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卓爾沁嘴角一撇,但余光卻偷偷瞥向了樹下的鄔流川,后者身上的那件皮衣根本不夠將兩人完全包覆起來,但昨晚她的上身卻沒怎么感到寒冷。
    原本她還以為是兩人的身材都比較纖瘦,但剛剛鄔流川在拿皮衣的時候,冷似寒冰的手臂無意間觸碰了她一下,她這才明白了過來。
    “要是你找到了你妹妹,以后打算怎么辦?”緊跟著鄔流川滑下大樹,卓爾沁有意無意地詢問道。
    聞言,鄔流川眼底忽地流露出一道迷茫,但很快又恢復了清明,捏了捏胸前掛著的小包,沉聲道:“我曾經答應過一個女孩,等我找到丫頭,就去找個沒人的地方隱居!”
    自從麗溪兒死的那一天,他就再沒有打算回去村子,自己于村子來說不過是一個匆匆過客,如今有了落雷之地,也有了醫術的傳承,再也不需要他了。
    現在的他只想找到一處不那么危險的地方,和自己的妹妹安穩地度過余生,當然,或許還會加上一個素未謀面的妹夫。
    “這世間雖大,但無一處是安全的,你這想法……”
    “我知道,但比起復雜的人心,我更愿意與那些只知道殺戮的變異動物打交道,那樣起碼我能時刻知道誰是我的敵人!”
    卓爾沁面色一黯,看向鄔流川的眼神忽地多出了一絲連她自己都不明白的東西,沉默片刻,突然扭頭看向別處,輕聲道:“如果真有那一天,如果有可能的話,我也想加入你們!”
    扭頭看向卓爾沁纖塵不染的眸子,鄔流川沉吟片刻,忽地輕笑一聲,道:“那時候再說吧!說不定等我們遇到一支不錯的隊伍后,你又改變主意了呢!走吧!爭取在中午之前趕到山腳!”
    聽到這話,卓爾沁以為鄔流川是在變相地拒絕自己,一個閃身來到后者的面前,森冷的眼神凝視而上,沉聲道:“你的意思是我不夠資格加入你們嗎?”
    被她突如其來的一問嚇愣,鄔流川竟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但隨即就反應過來,剛欲搖頭解釋,一個重拳已然落到了他的腹部。
    電擊般的痙攣感猛地襲遍全身,鄔流川難以抵抗地佝腰后退兩三步,一手捂住肚子,一手拿著飛云索上下比劃著,怒火蹭的一下灼燒著他的腦神經,暴喝道:“你他媽瘋了?下這么重的手!”
    “我不喜歡別人拒絕我!這下我有資格了嗎?”卓爾沁眸間冰冷,仿佛揍鄔流川是理所當然一樣,絲毫沒有表現出一丁半點兒的愧疚感。
    “瘋子!”
    鄔流川心里咒罵一聲,他不覺得自己剛剛說的話有什么問題,而且他確實想的是卓爾沁會離開,畢竟在一個人數眾多的隊伍中會更有安全感。
    見鄔流川半天沒回話,卓爾沁以為他還是沒有答應自己,當即一步躍至他的跟前,單手成拳。
    “喂!等等!我答應,我答應了!”
    看到對方纖瘦卻力量感十足的拳頭,鄔流川趕緊認了慫,若真打起來,自己這個雙臂健全的人還真不見得能打得過這個怪物。
    拳頭抵在鄔流川的下腹,卓爾沁眼底閃過一絲狡黠,繼續逼問道:“當真?”
    “當真!當真!嘶……”
    拳頭都已經觸到自己身體了,鄔流川口頭上哪敢不從,但心里已經將這個暴力的家伙罵上了一千遍:暴力女!莽夫!
    啊……
    挨著肚子的拳頭突然一緊,只聽一聲慘叫傳出,鄔流川整個人瞬間倒飛出去。
    “你他媽怎么還動手?等等……”鄔流川剛想開口質問對方,眼中卻忽然流露出一道震驚之色,連忙擦掉嘴角溢出的口水爬了起來,“你,你剛才用的是什么格斗技巧?”
    他剛剛感受得很清楚,第二拳的時候卓爾沁的拳頭根本沒有離開過他的身體。
    盡管不太懂格斗,但他也有點常識,出拳的力道不僅僅取決于人,更大程度上是依靠于收拳后再擊打而出時產生的借力效果,然而剛剛那一拳卻完全違背了他的認知。
    嘁……
    輕蔑地瞥了鄔流川一眼,卓爾沁冰冷的面孔上第一次浮現出了一絲得意的神態,斜視道:“這可不是什么格斗技巧,寸勁聽說過嗎?是我小時候偶然得到的一種發力技巧,下一次要是你還敢在心里偷偷罵我,握會讓你感受感受我全盛狀態下的寸勁!”
    “我什么時候在心里罵你了?你可別亂說!”
    “你不知道一個人的眼神可以出賣他的內心想法嗎?”
    “……,那你能不能教我怎么用寸勁?”
    “不能!”
    “……”
    不知不覺間,帶著洋洋暖意的太陽已經升上了頭頂,昨晚的烏云早已不知去向,整片蒼穹干凈得一塵不染。
    渾身沐血的鄔流川兩人一動不動地貓在山腳下一棵高聳的樹巔上,他們剛剛途徑了一群半人長嚙齒動物的地盤,一番慘戰之后,差點雙雙斃命在對方尖利的牙齒下。
    更讓他們驚詫的是,這群嚙齒動物似乎還會爬樹,而且動作極快,要不是鄔流川飛云索用得熟練,他們今天很難擺脫對方。
    不過他們身上鮮血倒也不全部是他們自己的,更多是砍殺那些嚙齒動物時濺到衣服上的,兩人除了被劃出了幾道口子,基本上沒有什么大礙。
    “媽的!好在昨天沒有過來,不然恐怕現在我們已經是兩具白骨了!”簡單處理了一下傷口,鄔流川看著空蕩蕩的樹下,心有余悸道。
    這群嚙齒動物足足追了他們一個多小時,倘若昨天他們沒有留在樹上過夜,而是向山腳進發,一旦遭遇到這些嚙齒動物,在沒有視線的情況下,絕對必死無疑!
    “小點聲!說不定那些東西還在附近!”貌似也被剛剛的經歷嚇得有些心神失守,卓爾沁狠狠地瞪了鄔流川一眼,責怪道。
    “放心吧!這里應該是出了它們的地盤,都十幾分鐘了,應該是離開了!你別動,我到其他樹上看一下!”
    “慢著!”一把拉住準備離開的鄔流川,卓爾沁沉聲道,“再等等吧!萬一被它們發現,你還有體力逃跑嗎?”
    知道卓爾沁是真的關心自己,鄔流川也不堅持,又趴在原地等了一會兒。
    這一等不要緊,十分鐘后等他再看地下時卻差點將他嚇得摔落下去。
    伴隨著不遠處的灌木叢一陣響動,一只肥碩的嚙齒動物目光亂竄地探出了腦袋,緊接著,驟然發出一聲尖嘯。
    嘩啦啦……
    潮水般的嚙齒動物大軍紛紛從草叢中落葉下伸出了腦袋,不一會兒時間就匯集成了一條灰黑色的洋流,飛快消失在了鄔流川他們來時的方向。
    “不是說變異動物都是沒有理智的嗎?這些家伙怎么還知道守株待兔?”鄔流川脊梁骨一涼,后怕道。
    “失去理智又不代表喪失了狩獵的本能!”
    鄔流川認同地點了點頭,良久,眉頭又微微皺成了一團,疑惑道:“對了,你發現沒有?好像自打出城以來,越是遠離城墻的地方,動物的種類和數量也在不斷增多!就像剛剛這玩意兒,我之前都從來沒見到過!”
    “這有什么奇怪的!越是靠近城墻的地方,人類的活動越是頻繁,這些變異動物也不傻,久而久之自然會向遠處遷移!”
    “不對!城內的人雖然多,但又不是所有人都會出來獵殺變異動物,就你們這些探險家,額……我倒不是說你們不行啊!我的意思是探險家就這么點人,應該不至于造成這么大的改變吧!”看到卓爾沁變了臉色,鄔流川連忙改口,解釋道。
    “你管這么多干嘛?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江了,有這閑心來關心這些無聊的事,還不如想想去哪里找那些人!”
    鄔流川自嘲一笑,暗道自己想得確實有點多了,連忙甩開腦子里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快速滑到了地面。
    “現在怎么辦?這山這么大,是先找個過夜的地方,還是直接動身去找那些人?”卓爾沁仰頭看著一眼望不到頂的大山,秀眉微蹙。
    “先四周看看吧!要是在太陽落山之前還找不到他們,就先找地方過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