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來樹城之前,我曾經在外面生活了幾個月的時間,我絕對相信自己有自保的能力!”
    “哦!是嗎?那如果現在一頭變異動物出現在你面前,你有那個能力從它口里活下來嗎?鄔流川,你現在還年輕,這里住著的是我老師,只要你跟著他學習幾年……”
    “我能!”
    經過青獸一事,天血很看好鄔流川,正打算勸說他投于自己老師門下,到時候甚至可以繼承他的位置,結果后面一句還沒有說出,后者突然給出的答案卻是讓他頓時語塞。
    “我可不是跟你開玩笑的!你若是以為我們不能活捉變異動物來給你考核,想藉此蒙混過關,那你可就打錯特錯了!我們樹城里設有專門的搏獸場,如今里面關押著不下百頭巨獸,我不喜歡空口說大話的人,你若是現在改口我還能給你一次機會!”
    天血神目如電,深邃的眸子死死凝視著鄔流川的眼睛,仿佛要將他看透一般,饒是一旁的藍雨凡見到這眼神亦不禁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要是萬一我打不過,您應該不會見死不救吧?”鄔流川直接無視天血攝人心魄的眼神,嘴角反而微微揚起一道弧度,輕笑道。
    天血深幽的眸子猛地一縮,他沒有從鄔流川的眼睛里看到任何詐他的痕跡,反言之,對方是真的打算去搏殺變異動物。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般有沖勁兒嗎?看來老頭子我真的老咯!咳咳……”
    兩人說話間,一道蒼老沙啞的聲音緩緩自一道緊閉的木門內傳了出來,緊接著,木門嘎吱一聲被打開,從里面走出了一個身著灰色長衣須發花白的古稀老者。
    這老者走得很慢,仿佛每邁出一步都要耗盡他全身的力氣一般,身子單薄得有些可怕,完全撐不起那件長衣,仿佛里面套著的是一具骨駭似的。
    “老朽拜見圣女!”
    這老者似是也認識藍雨凡,緩步來到其跟前,微微欠身,算是見了禮。
    “太爺爺您怎么每次都這樣!”藍雨凡低聲埋怨一句,連忙扶起了老者。
    聽藍雨凡叫對方太爺爺,鄔流川面色微愣,不知道這是尊稱還是雙方真的有血緣,但還是微微欠身,恭敬地向對方行了一禮。
    老者目光在鄔流川身上游走一番,微微著點點頭:“不錯的小伙子!不過你的左手似乎受過重創,你確定現在能夠搏殺變異動物嗎?”
    鄔流川心頭一驚,連忙不著痕跡地將左手往后挪了挪,他可不想被其他人知道自己曾經自斷過左手,否則有心人一旦追查起來,他倆這假結婚說不定會露餡。
    “太爺爺說笑了!不過事在人為嘛!為了成為武獵,小子愿意一試!”
    “咳咳……好啊!你比天血收的那小伙子有魄力,假以時日,一定會成為最出色的武獵之一!”
    “什么?天叔叔你收徒弟了!你不是說你這輩子不收徒弟的嗎?”藍雨凡猛地轉向天血,眼中滿是震驚,隱隱還夾雜著一絲幽怨。
    天血微微欠身,眼中流露出一絲堅定的神情,鄭重道:“圣女,您是樹城最尊貴之人,打打殺殺的事情自有我等!天風天賦異稟,又為藍族找到了失落的秘藥!他既誠心拜我,我自當收下他!”
    “天風?”鄔流川嘴里低喃一聲,似是想到了什么,當即開口道,“能入天血大人的法眼,想必您的弟子必是人中龍鳳,不知何時有機會見上一面!”
    “一時間怕是沒什么機會了!那小子心性不夠,又非我藍族人,我擔心他在城內惹出事端,所以索性讓他跟其他人一起在外面磨練心性!你們年紀相仿,到時候倒是可以好好交流一下!”
    鄔流川淺淺一笑,道:“那是!那是!不過也難怪他能有幸拜您為師,天姓極為少見,你們師徒二人同為一姓,確實是緣分使然啊!”
    “嘁!什么緣分!我們樹城男子拜師都是徒弟隨師父姓的……”藍雨凡似乎還在為天血收徒的事情耿耿于懷,當即酸溜溜說道。
    鄔流川眉頭不著痕跡地微微一挑,心中頓如翻江倒海般震動起來,方才他之所以說上面那句話,就是想知道那個是什么天風是不是真那么巧就姓天,此刻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他心里瞬間聯想到了另外一個人……尋風。
    天血口中的天風天賦異稟,還拿到了藍族失落的秘藥,而尋風亦是嗅覺遠超常人,并且得到了安娜的引獸藥液,加之這人名字里也帶著一個風字,鄔流川很難不想到他。
    當初十二使徒營地被破的時候,他們就有個疑問,亡魂客是怎么突破紅樹林內的幻境攻進來的?
    如今想來,若天血口中的天風就是尋風,那么一切就都能解釋得通了!
    “好了,天風的事情就此打住吧!”似是不想跟藍雨凡糾結收徒的事情,天血連忙輕呼一聲,隨即話題一轉,看向鄔流川,道,“既然你想去試試,我便應允你!不過鑒于你現在有傷在身,我們點到為止,只要你能在變異動物手里堅持一刻鐘的時間,我便答應你的要求!但是你要想清楚,你到了必死關頭,我肯定會出手救你,但來不來得及,我不敢保證!”
    “阿川,要不我們還是等等吧!萬一……”
    “沒有萬一!”
    聽到藍雨凡似乎動搖了,鄔流川心底頓時有些不滿起來,這計劃是他們一起商量出來的,但若他同意了天血的意見,天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出城,他可沒那個時間去等!
    “小伙子既然有這個決心,那老頭子我就跟去看看,你只管使出你的一切本事就是!雨凡丫頭,這樣可好?”
    “都聽太爺爺的!”
    見到藍雨凡晶瑩的眸子里流露出一絲驚喜,鄔流川這才明白剛剛她只是想讓眼前這位老者出手幫自己,心底不由得升騰起一絲歉疚。
    “既然如此,那便跟我來吧!”
    見鄔流川依舊沒有退卻的意思,天血目露欣賞之色,而后低吟一聲,轉身退出大門,將鄔流川等人帶到了一座不足十平方米的小木屋前。
    “天叔叔,這里……不會就是你說的博獸場吧!”藍雨凡顯然也是第一次來,見到眼前逼仄的小木屋,登時瞪大了眼睛,“這么小的地方,你讓阿川怎么躲啊!”
    “放心吧!天血大人既然說樹城有不下百頭的變異動物,自然不可能在這個小木屋里!”
    “可這周圍也沒有其他的建筑啊!”藍雨凡環顧了一下四周,眼中的疑惑之色愈發重了起來。
    鄔流川輕笑一聲,也不解釋,緩緩推開了木屋的大門,而當他看清木屋內放置的東西,眼底頓時精芒大盛。
    只見上百種各式各樣的兵器整齊地擺放在五排兵器架上,從弓箭、長矛這樣的遠程兵器,到刀劍斧槍這樣的近戰利刃,從巨型雙錘到輕巧匕首,從普通兵刃到各種奇怪造型的武器,應有盡有。
    鄔流川大致掃了一遍,心中愈發震驚起來,這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兵器是他從來不曾見過的。
    “自己隨意挑選吧!這些都是我們樹城千百年來的智慧結晶,等你成為了武獵,若是有心儀的兵器構想,只要你畫出草圖,也可以請城內的能工巧匠幫你打造一件!不過今天你要是想活過這一刻鐘……”
    天血自豪地掃了一眼架子上的兵器,正想幫鄔流川介紹一些趁手的好兵器,卻忽地看到他著了魔似的走向了最角落里的一排兵器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