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不愧是師父的女兒,果然跟她說的一樣……看到三長老的出招,最為驚詫地還是天血,嘴里呢喃兩聲,眼底掠過一絲凝重。
    再看鄔流川,似乎也知道難以閃開這一擊,干脆一個反手,手中飛云索立馬鬼魅般反轉上來,頃刻間砍向三長老了的手臂。
    見狀,三長老連忙變招,收手的同時化爪成拳,在空中帶出一道殘影,重重轟在了飛云索之上。
    剎那間,一道如同打鐵時發出的脆聲似雷鳴般炸響,這看似簡單的一拳驚得下面的天血又是一陣心神戰栗,他甚至在心里盤算起自己能否安然無恙地接下這一拳,但很快他就給出了答案……很難。
    在巨大的沖力之下,鄔流川顯然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猛地退出兩步后,狠狠一腳踏入了地板內這才堪堪止住了身形。
    換作一般的兵器恐怕早已經碎了,這么好的武器真不該被你得到!
    這本就是專門為他打造的武器,如今不過是物歸原主而已,現在我讓你們真正見識一下這件兵器的用法!邪笑一聲,鄔流川陷入地板內的腳忽地用力一提,幾塊碎木板立時飛向了三長老。
    不敢小覷鄔流川的三長老連忙摸出一枚匕首進行防御,而當她三兩下挑開木板之后,卻發現鄔流川不知何時已經竄到了墻邊,手中飛云索連連舞動,瞬間便開辟出來一道新門。
    攔住他!
    見鄔流川欲逃,三長老猛喝一聲,手中短匕同時擲出,但還是晚了一步,鄔流川已經躍了下去。
    下方的天血本來一直在關注著戰局,但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鄔流川會從這么高的樹屋直接往下跳,等他聞聲反應過來,就只看到鄔流川化作一道魅影,奇跡般地斜飛向了古樹的樹干,隨即立刻滑落下地,向遠處狂奔而去。
    他要去出口,追!
    一見鄔流川奔跑的方向,天血立馬明白了他的意圖,急呼一聲,率先追了出去。
    然而,很快他就發現鄔流川拿著那件旁人難以掌握的飛云索不斷快速飛躍在各個樹屋之間,速度之快簡直令其望塵莫及!
    但很快,他又發現了一個同樣讓他匪夷所思的事情,看上去風燭殘年的三長老竟然也如疾風一般從他身旁絕塵而去,將其遠遠甩在了后面。
    這是……踏風步!
    看著三長老靈動如風的步法,天血眼中大駭,不自覺放慢了步子后,但隨即又目光陰翳地全速追了上去。
    一路緊趕慢趕,天血終是在接近樹城出口的位置看到了三長老的背影,而鄔流川則是已經上到了出口處,石階和平臺上到處散落著死狀凄慘的藍族人尸體。
    鄔流川,你是逃不掉的,任你實力通天,也絕對躲不過我樹城的追殺,我最后給你一次機會,你若愿意效忠我,我保你不死!
    你記得你當年也是這般高高在上的姿態,結果呢?親手將自己的戀人推給了別人,你現在還是多想想怎么去解決你的衰老問題吧!邪魅一笑,鄔流川一個箭步沖到旁邊的一條鐵鏈處,飛云索用力一劈,胳膊粗細的鐵鏈瞬間斷作兩截。
    緊接著,不等三長老作出反應,他又是用力一扯,霎時間,十數米的鐵鏈嘩嘩落下,并最終卡在一處凹槽內。
    這平臺距離地面原有幾十米高,按理說,這鐵鏈的長度遠遠不夠,但繞是如此,鄔流川還是握緊了一端后毫不猶豫地縱身躍下。
    不留下,你就給我死!
    見鄔流川消失在平臺上,三長老怒吼一聲后化作一道流光沖上平臺,隨即抓起地上的一柄寬刀砍向鐵鏈。
    砰……
    一道尖銳的響聲炸響,鐵鏈和寬刀同時碎裂,三長老的虎口也頃刻間血流如注。
    砍斷鐵鏈后,三長老神色瘋狂地竄至平臺邊緣,但當她看清下面的情況臉色卻又立馬僵住了。
    只見那條鐵鏈已經摔落了下去,可鄔流川卻好好攀在巖壁上,手持著飛云索緩緩下落,在巖壁上留下一條長長的劃槽。
    見狀,三長老一個側步如同拾起一團棉花般拎起一具尸體,不過正當她準備將其扔向鄔流川的時候,下方出現的一幕又讓她稍稍猶豫了起來。
    原本一直在下滑的鄔流川不知何時已經停了下來,空出來的一只手如鷹爪般死死扼住了另一只手,身體亦是不斷掙扎著,仿佛正經受著極大的痛苦。
    你這蠢貨!這種時候還跟我搶身體,你給我滾開!
    該……滾……的人是你!
    我跟蒂娜不一樣,我們本就是一體的,我不可能永遠占據主意識,現在把身體給我!
    你做夢……
    鄔流川嘴里不斷發出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若是讓旁人看見一定會以為這人瘋了,但這一幕在三長老的眼中,此刻卻顯得尤為驚喜。
    鄔流川,他是你的黑暗意識,今天你要是屈服了,你就一輩子都出不來了!沖著下方大喊一聲,三長老一把扔下手里的尸體,隨即自腰間摸出一枚剛針,瞬間刺中了鄔流川握著飛云索的手臂,快用這根鋼針貫穿你的下頜,那樣能暫時壓住他!
    不要聽這個老太婆的,她一直都知道你能找到青獸,那個天命也知道,所以才會將踏風步傳給你,她對你好,不過是想利用你的善良來為她拿到青獸血!
    阿川,雨凡已經有了你的骨肉,倘若你今天就這樣離去,我死之日就是她們母子淪為階下囚之時,快用那根剛針,樹城很快就能在我們的掌握中。
    她是騙你的,不要信她……啊!
    鄔流川體內的意識正要繼續辯解,但話至一半卻突然慘叫一聲,隨即聲音戛然而止……那枚鋼針此刻已經洞穿了他的下頜。
    阿川!
    就在這時,姍姍來遲的藍雨凡終是趕了過來,一見到刺入鄔流川下頜的血淋淋鋼針頓時驚呼一聲,眼淚啪嗒一下便落了下來。
    阿川,你做的對!你先待著別動,我現在找人拉你上來!
    看著攀在巖壁上大口喘息的鄔流川,三長老面色一喜,連忙急呼一聲,一邊招呼著后面的人幫忙,一邊親自動手拉出鐵鏈。
    不過,這副蒼老面容上的喜色僅僅持續了一瞬,就立刻垮了下來……鄔流川并未如她所言一般靜靜等候,而是在藍雨凡朦朧的淚眼中快速滑落下去。
    阿川,我說了,你待在那兒就好,我們會拉你上來的!盡管心臟都已經蹦到了嗓子眼,但三長老還是擠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顫聲呼喊道。
    面對這聲呼喊,鄔流川并沒有停下下落的動作,反倒加快了速度,不一會兒便安然落到了地面。
    緩緩抬頭掃了一眼泣不成聲的藍雨凡和慌亂拉扯著鐵鏈的三長老,鄔流川目光一凝,隨即一言不發地拉開通往裂谷的石梯擋板,很快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