不過與之前的氣質卻是有了不小的差別,眸間不時閃過一絲攝人心魄的藍光,若說此前她是一柄隱藏的鋒刃的絕世好兵,現在的她就好比是開了鋒,隨意往那里一站,就能奪人性命。
    二位受驚了,自今日起,三長老會奪回屬于她的一切!
    聽到藍瀟瀟冷峻的聲音,兩人不由得心頭大震,作為樹城的老醫師,沒人比她們更了解三長老要想活命需要得到何種東西。
    難道是……抓到青獸了嗎?兩人忍不住心中的狂喜,出聲詢問道。
    藍瀟瀟沒有回答,只是緩緩蹲下身來,扯下了地上兩具尸體臉上的黑紗。
    她們倆都是大長老專門培養的殺手,既然三長老回來了,我們何不利用這兩人的身份去質問大長老,說不定還能乘機將其扳倒!恨恨地掃了一眼這兩具尸體的面孔,其中一名老醫師提議道。
    不過是兩個死人罷了,若是真能用她們將大長老扳倒,我們也不用等到今天了!
    兩人會意地點點頭,而后繼續發問:那該怎么辦?要是明天大長老發現我們沒死……
    所以……直接打斷兩人的話,藍瀟瀟緩緩將雙手摸到腰間,隨即沒有一絲情感地繼續說道,你們,必須暫時去祖墓呆上兩天!
    說話間,雙手化作兩道殘影,一同落到了兩人的胸口。
    下一瞬,兩人瞳孔驟然一縮,旋即又緩緩渙散開來,沒有了焦距……
    第二天清晨,地牢內如期傳來兩名老醫師的死訊,尸體亦在第一時間被送進了祖墓。
    隨著五名老醫師全部身死的消息傳出,整個賢醫部再無人敢違背藍天兒,即使有,也都是敢怒不敢言,深埋心底。
    是日下午,實在是在樹屋里待夠了的藍雨凡緩步而出,身旁跟著藍筱筱,兩人一同有說有笑地來到食部。
    若是放在之前,一旦藍雨凡親臨,整個食部的高層都會立馬出來迎接,但經過了這一次大換血,她就仿佛變成了透明人一般,站了十幾分鐘也不見有人前來招呼。
    這群人實在是太過分了,雨凡,你在這里等著,我去找食司過來!等了許久不見人來,藍筱筱終是壓抑不住內心的恨意,沉呼一聲,立馬就要邁動步子。
    見狀,藍雨凡趕忙叫住了她,平靜道:現在確實還沒有到取餐的時間,再耐心等等吧!
    “什么嘛!取餐時間是給普通人訂的,她們就是見我們現在勢弱,不想搭理我們,我今天非要教訓教訓她們!氣沖沖地低語一聲,藍筱筱徑直來到取餐的柜臺前,拍桌高呼道,喂!有沒有人?給我出來!”
    話音一落,柜臺后面的小隔間內立馬走出了一個陌生的面孔,懶洋洋掃了一眼藍筱筱,又瞄了瞄她身后的藍雨凡,剎那間,眼底陡然閃過一絲驚慌。
    看什么看?不知道藍面紗意味著什么嗎?趕快做一碟草藥,立刻,馬上!
    喲!
    藍筱筱剛剛說完,身后忽地響起了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兩人下意識回頭一看,卻見是藍天兒同藍月也來到了這里。
    “怎么?堂堂圣女,怎么取個晚餐還跟我們一樣,需要親自來嗎?”
    藍雨凡眼中凌厲的冷光沒有絲毫掩飾地落在對方身上,但不知為何,有那么一剎那,她竟是從藍月身上感到了比藍天兒還要恐怖的氣息,若說前者是一條成長起來的毒蛇,那她后面那個人就仿佛是一頭一直被人們所忽略的兇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