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不敢再等下去,無流川再次用樹皮將卓爾沁綁在了樹杈上,旋即自下而上將劍鉤射入了一根大腿粗細的橫向樹枝上。
    樹枝距離地面剛好十米左右,而且解藥生長的位置就在樹干的正下方,只要他利用飛云索下到樹底,得到解藥就如探囊取物一般。
    但問題是,那些變異動物此刻就在樹下等著他自投羅網,只要他下去,絕對會第一時間撲上來,將他撕成碎片。
    卓爾沁的面色愈發晦暗起來,許是處于一種半清醒半昏迷狀態,眉頭擰成了“川”字,眼角不受控制的抽搐著,似乎正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對不起,你再忍耐一下吧!”鄔流川眼中現出一抹掙扎之色,但終究還是理智戰勝了沖動,重新收回了劍鉤,旋即抽出長刀在樹上砍下了一根筆直的樹枝。
    若現在受傷的是他最親近的人,或許他會冒險直接跳下去采摘解藥,但他與卓爾沁只有一面之緣,而且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他去做,在此之前,他不想死也不能死,因而他必須采用最穩妥的方式。
    麻利地剔除上面多余的枝葉,將兩端削尖后,鄔流川一躍落到了對面的大樹上。
    不等那些變異動物聞訊追至,鄔流川猛地擲出了手中的削尖長矛,但準頭貌似還差得很遠,一頭變異動物都不曾射中,斜著插在泥地上。
    做完這一切,鄔流川又在這棵樹上制作了更多兩端削尖的長矛,在樹干上微微向側面移動少許后,全部用力擲向地面,在解藥附近圍出了兩道合攏的弧線,看上去有點像被咬了一大口的烙餅。
    這些木矛的朝向全都驚人的一致,兩兩之間的間距也不足以一頭變異動物通過。鄔流川沒有指望這些長矛能夠將它們徹底阻隔在圈外,但只要能為他爭取一點時間,他的計劃就成功了。
    沒有立馬返回那棵大樹,鄔流川身形一轉,一邊大吼一聲吸引變異動物的注意,一邊朝著這些木矛尖端朝向飛快竄了出去。
    這群變異動物早就等的不耐煩了,一聽到鄔流川挑釁的聲音,立馬蜂涌而去。
    鄔流川沒有規律的在幾棵大樹上跳躍一番,一眾變異動物被他來回兜轉,卻也無可奈何,但見他始終在一個小范圍內飛竄,索性待在了原地,等候他的下一步動作。
    見狀,鄔流川心頭一喜,他要的就是這般效果,剛才那些變異動物就待在那棵大樹底下,即使有哪些木矛的阻隔,自己也貿然下去也絕對九死一生。
    再度躍至離卓爾沁所在位置最近的一棵大樹上,趁著那些變異動物還未反應過來,鄔流川突然改變方向,瞬間飛至卓爾沁所在大樹,而后飛云索再度射出,正中解藥上方的那根橫向樹干,縱起一躍。
    一行變異動物看到鄔流川這番動作,還以為他是想下到地面逃跑,紛紛張牙舞爪地沖了上來。
    強烈的失重感驟然襲上心頭,就在那群變異動物即將沖至的時候,他也堪堪落了地。探出。
    好在距離估算沒有出現偏差,鄔流川蜷起的雙腿用力一伸,腳上頓時傳來了讓他踏實的厚重感。
    左手迅速掃向那幾株解藥,但他的速度還是慢了一步,就在他出手的同時,一頭兩米多長嘴角伸出兩根尖利獠牙的變異動物悍然撲殺上來,將他生生逼了回去。
    但繞是如此,鄔流川依舊沒顯出一絲慌亂,反倒嘴角一咧,露出了一個嗜血的獰笑。
    側身一滾,毫不費力地躲開對方的撲殺,但那頭變異動物似乎沒有考慮后面的鋒利長矛,落地的位置正處于矛頭處。
    次次……
    伴隨著一陣清晰的入肉聲響起,打頭陣的變異動物立馬慘烈的哀嚎起來,剛剛至少有三根木矛洞穿了它的身體,其中一根更是直接刺穿了它的咽喉。
    沒有管這頭變異動物的死活,鄔流川趕緊穩住身影,一把扯下了兩株解藥。
    與此同時,剩下的幾頭變異動物亦不敢正面強攻,飛快掠至他的身后。
    脊背一涼,鄔流川不敢猶豫,握住飛云索的右手連忙扳下突起,身體急竄而上。
    啊……
    本以為此番已然功成身退的鄔流川升至半空,嘴里陡然爆發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呼號,他的左腿被一頭高高躍起的變異動物咬住,整個人懸在了半空中。
    黑隕鐵絲依舊在緩緩上升,但速度卻是極慢,幾百斤的變異動物掛在下面,幾乎達到了它的極限。
    下面的變異動物一陣死亡翻動,鄔流川的身體驟然隨其劇烈搖晃起來,雙眼充血暴突,鋼牙咬碎。
    “給我死!”
    猙獰地暴喝一聲,鄔流川一口叼住解藥,旋即飛鵠刀刀芒一閃,頃刻間劃向了對方的脖子。
    腳下的撕扯感立馬消失,身體再度疾飛而上,望著越來越近的劍鉤,鄔流川一刀砍在樹干上,而后瞬間松開飛鵠,利用剛剛產生的微小擺幅,一個借力,翻上了樹干。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被鮮血浸染的左腿,鄔流川顧不得包扎傷口,取下飛云索爬到了卓爾沁的身邊。
    黑痕已經蔓延到了她的嘴角眉梢,體內的毒素隨時都有可能帶走她的性命!
    將一株解毒的草藥在手里碾碎后塞進她后背的傷口中,而后將另一株用力積壓出一些綠色的汁液滴進了她的嘴里。
    “我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是死是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將葉片殘渣也順勢塞進卓爾沁的唇間,鄔流川嘆息一聲,開始檢查起自己的傷口來。
    腿上的褲角已經被變異動物撕成了殘破的布條,咬牙掀開粘連在上面的布料,兩道寸許長的咬痕頓時出現在了鄔流川的視野中。
    猩紅的鮮血汩汩而出,輕輕一動,就能看見溝壑般的傷口向兩邊裂開一指寬的縫隙,露出里面粉嫩的肌肉。
    呼……
    鄔流川大口地喘著粗氣,臉上猙獰之色不斷,從背包里取出了從黃軒那里得到的針線,而后折下一根樹枝咬在嘴里,雙手顫抖地一針一針縫合起傷口來。
    嘔……
    正縫合到一半,喂服下去的解藥似乎起了作用,身旁的卓爾沁突然嘔出一口黑血,艱澀地睜開了眼睛。
    “謝謝!”看著被自己吐出來的草藥渣以及鄔流川腿上觸目驚心的傷口,卓爾沁瞬間明白了大概,虛弱地坐了起來。
    余光瞥了一眼卓爾沁臉上稍稍消退的黑痕,鄔流川面色一凝,狠聲道:“如果我是你,現在就把它再含在嘴里!”
    說罷,目光再度移至自己的傷口處,快速縫合起來。
    卓爾沁垂眼看了看滿是黑血的草藥渣,眼中閃過一道異色,但終是重新撿了起來,甩了甩上面的黑血,含到了嘴里。
    片刻之后,鄔流川亦終于處理好了自己的傷口,雖然還是劇痛難忍,但至少止住了血。
    “下面還有三頭變異動物,再休息半天,然后想辦法甩掉它們!”
    眼神凝重看著下面正在啃食自己死去同伴尸體的變異動物,鄔流川面色陰沉到了極點,往日一個人的時候他都很難擺脫這些掠食者的糾纏,更遑論自己現在受了傷,還帶著一個情況比自己更糟的女人。
    要是一直無法甩掉它們,就算自己二人不被它們吃掉,也會活活餓死在樹上。
    卓爾沁輕輕動了動嘴唇,似乎想要說什么,但猶豫了片刻后,終是一言未發,算是默認了他的決定。
    林間漏下來的陽光漸漸暖和起來,鄔流川二人靜靜依靠在樹杈上,誰都沒有再說一句話。
    時間緩緩而過,不知不覺間,暖陽已然升至中天。
    望著樹下兩具殘破的尸體,鄔流川一把將背包背到了身上,而后扭頭望向卓爾沁,沉聲道:“我們一起絕對逃不掉的!你在這里等著,待我甩掉這些家伙再回來接你!”
    卓爾沁秀眉一蹙,眼底流露出一絲不安,她自認與鄔流川萍水相逢,沒有過命的交情,若是對方一去不返,自己勢必將處境堪憂。
    似是看穿了卓爾沁的想法,鄔流川無奈地搖了搖頭,卻是未作解釋,他確實曾經冒出過這樣的念頭,但也只是存在了一瞬間就被他壓了下去。
    “我會回來的!”
    最后看了卓爾沁一眼,鄔流川手中飛云索一射,整個人立馬騰空而起,竄向了不遠處的一棵大樹。
    樹下的變異動物聽到這讓它們恨之入骨的聲響,惡狠狠的目光當即轉了過去,低吼著飛奔到了鄔流川所在的大樹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