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愣著干嘛?那些變異動物過來了!”見羅義等人跟丟了魂兒似的,鄔流川連忙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沖上前去,在那頭裂嘴豺的身上補了幾刀。
    率先拿下一頭裂嘴豺,小黑象征性的撕下對方脖子上的一塊血肉,連皮帶毛地吞咽下去,旋即身形一動,再度撲向了正在與莫老和梅斯特鏖戰的那頭裂嘴豺。
    那頭裂嘴豺剛剛就聽到了同伴的慘叫聲,此刻見小黑撲向自己,哪敢怠慢,果斷放棄對莫老二人的攻擊,承受了梅斯特一刀后悍然迎上了它認為更加危險的敵人。
    兩相接觸之下,戰斗瞬間直逼白熱化,外人只看見兩獸扭打成一團,不斷在地上翻滾,撕咬,根本看不清具體細節。
    但這樣的局面僅僅持續了幾十秒,那頭體型比小黑大出一倍的裂嘴豺便哀嚎著敗退逃開。
    只見那頭裂嘴豺上顎的左邊已經斷裂,只剩下一層厚皮還連在上面,跑動間,鮮血四溢,隱約可見里面人的染血倒鉤。身上亦是好不到哪兒去,腹部和背上各自帶著幾道血痕,腹部的其中一道爪痕尤為觸目驚心,似乎已經劃破了腹腔,露出了一小團灰色的帶血腸子。
    反觀小黑,除了腦袋頂上多出了三道淺淺的血槽,其他部位都是完好無損。
    但即便是這樣,小黑亦是出離了憤怒,咆哮著追上前去,一口將對方晃晃蕩蕩的上顎咬了下來,而后陡然伸出前肢,將對方露出的腸子一把掏了出來。
    那頭裂嘴豺驚恐地后退著,但肚子里流出來的腸子卻被小黑踩住,很快便連同令人作嘔的內臟全部扯了出來,散落一路,直至身體倒在了地上,還在試圖往遠離小黑的方向挪移。
    這邊血腥的一幕很快就成為了全場的焦點,那些還在與裂嘴豺搏殺的村民亦是情緒高漲,個個悍不畏死地為同伴制造機會,很快便將剩余的幾頭裂嘴豺全部誅殺。
    “大家不要懈怠,花豹群過來了!現在將戰場拉開,每隊量力引走一到兩頭花豹,逐個擊破,先誅殺花豹的隊伍立馬分散到其他隊伍中,盡量減少傷亡!明白沒有?”森然地望著正狂奔向這里的十幾頭花豹,梅斯特目光一沉,迎面走到了人群的最前方。
    “明白!”眾人正是情緒亢奮之際,聞令,立馬異口同聲地暴吼出來。
    雙目圓瞪地平視前方,梅斯特扯下一塊布條將長刀牢牢地纏在了自己的手上,高聲吼道:“散!”
    此話一出,原本散亂無章的人群立馬分成了十支小隊,呈弧形排列在了峽谷之中,無一人退卻,就連一向為鄔流川所不恥的威洛,亦是手持匕首和長矛站在了隊伍的最前方。
    “短短時間內,能夠將幾十人的隊伍帶得如此秩序井然,這家伙……”鄔流川雙眼微瞇,余光瞥向作出攻擊姿態的梅斯特,心中不由得一緊。
    “準備戰斗!殺!”
    就在最前面一頭花豹距離眾人不足二十米之際,梅斯特赫然一聲高呼,剎那間,十個小隊不退反進,一同殺向了疾馳而來的一眾花豹。
    領頭的那頭花豹顯然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場景,看著殺氣騰騰的眾人,一時間,竟是速度驟減,直至后面的同類跟了上來。
    戰斗一觸即發,短短十幾米的距離,在雙方的狂奔之下,幾乎是瞬間就碰撞到了一起。
    然而花豹的實力遠非裂嘴豺可比,剛一碰面,一個看上去不到二十歲的年輕男子便被一頭低吼著的花豹撲在了身下。
    一只前爪按住男子手里的長刀,另一只前爪插入了男子的肩膀,只一口,那男子的頸動脈和氣管就全部被其撕開,四溢的鮮血瞬間飚出半米多遠。
    更為駭人的是,這男子并沒有立即死去,嘴里發出一陣“科科”聲,帶著泡沫的鮮血自口鼻狂冒而出。
    “強子!”男子的隊友驚怒一聲,手中的長矛用力一刺,鋒利的矛頭徑直沒入那花豹的側腹。
    然而,還沒等男子的隊友將其拔出,那花豹陡然一個轉身,一爪拍著那根木質的長矛上。只聽咔擦一聲,長矛應聲而斷。
    此人暗叫不妙,正欲后撤,卻發現對方已經朝自己伸出了爪子,以自己的速度絕對避無可避。
    絕望地閉上眼睛,腦子里唰的閃過了一個場景:一個男子被一頭花豹咬斷的脖子,身上的肉一塊接一塊被對方咽入肚中,而那個男子的面容正是他自己。
    “救我!”顫抖著高聲呼喊,這驚駭欲絕的聲調就好像是眼見自己從懸崖墜落,自己卻除了等死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喂!沒嚇死的話就去幫其他人!”看著立在原地不斷抽搐顫動的男子,鄔流川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冷聲說道。
    正在等待死忘降臨的男子聞言陡然睜開雙眼,卻見剛剛要撲殺自己的花豹已經跟之前力殺兩頭裂嘴豺的黑狼打成了一團,而自己的另外兩個隊友已經前去支援其他的小隊,頓時劇烈地喘息咳嗽起來,差點沒讓自己的一口唾沫嗆死。
    沒有嘲笑對方,鄔流川知道面對死亡的感覺是怎樣的不好受,隨便換作一人,結果不會比他好上多少。
    幾分鐘后,與小黑搏殺的花豹軟軟地倒在了地上,身上遍布爪痕和刀口,而代價則是鄔流川的胳膊被劃出了兩道口子,小黑身上也添了幾道新的爪痕。
    “小黑,好樣的!走!那幾個家伙快支撐不住了,咱們幫他們分一頭下來!”咬著牙摸了摸小黑的腦袋,鄔流川嘴角一咧,一人一狼立即竄向了一個正牽制這兩頭花豹的隊伍。
    ……
    整場戰斗持續了足足半個小時,有了小黑和鄔流川的加入,事情遠比他們想象中的要順利許多,在陣亡六人,重傷三人后,這十幾頭花豹終是被全員殲滅。
    鄔流川身上亦是幾乎被鮮血染透了,加之赤裸著上身,將近十道血痕看上去尤為觸目驚心。
    至于小黑,則是完全以一己之力生生撲殺了三頭花豹,身上的爪痕起碼是鄔流川的兩倍,最為驚悚的一道正位于小黑的后頸上,不僅如此,小黑毛茸茸的尾巴也自中間被咬斷,斷尾看上去有些怪異。
    不過饒是如此,小黑的一雙血瞳中依舊是精神奕奕,那些傷口也已全部結痂,正大口地啃食著其中一頭戰利品。
    然而,正當所有人以為事情暫且告一段落之時,不遠處突然冒出了幾個人影,一路狂奔向鄔流川他們這邊。
    很快,鄔流川便認出了來人,正是他一直沒有看到的木武和安娜一行,不過跟在安娜身后的似乎少了一人。
    “那是……”梅斯特面色陰沉地看著木武四人的身后,倏地驚喝一聲,“大家小心!他們身后跟著幾頭暴猿!”
    鄔流川定睛望去,果然發現一路狂奔而來的不只是木武和安娜,后面還緊追著四頭龐然大物,其中一頭,體型幾乎是木武的三倍高,兩邊相距不過區區五十米。
    “你們這群蠢貨!不要過來,把它們引出去!”威洛驚怒交加,陡然沖著遠處的木武等人大喝道。
    眾人見狀亦是心頭大駭,這些龐然大物可不比裂嘴豺和花豹,若是讓它們沖進村子,恐怕這里很快就會變成一座屠宰場!
    木武似乎是聽到了威洛的呼喊,驟然降低速度,回頭看了一眼越來越近的暴猿,立馬跑起了弧線,貌似是想從峽谷的另一端再繞出去。
    “我看你才是蠢貨!既然他們將那些暴猿引過來,自然是無力擺脫對方,你是想讓我師父去送死嗎?”雙目圓瞪地怒視著威洛,鄔流川急忙呼喊木武,讓他跟上安娜她們過來。
    他不是瞎子,以木武現在所處的位置,折返回去,不僅不能將這些暴猿引出去,反而會被對方截斷前路。一旦形成合圍之勢,木武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再難脫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