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不知是不是白天太累了,這一覺鄔流川睡得尤其沉,要不是藍筱筱敲門,他還不知道會睡到什么時候。
    不過,對于藍筱筱還能繼續來這里,他倒是有些詫異,在他看來,藍瀟瀟絕非善茬,而前者進來時卻只是神情有些低落,完全看不出受過什么責罰。
    “你沒事吧?”
    對于昨晚的事情,鄔流川心里多少還是有點自責,此刻見到對方這般模樣,忍不住感到一陣愧疚。
    “我沒事的!圣侍大人,您先去梳洗一下吧!我去幫您準備早餐!”藍筱筱勉強擠出一個微笑,但眼底的水霧卻是彰顯了她內心的委屈。
    “等等!”聽到對方又要去拿吃的,鄔流川趕緊叫住了她,打算讓她幫自己弄點烤肉來,但話到了嘴邊,又被他噎了回去,“算了,沒事!你去吧!少拿點!”
    盡管不太愿意吃那些藥草,但現在他的肚子已經在抗議了,思來想去,還是先填飽肚子要緊,現在的生活至少比當初在漆黑裂谷中那段時日要好得多!
    這樹屋內儲藏著不少清水,因而梳洗倒也不怎么費事,不過讓他感覺有些疑惑的是,他梳洗了好一會兒后,也不見藍筱筱回來。
    他昨天已經問過對方了,賢醫部的旁邊就有一個食堂,不可能出去那么長時間。
    正擔心對方是不是又遭遇了什么麻煩,準備出去的鄔流川,剛邁出幾步,便不由得聳動了一下鼻子。
    空氣中飄蕩著一股熟悉的味道,一個勁兒地順著他的鼻腔往肚子里鉆,惹得他口齒生津,這是烤肉的味道。
    果然,一到門口,鄔流川就看見藍筱筱兩只手里都端著碟子,其中一碟照常是切好的藥草,而另一碟則正是烤得金黃還冒著熱氣的烤肉。
    下意識地吞咽了一口口水,鄔流川試探性問道:“筱筱,這烤肉……”
    見鄔流川這么模樣,藍筱筱不禁莞爾一笑,將烤肉遞到了他的跟前:“昨天我看端來的藥草您都沒怎么動,我聽姐姐說,你們男人都是吃烤肉的,這才特地讓他們做了一份。不過這里沒有食材,他們去了另一處食堂才拿到,來去的路上花了不少時間,又要現烤,所以……讓您久等了!”
    看著對方怡人的微笑,鄔流川眉頭輕輕一擰,心里愈發不是滋味起來,他沒想到這個小姑娘竟是這般細心。
    “謝謝!”
    一大堆道歉的話在嘴邊盤繞著,但沉吟了半天,最終只化作了這簡單的兩個字,他看得出來,藍筱筱與藍瀟瀟不同,至少這份關心不是裝出來的。
    說著,也不在乎對方怎么想,自顧自地拿起烤肉大口吞咽起來,昨天就吃了一些藥草,他現在恨不得能吃下一整頭鹿。
    “對了,你剛才提到了你姐姐,她也是賢醫部的人嗎?”
    吃到一半,鄔流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包著一大口肉的嘴里含糊不清地問道。
    “她……”
    “圣侍大人!”藍筱筱正猶豫間,門口又是一道清冷的聲音緩緩響起,藍瀟瀟沉步走入,將一把鑰匙交到鄔流川手上,“今天清點完剩下的藥草后,麻煩大人前往醫書閣,具體的事宜筱筱會告訴您的!”
    “大人,現在讓圣侍大人去醫書閣會不會太……”
    “你只管帶人去,要是他解決不了,就跟著那些初學者一起學!”
    “解決什么?你又要我學什么東西?”
    鄔流川本想問個清楚,但藍瀟瀟說完便徑直轉身離開,對他的話置若罔聞,絲毫不予理會。
    見狀,藍筱筱連忙出聲解釋:“大人,醫書閣是藍族女子翻閱醫書的地方,按照慣例,醫司每過五日就要去一次那里,幫有疑問的人解惑。賢醫部向來主張醫術至上,醫書閣的學徒又多,還經常會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就是醫司大人也不一定能夠馬上解決,要是您去……”
    “會讓那些學徒認為我就是個花架子,是嗎?”
    “醫司大人太過分了,圣女大人明明沒有這么要求過,您稍等一下,我去跟她理論!”
    “慢著!”叫住氣沖沖的藍筱筱,鄔流川嘴角揚起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醫書閣里面應該有很多醫書吧?”
    “這個……入門篇有6本,藥草經有12本,毒草經有4本,雜篇有92冊,之前各大醫道圣手留下的手札更是數以百計,不怕您笑話,我從七歲開始進入醫書閣,到現在研讀的還不到一半。”
    “數百本?”
    鄔流川心中驚顫,他也算從小熟讀醫書,但到如今,看過的不過區區幾十本,那還是他師父動用了關系,才勉強借來的。
    于年少時的他而言,醫書就是精神食糧,在內城時,為了看一本醫書,他曾經不眠不休一連看了整整三天,現在聽到這里存儲著如此眾多的醫書,竟是讓他隱隱找回了當初那種興奮的感覺。
    “走!帶我去!”
    三兩口將剩下的烤肉塞進嘴里,隨意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油漬后,鄔流川拽著藍筱筱就要出去。
    “圣侍大人!”感受著鄔流川溫熱的掌心,藍筱筱趕忙掙脫開來,一臉惶恐,“大人,我……我們的藥草還沒有清點完畢,要是醫司大人知道了,肯定會責罵我的!”
    “放心吧!有我在,她不會拿你怎么樣的,至于清點藥草,日后再說吧!先帶我去醫書閣!”
    “這……”
    “你不用有什么顧慮,我只是想縮短一下時間而已,不會讓你們的任務失敗的,走吧!”
    見鄔流川一再堅持,藍筱筱也不敢違背,哦了一聲,神色擔憂地帶著他來到了不遠處的一個樹屋下。
    迫不及待地爬上樹屋,一進門,鄔流川便看到了看到了不下十名女子在里面翻閱醫書,或依靠在書架邊,或蹲坐在墻角,亦或者找一個椅子坐著。
    其中一個小女孩尤為惹人注目,大約十一二歲的模樣,此刻正側臥在一個角落里,頭枕著一本醫書睡著了。
    鄔流川的眼神在那個睡著的小女孩身上停留了一會兒后,很快就被吸引到了別處,然而,他此刻目光所至的地方并不是整齊擺放著眾多醫書的書架,而是旁邊陳列得錯落有致的實物架。
    六個長三米有余,高兩米的架子上等距擺放著一株株新鮮的藥草,有的上面還掛著露珠,顯然是剛剛擺上去的。
    鄔流川大致掃了一眼,這些架子上的藥草每一株都不同,而且下面還標注了名稱,他只看了一眼便陷入了進去。
    說實話,他雖然對藥草很精通,但內城的條件有限,他親眼見過的尚不足他知道的十分之一,這架子簡直比那些醫書還讓他癡迷!
    “筱筱大人,今天是解惑日,醫司大人下午會來嗎?我這幾天遇到了好多不理解的問題,想問問大人!”見到藍筱筱,其中一個少女頓時雙眼放光,一臉期待地詢問道。
    “是啊!我們也積攢了不少問題,特意今天過來,請醫司大人幫忙解答!”聞言,其他埋頭翻閱的藍族女子亦是紛紛抬起頭來,附和道。
    “醫司大人她……”
    “這就是生肌藤嗎?”
    藍筱筱正思考著該怎么跟這些學徒解釋,一道驚呼聲登時打斷了她的思緒,引得在場的眾人一陣側目。
    “醫書閣向來不是只有藍族女子進入借閱嗎?筱筱大人,他是特批進來的嗎?怎么連生肌藤都沒見過啊!”第一個開口的藍族女子狐疑地望著鄔流川,眼底透出些許反感。
    “小蕓,不得無禮!他是新任圣侍大人,很快也將接任醫司一職,今天下午自然會有人給你們解答,現在好好看書便是!”
    一聽到鄔流川的身份,方才還一臉不屑的藍小蕓立馬收斂起了自己的情緒,但許是男卑女尊的思想根深蒂固,也只是別過了頭,沒有表達歉意的意思。
    對此,鄔流川卻是絲毫沒有放在心上,一來藍族女子的思想就是如此,并不是針對他一個男人,二來他也不愿意浪費現在的寶貴時間,與其跟他人慪氣,還不如多看幾株藥草實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