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原因你無需多問,你只需要帶我們找回白色閻羅,于藍族,便是千秋之功!”
    鄔流川心中一動,遲疑了一會兒后,鄭重道:天命大人,若是我幫您找回白色閻羅,您可不可以答應我兩件事!
    你說!
    第一件事,我覺得樹城要更好的發展,需要的不是集權,而是團結,所以我希望您跟大長老能給雨凡一個機會!
    天命自然明白鄔流川的意思,沉默半餉后目光一凝,扭頭望向大長老。
    倘若她真夠資格,我可以考慮!大長老凜聲道。
    鄔流川要的就是大長老點頭,見對方回答的這般干脆,心中大喜,繼續道:大長老深明大義,小子佩服!至于這第二件事,是個人私事,但現在還不能說,希望天命大人先行應允!
    可以!只要你能幫樹城找回神樹,條件任你提!
    鄔流川心中大喜過望,順勢道:“既然這樣,那就請天命大人幫忙調派一些人,我隨時都可以動身!”
    “慢著!”看著一臉喜色的鄔流川,大長老忽地眉峰一挑,“不過我們丑話說在前面,圣女我可以讓她繼續當,賢醫部我也能不再染指,但有一點,我要的不是普通的白色閻羅,而是白色閻羅祖樹!”
    “大長老,你這要求未免過分了些!只要我們能夠找回白色閻羅,就算是初始形態,將來藍族后人也一定能夠將其培育成祖樹形態,找到白色閻羅已是不易,你又何必非要強求祖樹?”
    聽著兩人的話,鄔流川一頭霧水:“大長老,不知道您所說的祖樹是什么意思?”
    “白色閻羅并非是純粹的植物,而是一種介于植物與動物之間的神奇生物,一生分為四個階段,初始形態,也就是你口中所說的白色藤蔓,碰觸后會化作白色孢子,觸物即生;靈蟲形態,這階段白色閻羅褪去了植物形態化身蟲體;回歸形態,在成為蟲體之后,白色閻羅會尋找最適宜的生長條件,重新回歸植物形態,生長性能將突破之前的極限;而等其長出綠靈絲,便已臻成熟,稱作祖樹形態!”
    “綠靈絲?”
    鄔流川腦海中電光火石般轉動著,初始形態和靈蟲形態的白色閻羅他已經見過了,至于祖樹形態,那個水潭里的巨型白色藤蔓倒是很像,而且周身似乎也確實有一些綠色的藤蔓。
    然而問題是,那個水潭在阿道夫他們的營地中,而且這么長時間過去,說不好有沒有被開發出來,若是貿然帶藍族的人前去,說不定會造成更為嚴重的后果。
    他原本的打算是帶著天命等人去到他第一次見到白色藤蔓的那條巖道,那邊雖然距離麗溪兒她們曾經的村子很近,但現在人已經遷移出去,就算被發現也不會出現什么變故。
    在他心里,一直對藍族的人抱有很強的戒備之心,尤其是如今大長老當權,對于這個人,他心里還摸不透,萬一跟那天在裂谷內一樣狂性大發,指不定會做出什么事情,所以,他一早便打定主意,帶他們去尋找白色閻羅的前提,是不能讓他們知道外面那些人的存在。
    見鄔流川陷入了沉默,天命滄桑的老目中流露出一抹精光,試探性問道:“你見過祖樹形態的白色閻羅嗎?”
    “沒有!”
    鄔流川哪敢承認,原本他對天命等人如此看重白色閻羅還感到一絲竊喜,但如今卻感覺有些畏懼起來,他們越是迫切,到時候做出的事情就可能越瘋狂,甚至是殺了阿道夫營地里的人滅口都不一定,他不敢去賭。
    天命眼底閃過淡淡的失望,但很快又恢復了平靜,正色道:“沒有也無妨,能夠重新找回白色閻羅已然是我族之大幸,初始形態就初始形態吧!”
    “天命大人,白色閻羅從初始形態長成祖樹少則百年,多則數百年,您莫不是忘記了守樹者的職責,想故意借此機會幫圣女一把吧?”大長老凌厲的目光怡然不懼地迎向天命,周身氣勢凜然。
    天命表情微怔,隨即臉色一陣青紅變幻,嘆息著望向鄔流川:“白色閻羅確實要成為祖樹形態才有價值,但既然你能發現初始形態,就說明外面一定存在祖樹,你若能找到,上面應允你的事,我自當兌現!”
    “能找到那自然是最好,但我不可能無限期地等你,我只給你兩個月的時間,時間一過,該怎么辦,我絕對不會手軟!”
    聽到大長老給出的期限,鄔流川心中暗喜,這么長的時間已經足夠他干任何事情了,更重要的是,有了尋找白色閻羅這個噱頭,他要出城將再沒人可以阻攔!
    達成共識之后,鄔流川先是趕回了自己的樹屋,準備給藍雨凡喂藥,但讓他驚喜的是,后者竟不知什么時候已經醒了過來,只是身體還很虛弱,平躺在床上。
    “雨凡,感覺好點兒了嗎?”趕忙坐到床沿上握緊對方的纖纖玉手,鄔流川滿眼關切地問道。
    誰知這不說話還好,一開口,躺著的藍雨凡登時掙扎著坐了起來,撲到他懷里大聲抽泣起來。
    “阿川,我……我沒有抓到青獸,還害死了大家!我……救……救不了婆婆!”。
    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啪嗒啪嗒落到他的胸口,聽著懷里伊人哽咽的聲音,鄔流川那兩道劍鋒般黑眉輕輕一擰,眸子沉黯下去。
    “雨凡,你放心吧!我不會讓婆婆出事的!對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大長老和天命大人已經發了話,兩個月之內,沒人會對付我們!”
    “真……真的嗎?”藍雨凡掛著淚珠的眼睫毛微微一顫,海水般幽藍深邃的眼眸略微恢復了一些光彩。
    “當然是真的!”鄔流川輕輕揉了揉對方暗香撲鼻的黑發,溫和一笑,繼續道,“我在外面發現了一種白色藤蔓,不曾想竟是你們樹城神樹的一種,天命大人說了,只要我找到祖樹,你們便再無后顧之憂!”
    “神樹?”藍雨凡眼底掠過一絲迷茫,但很快便化作了濃濃的震驚,“阿川,你說的是白色閻羅?”
    “你知道?”鄔流川稍稍有些驚詫,不過一想到對方的身份,心中立馬釋然了。
    “傳說我們樹城曾經有兩棵神樹,一棵是現在的藍葉血楓,另一棵就叫作白色閻羅,可是……”藍雨凡欲言又止,眼角情不自禁地顫抖了一下。
    “可是什么?”
    “沒什么……阿川,我們還是不要去找白色閻羅了,我相信只要我們齊心協力,一定能夠斗得過大長老的!”
    鄔流川眸間升騰起一抹狐疑之色,抓住藍雨凡的胳膊,嚴肅道:“雨凡,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是不是關于白色閻羅的?”
    藍雨凡眼神有些躲閃,像只小貓一樣又匐在了他的懷里,靜靜趴著,默不作聲。
    預感到事情恐怕不似天命和大長老說得那般簡單,鄔流川趕緊將她拽了起來,緊盯著她的眼睛,繼續道:“雨凡,我已經答應他們了,而且不瞞你說,祖樹在哪里,我也知道!”
    “你找到祖樹了?”藍雨凡面色一驚,神色比之剛才更加扭曲起來。
    “不錯,只不過我還沒有跟他們說,而且他們也允諾了,只要找回祖樹,你還是圣女,沒人能夠撼動你的位置!雨凡,你知道什么就告訴我,否則,我要是糊里糊涂的將其找了回來,那時候再后悔可就來不及了!”
    藍雨凡猶豫片刻,終是聲音一沉,開口道:“阿川,大長老她們有跟你說,白色閻羅為什么會遺失嗎?”
    “不是因為有個族人放火燒了兩棵神樹嗎?”
    “那你知道他為什么會去燒神樹嗎?”
    鄔流川微微一愣,他的心思一直放在怎么讓大長老她們妥協上,還真未思考過這個問題。
    不等鄔流川開口,藍雨凡繼續自問自答道:“那個族人之所以放火燒了神樹,是因為他的家人被選作了白色閻羅的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