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他們此行冒險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拿回飛云索,然后依靠飛云索的良好機動性來引開一眾變異黑狼,如今飛云索不見蹤影,非但是計劃難以執行,更嚴重的是他們即將陷入死局。
    愣神的剎那,一直在后方緊追不舍的一眾變異黑狼亦乘機圍了上來,盡管隊形很散亂,但也不是他們能夠殺出去的。
    鄔流川目光陰沉似水,望著飛云索原本插著的那棵大樹,狠狠地攥緊了拳頭:“肯定又是尋風那王八蛋!”
    “現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有時間你還是想想怎么逃出去吧!”驚惶地掃了一眼圍攏上來的獸群,蒂娜焦急道。
    “先爬上去!快!”知道現在形勢嚴峻,鄔流川強壓下心中的憤怒,腳下一動,飛快竄向了身邊的大樹。
    而好在那些變異黑狼被幻境混亂了視覺,撲殺上來時都偏離了出去,令兩人稍有空閑爬上安全的高度。
    “現在怎么辦?沒有飛云索,別說救他們了,咱倆都得死在這兒!”面對死亡的威脅,一向冷靜的蒂娜也有些亂了分寸,死盯著樹下徘徊嘶吼的獸群,心中駭然。
    “還能怎么辦?現在下去肯定得喂狼!”鄔流川眉頭緊鎖,沉吟片刻,忽地望向蒂娜,鄭重道,“蒂娜,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情?”
    蒂娜不明所以,目光一寒,冷聲道:“說!不過要是太離譜的事情,你還是閉上你的嘴比較好!”
    知道對方肯定誤解了自己的意思,鄔流川淺淺一笑,搖頭道:“這事,對你來說應該不算離譜!你,能夠幫我照顧丫頭嗎?”
    “你什么意思?”蒂娜眼神驟然一變,似乎有些不好的預感。
    “你就說你答不答應!”
    面對語氣強硬的鄔流川,蒂娜陷入了沉默,眼中閃過一道思索之色,考慮良久方才緩緩點了點頭,道:“如果哪一天你不復存在,你妹妹我會當成自己的親妹妹!”
    “那就好!”鄔流川面色一喜,旋即臉上的笑意陡然凝固下來,雙腿向后一躍,滑落到了樹干的位置,“等下我會盡力引開這些家伙,等它們離開后,你立馬返回營地找小雅,安娜還有一瓶引獸藥液,把它灑到紅樹林外面!”
    “你瘋了!現在下去你肯定逃不掉的!”聽到鄔流川的計劃,蒂娜心里頓覺咯噔一聲,急聲勸阻道。
    “留在這里更不可能逃掉!要是你出去了,別忘了你剛才答應我的事!”
    “不可能!你要是死了,我絕對不會……”
    蒂娜還欲阻止,卻見鄔流川猛地一抬頭,沖她微微一笑,而后整個人飛快地滑落下去。
    “你這蠢貨!”蒂娜眼眶微紅,一聲暴喝,但手里卻是立馬動了起來,從樹上折下了一根手腕粗細的樹枝,激射而下。
    吼……
    略微有些彎曲的樹枝精準命中一頭撲上來的變異黑狼,但由于樹枝沒有經過加工處理,因而只是淺淺地插進了對方厚實的脊背,并未造成致命的影響。
    然而盡管如此,蒂娜的這一擲也是不容小覷,硬生生地打斷了變異黑狼的進攻,留給了鄔流川一絲逃生的機會。
    落了地的鄔流川來不及道謝,腳下一動,看準變異黑狼群露出的一個缺口就是一通狂奔。
    現在他唯一能夠活命的就是這紅樹林對變異黑狼的視覺影響,但即便是這樣,他也絲毫不敢掉以輕心,畢竟敵人的數量眾多,說不定會發生什么變故。
    許是上天眷顧,那些撲上來的變異黑狼幾乎都沒能摸到他的衣角,他很快就沖出了變異黑狼的包圍圈。
    扭頭望了一眼身后緊追而來的變異黑狼,鄔流川不由得眉頭一皺,因為在剛剛他們躲藏的那棵大樹底下還有著將近十頭沒有離開。
    心里一橫,鄔流川一不做二不休,繞過一棵大樹掉頭而回,轉身的瞬間亦是從地上摸出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朝那邊的一頭變異黑狼猛擲而去。
    吼……
    只見石頭正中那頭變異黑狼的眼睛,爆開的眼珠帶著血液汩汩而出,順著黑色的毛發淌到了它的嘴角。
    劇痛和血腥味兒的刺激之下,那頭變異黑狼登時便瘋狂地咆哮起來,后腿用力一蹬,閃電般殺向鄔流川。而其他留在原地的變異黑狼聽到這一聲嚎叫,亦紛紛放棄了樹上的蒂娜,追捕起這個挑釁他們威嚴的獵物。
    一擊得手,鄔流川急忙暴竄而去,剛剛這一下已經讓后面的變異黑狼拉近了距離,跑在最前面的一頭離他不過三米之距。
    感受到身后傳來的急促呼吸聲,鄔流川心膽欲裂,暗道今日恐怕是難逃一死了。
    然而,就在這時,紅樹林外猛地響起了一道震天的狼嚎,一時間,所有尾隨鄔流川的變異黑狼全都停下了腳步,不約而同地望向聲源傳來的方向,一齊仰天呼嚎起來。
    片刻后,又是一道更為響亮的咆哮聲驟然襲來,聞聲,所有的變異黑狼連忙邁開了四肢,瘋狂地呼嘯而去。
    鄔流川呆呆地望著漸漸遠去的一片黑影,忽地腳下一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剛剛他已然做好了死亡的準備,在得知自己脫險之后,亦真切地感受到了生的喜悅。
    活著,真的太好了!
    “鄔流川!”
    剛下到樹下有些不知所措的蒂娜,見到獸群退去,頓時轉身向鄔流川跑來,見到后者毫發無損,竟是眼眶一紅,一拳狠狠轟在了他的肩膀上。
    在對方沒輕沒重的拳頭下,鄔流川登時疼得眼淚都要掉出來了,剛欲破口大罵,卻又被其緊緊抱進了懷里。
    “你這個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差點就死了!”
    聽著蒂娜顫抖的音調,鄔流川竄起的怒火立馬被澆滅了,心里一暖,緩緩推開了她,故作輕松道:“知道!但我這不是活得好好的嗎?倒是那些變異黑狼,怎么說退就退了!”
    蒂娜沒好氣地橫了鄔流川一眼,扭頭悄悄拭去自己眼角的淚痕,清咳一聲,恢復成往日的冷漠,道:“剛剛那是那頭狼王的聲音,看這些變異黑狼的緊張模樣,有點像是去支援的意思,估計那狼王遭遇了什么麻煩!”
    鄔流川眉頭一蹙,有些擔憂地望向狼群奔去的方向,小黑雖然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但他心里還是對其有著很深的感情,一聽到蒂娜說對方可能遇到了麻煩,心里頓時有些不是滋味。
    “你自己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還有閑工夫去擔心那頭狼王!我估計守在安全區那邊的狼群肯定也聽到了剛才的聲音,我們先回去看看,若是它們離開了,就趕快帶著人返回營地!這鬼地方,待著讓人不舒服!”看著鄔流川眼中的不安,蒂娜一個暴栗敲在他的腦門上,登時將其從那種狀態中拉了回來。
    鄔流川尷尬一笑,連忙點了點頭,那些變異黑狼不知道還會不會回來,這等天賜的良機,一旦錯過,就真的悔之不及了。
    對視一眼,兩人立馬動身奔向了安全區的位置,但還沒有跑出多遠,便遭遇了數十頭從安全區那邊疾馳而來的變異黑狼。
    似乎是情況緊急,一眾變異黑狼明明發現了鄔流川二人,卻看都不看他們一眼,徑直從他們的身旁掠了過去。
    驚恐地依靠在一棵大樹的背后,眼睜睜看著一頭接一頭的變異黑狼自身旁跑過去,二人動都不敢動一下,直到最后一頭變異黑狼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還保持著剛剛的姿勢。
    “肯定是出大事了!此地不宜久留,咱們最好快點!”
    回過神來的二人不敢稍作停留,腳下再度發力,以更快的速度朝安全區方向跑去。
    沒多久,二人便看到了那座塌了小石屋,而貌似是知道了外面的變異黑狼已經退走,安全區內的眾人亦紛紛自出口爬了上來。
    “哥!”
    一上來就看見疾馳而來的鄔流川,鄔流雪雙眼一紅,大步撲到了前者的懷里,嗚咽起來,“我,我還以為……”
    “今日之事多謝了!從現在起,我們之間的恩怨兩清!”似乎是以為變異黑狼群是鄔流川二人引開的,子帶著丑幾人緩步來到他們身邊,誠懇道。
    鄔流川眼中微微有些錯愕,但立馬就明白了過來,索性順水推舟,道:“如此甚好!也不枉我們二人在鬼門關里走了一遭!不過這狼群日后極有可能去而復返,你們最好多加小心!”
    前一句話是鄔流川刻意所說,但后一句卻是他真心實意為對方考慮,這子的身份已經無需多言,哪怕是看在已逝的麗溪兒份上,他也不得不出言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