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噔……噔……
    沉重的腳步聲自人群后響起,鄔流川終是抱著重傷的小黑走了進來,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我會離開村子!一個人!”
    冷漠地說了一句后,鄔流川將渾身染血的小黑放倒在麗溪兒的腳下,而后大步走進石洞中拿出了三包草藥。
    “塔里斯在嗎?”沉步走到人群中,鄔流川淡淡開口詢問,他手里的是上次最后一個病人的藥。
    一個大胡子中年人緩步走出,眼中神色復雜,有感激,有不解,他不明白為什么對方都要被驅逐了,還會幫他配藥。
    鄔流川對眼前這人有點印象,確定他就是塔里斯后,擠出一絲微笑將草藥遞到了對方手上,隨即從旁邊的巖壁上拿起一根火把,沉聲道:“借你們一根火把!”
    說著,張嘴咬住火把,雙手抱著小黑大步走向黑暗中。
    “鄔老弟,就算他們要驅逐你,你也完全可以等到明天天亮了再走啊!”看著鄔流川落寞的背影,黃軒心有不忍,急忙跑出來大聲挽留。
    鄔流川沒有回頭,這次過后,他與威洛兩人注定是不死不休的結局,不殺了他,黑暗中永遠會有一只眼睛盯著他,伺機而動,只待他閉眼,便會抹了他的脖子。留在這里,不過是給對方創造更多地偷襲機會。
    “這就是下一任的族長么?呵呵……”麗溪兒悲涼一笑,忽地舉刀斬下了一縷青絲,“從此以后,我麗溪兒再不是村子里的人,想要對付我和流川的人,盡管出來找我們,生死勿論!”
    見到麗溪兒如此決絕,之前受到這三人救治以及以前她爺爺的擁護者紛紛變了臉色,不管怎么說,麗溪兒都是從小在村子里面長大的,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她離去,幾乎每個人都下意識地攥緊了拳頭。
    “姐姐,還有我!”
    見到自己的姐姐要追隨師父離開村子,麗薇兒哪肯留下,沒有一絲猶豫地就小跑了上去。而木武雖然愚鈍,卻也知道發生了大事,狠狠地瞪了梅斯特一眼,亦是跟上了麗薇兒。
    “站住!”不等麗薇兒和木武走出幾步,已經走至黑暗巖道中的鄔流川忽然沉喝一聲,“溪兒可以離開,但是你們倆留下來吧!一個村子,不能沒有醫師!”
    “我不要!”
    噔……噔……
    面對麗薇兒的拒絕,鄔流川沒有回答,而是沉步折返回來,恰恰踏在了光亮與黑暗的分界線上,只露出一雙手和懷中的小黑。
    “莫爺爺,”鄔流川目光移向怒視著梅斯特的莫老,頓了一下,鄭重道,“如果薇兒留在村子,您能夠保護好她嗎?”
    鄔流川話語如同冬日里的悶雷,一字一字敲擊在眾人的心頭,那語調就好像一個即將遠行的人在托付身家后事一樣,決然又隱含一絲期待。
    莫老動了動干癟的嘴唇,但還是沒有吞出一個字來,神色憤慨地掃向梅斯特。
    “誰要是再敢動薇兒一根汗毛,我亞德萊對天發誓,一定會讓他陪葬,無論是誰!”目光狠厲地掃了一眼眾人,亞德萊的眼神最終落到了威洛和他身后的幾人身上,其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威洛被這鋒芒畢露的狠厲眼神嚇得一個激靈,趕忙低下了頭,盡管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的父親要這么偏袒一個外人,但是他還是不敢在這個時候造次。
    他看得出來,剛才的話并非是寒暄時的客套話,而是他父親內心深處的想法。如果自己真的再對麗薇兒下手,就算對方不至于讓自己陪葬,但后果也絕不是他能夠承擔的!
    “算我一個,鄔醫師,你盡管放心,只要我普修斯活著一天,就絕不會讓薇兒受到傷害!”
    “還有我們四個!”
    “鄔老弟,老哥這把老骨頭沒散之前,也絕對可以幫扶一二!”
    “……”
    見到梅斯特的兒子都站了出來,些本就有點意動的人頓時都放下了顧慮,一個接一個開口,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鄔流川黑暗中的臉色依舊看不分明,只聽他對著一旁的麗溪兒輕喚一聲,立馬折身向外走去。
    麗溪兒鼓勵地看了自己妹妹一眼,隨即眼珠隱晦地轉動一下,在一片死寂的氛圍中大步走向村外。
    夜色濃重,寒氣逼人,轉眼之間距離鄔流川二人離開村子已是一個小時。在漆黑幽冷的村外密林中,隱約可以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不斷地朝著遠處的一點火光靠近。
    “她們來了!”早已等候多時的麗溪兒言語一喜,當即自大樹下站了起來,輕輕揮舞了一下那支綁在大樹上燃了將近一半的火把。
    “姐姐!”麗溪兒話音剛落,不遠處就傳來了麗薇兒同樣驚喜的聲音。
    三步并作兩步,各自背著一個大背簍的麗薇兒和木武很快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呼……姐姐,師父,這背簍里是干柴和兩枚火折子,你們先熬過今晚再說,哦,對了,里面還有黃大哥偷偷送來的一些生肉……”細汗涔涔的麗薇兒氣喘吁吁地介紹著,背著幾十斤的東西走了一路,確實讓她累得夠嗆。
    “其他人知不知道你們出來?”鄔流川輕輕點頭,打斷了麗薇兒,目光卻直勾勾地盯向她們來時的方向。
    “放心吧!我們特意等威洛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偷跑出來的,他們肯定不知道!師父,你跟姐姐真的就這么離開了嗎?那我們之前說的……”
    不等麗薇兒說完,鄔流川趕忙伸手捂住了她的小嘴,壓低嗓音道:“你們先回去!明天天黑之前我們在這里等你,到時候再說!”
    說著,鄔流川突然將火把戳進了濕漉漉的落葉層中,周圍頓時完全陷入了一片黑暗。
    麗薇兒聰穎過人,立馬就明白了鄔流川意思,也不說話,就這么靜靜立在原地,聽著兩人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怎么辦?他們把火把滅了!”
    麗薇兒和木武正欲動身返回村子,身后忽又傳來了一道微弱的聲音,這聲音她已經聽了十幾年了,正是威洛。
    “自然是另尋機會,鄔流川的聰穎程度遠不是你我可以比擬的……”一個冷厲的女聲陡然響起,赫然是被王猛帶回村子的安娜。
    “你又想怎樣?”
    “加價,我要雙倍的物資!”
    安娜不容置疑的聲音淡淡傳出,緊接著,竟是不管威洛同意與否,直接帶著自己的人飛速離去,輕快的腳步聲不多時便融入了這無盡的寒夜中。
    ……
    鄔流川二人蹣跚著來到了種植區的入口,原本頂多半個小時的路程足足花了他們將近兩個小時。
    而就在他們鉆進入口的后一分鐘,外面陡然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大雨,呼嘯的寒風卷裹著雨點不斷地拍擊著入口處的藤蔓,似乎是想將其撕爛一般。
    鄔流川爛泥一般坐到在冰涼的石地上,剛才的這一段路已經抽干了他全身的每一絲氣力。他可以清晰地感覺到自己肩膀上面的傷口又開始冒血,強烈的血腥味夾雜著身上的汗味兒不停地刺激著他的鼻腔,讓他幾欲作嘔。
    勉強掙扎著起身,鄔流川正打算翻找背簍里的火折子生火,卻被麗溪兒強行按了下來。
    “你乖乖休息一會兒吧!其他的交給我!”
    態度很強硬,但話間的溫柔和關切鄔流川卻能深切地感受到,沒有逞強,鄔流川靜靜坐在地上聆聽著麗溪兒動作時發出的聲響,心里沒由的一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