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處理完石門的事情后,時間已經不知不覺來到了下午,鄔流川簡單吃過一些烤肉之后,便帶上蒂娜和卓爾沁一起動身前往向十二師徒的營地。
    本想乘著天還沒暗下來,直接奔向十二師徒的營地外潛伏起來,但讓三人沒有料到的是,他們剛剛下到山腳,就遇到了不小的麻煩。
    三人靜靜趴在一處茂密的灌木叢后面,在他們前方大約五十米的位置是十幾頭驚慌亂竄的變異花豹,幾乎每一頭身上都帶著傷,有嚴重的甚至半個腦袋上的皮毛都被撕扯了下來,耷拉在脖子上,露出大面積模糊的血肉。
    這十幾頭變異花豹絲毫沒有察覺到不遠處的鄔流川三人,只顧著拼命奔逃,一轉眼就沒有影兒。
    眼看著那些致命的兇獸漸漸消失在了自己的視野中,鄔流川三人還沒來得及起身,那逃竄出去的變異花豹群竟是又急匆匆折返了回來,身后還跟著一大群黑壓壓的變異動物。
    三人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生怕那群變異花豹無路之下逃向自己這邊,但事實證明,越是怕的東西便越是來得快。
    那群變異花豹似乎感覺上山能夠躲避掉敵人的追殺,被追至鄔流川他們正前方時,竟是齊齊調轉了身形,一股腦兒地沖了上來。
    鄔流川只感覺自己心都快要跳出來了,按照那些變異花豹的行進路線,不需十秒,便恰好會來到他們這邊。
    而他真正恐懼的不是這十幾頭變異花豹,這些家伙本就在逃命,說不定就算發現了他們也無暇顧及,他真正擔心的是它們身后的那一支兇獸大軍。
    雖然現在隔得尚遠,還看不清它們到底是何種變異動物,但光看那摧枯拉朽的陣勢和這些變異花豹的慘狀,其恐怖程度就可窺一斑。
    正當鄔流川準備出聲叫上蒂娜二女一起起身逃跑時,又是一大群黑影驟然殺出,正好橫在了他們與那群變異花豹之間,最近的一頭甚至距離他不到十米。
    而這一刻,三人亦是終于看清了這些龐然大物的真實模樣,這尖長的豎直耳朵、如墨似的皮毛以及那閃著嗜血光澤的獠牙,赫然就是一大群變異黑狼。
    去路被堵,那群變異花豹看都不看一眼便立馬調轉了方向,似乎沒有半點兒迎戰的念頭,可還不等它們回頭,身后緊追而來的變異黑狼大軍就已經堵死了它們唯一的生路,并迅速將其合圍起來。
    面對上百頭變異黑狼的齊聲嘶吼,這十幾頭變異花豹登時嚇得瑟瑟發抖起來,一個勁兒地往自己的同類身上擠,不時發出一聲聲凄厲而驚恐的哀嚎。
    至于這變異黑狼大軍,圍住了這些變異花豹之后亦并未立刻發動攻擊,只是不斷地咧著自己的獠牙,逐步逼近。
    嗷……
    就在這時,一道宛若驚雷般的狼嚎陡然響徹密林,聞聲,那暴戾的黑狼群頓時安靜了下來,反觀那些變異花豹,似乎很是畏懼這聲音,叫聲愈發凄厲起來,更有甚者,已經直接癱軟倒在了地上。
    不一會兒,一頭明顯比普通變異黑狼大出將近一倍的龐然大物緩緩走了出來,所到之處,變異黑狼無不讓開身子,低下了平時高傲的頭顱。
    吼……
    被圍變異花豹的其中之一似乎已然被眼前的兇獸嚇得失去了理智,濃重的恐懼之下,竟是怒吼一聲,對著那頭顯然是這群變異黑狼首領的巨型黑狼發起了沖鋒。
    噗……噗……
    伴隨著兩聲悶響傳來,那沖殺而去的變異花豹還來不及近對方的身,碩大的身軀便猛地被舉了起來。
    兩根成人手腕粗細的黑色觸手筆直地洞穿了它的身子,一根自它的腹部穿進去從背后穿出,一根自它的左眼穿進去從后腦穿出。
    而那自后腦穿出的觸手似乎還沒有停下的打算,伸出來之后對準變異花豹的腦袋就是一通亂纏,隨即用力一扯,一顆碩大腦袋登時自身體上脫落下來。
    剎那間,暗紅色的鮮血狂灑而出,成股成股地淌落到它身下的那些同類身上,頃刻間,又是一陣難以遏制的恐慌。
    干掉這頭送死的變異花豹之后,巨型黑狼兩根觸手用力一擺,變異花豹分離的尸體頓時落入了它身后的變異黑狼群中,引發一片哄搶聲。
    同類的鮮血似乎激起了剩余變異花豹濃烈的求生欲,隨著其中一頭的一聲低吼,那些變異花豹竟是不約而同地沖向了巨型黑狼。
    一頭變異黑狼見狀,立馬飛身撲到了巨型黑狼的身前,似乎準備保護自己種群的狼王,然而它剛剛站穩身形,身后便猛地落下一只巨掌,將其拍得側飛出去。
    不悅地望了那頭變異黑狼一眼,巨型黑狼扭頭看向朝著自己沖殺而來的十幾頭變異花豹,眼底閃過一絲不屑,旋即身子鬼魅般一躍,寸許長的利爪當即在打頭的變異花豹身上留下了四道深可見骨的爪痕。
    被劃傷的變異花豹痛呼一聲,正欲有所動作,一張血盆大口卻是已然落到了它的脖頸處。
    下一刻,只聽到一聲絕望的哀嚎凌空傳出,那變異花豹的脖子被撕咬下半邊,狂溢而出的鮮血下隱約可見里面泛青的血管和帶著肉絲的肌肉纖維。
    后面的變異花豹目睹這一場景,僅存的僥幸徹底被恐懼所取代,紛紛落荒而逃,然而不等它們跑出兩步,總會又一根鋼矛似的黑色觸手主動找上門來,刺穿它們的脖子。
    僅僅十幾秒后,活著的變異花豹便只剩下了兩只,被多如牛毛的變異黑狼死死攔在圈內。
    殘暴地瞥了一眼這兩頭已經失去了求生希望的變異花豹,巨型黑狼似乎已經玩夠了,忽地仰天長嘯一聲,那圍堵變異花豹的變異黑狼群立馬撲殺而上,頃刻間便將包括這兩頭在內的變異花豹啃噬得只剩下森森白骨。
    蒂娜二女已經嚇得不能動彈了,身體緊緊貼靠在地面上,那模樣恨不得將自己揉進土里面去。
    而鄔流川則是神情呆滯地凝視著那頭巨型黑狼的后背,那里正生長著六根宛若鋼槍的黑色背刺。
    “鄔,鄔流川,它,它們好像發現我們了!”一只顫抖的手落到鄔流川的胳膊上,瞬間將失神的他拉了回來。
    鄔流川順眼望去,果然看到離他們最近的一頭變異黑狼已經調轉了身形,正一臉驚疑地走向他們藏身的灌木叢。
    “我數一二三就一起往后爬!千萬不要起身!”鄔流川驚恐地吞咽了一口口水,目光再度逡巡到那頭巨型黑狼身上,但很快又轉了回來,輕輕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
    “二!”
    “三!走!”
    將自己的聲音壓到最低,鄔流川抓起飛云索便往身后緩慢爬去,而有灌木叢的遮擋,那頭變異黑狼似乎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還是一如既往地緩緩而來。
    咔擦……
    一道清脆的踩斷樹枝的聲音驟然在卓爾沁的腳下響起,鄔流川臉色一滯,抬頭卻望見那群變異黑狼紛紛將目光轉了過來。
    知道自己三人的行蹤已經暴露,鄔流川顧不得斥責卓爾沁,連忙高聲急呼道:“跑!快!”
    此言一出,三人頓時如打了雞血一般,起身之后拔腿就跑,這一刻,三人都恨不得自己能夠多生出兩條腿來!
    原本還在愣神的變異黑狼群一聽到這聲呼喊,紛紛仰天怒吼,眼中閃爍著血芒緊追而來。
    鄔流川三人雖然這么長時間以來也練就了不錯的腳力,但又哪能是變異黑狼的對手,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雙方的距離便由原本的幾十米變成了不足十米之遙。
    “抱緊我!”
    眼看著最前面的一頭變異黑狼即將追上自己等人,鄔流川驚恐之下連忙暴吼一聲,與此同時,手中的飛云索應聲彈射而出。
    梆……
    劍鉤沒入樹干的悶響陡然鉆進耳朵,鄔流川面色一喜,剛想再次催促二人抱緊自己,頭頂卻忽然一暗。
    緊接著,鄔流川只感覺自己的后背一痛,仿佛利劍劃過一般,讓他身體不由的一顫。
    但他的危機卻遠不止如此,被狼爪劃傷之后,又是一道如山般的巨力壓覆下來,讓他根本沒有半點抵抗之力便匍匐在地,手中的飛云索亦是脫手而出。
    “鄔大哥!”
    “鄔流川!”
    兩道絕望的聲音一同在鄔流川的耳畔回響起來,宛若生命最后一刻的呼喚,他沒有反抗,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變異黑狼鋒利的獠牙正飛快迫近著自己的脖子,在這種姿勢和處境下,恐怕還不等他反抗,脖子就已經斷了。
    絕望之中的鄔流川下意識望了一眼自己右手邊,呆滯的眸子正好迎上蒂娜心碎的眼神。
    不知道為什么,在瀕臨死亡之際,看到蒂娜的這一雙眼睛,鄔流川竟是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
    腦中的思緒千回百轉,他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笑,他只知道眼前的這雙眸子讓他感覺很親切,很心安。
    笑,就仿佛是肌肉的記憶性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