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如此速度之下,鄔流川只來得及看見,根本無法及時做出閃避,長矛的鋒利的尖端逐漸在他眼中放大,一瞬間,他腦中涌起了各種雜七雜八的念頭!
    我是不是就要死了?丫頭該怎么辦?是誰想要暗算我?他們會對丫頭怎么樣……
    而就在鄔流川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之際,平靜的湖面再次動了起來,一頭比他要大出數倍的龐然大物猛地竄出水面,張開一嘴鋼鋸般的尖牙就朝愣神的鄔流川撕咬而來。
    噗……
    一道清晰的長矛扎入血肉的聲音在鄔流川面前響起,那根矛頭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長矛竟然將這個龐然大物死死地釘在了離他不足一米的位置,鮮血噴灑了鄔流川一臉。
    一矛穿頭!
    看著眼前駭人的一幕,鄔流川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大口喘息著,后背已然濕成一片。
    “離開湖邊!”
    湖對面,一道微弱的聲音傳了過來,依稀可以辨識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少女聲。
    鄔流川一臉駭然地看著這絕對超過一百米的湖面,對方究竟是一個怎么的人才能隔著這么遠的距離一矛射死一頭變異動物,更讓人難以想象的是,長矛還是先手一步擲出,好像預判好了這頭大家伙會撲出水面一樣。
    丟下手里的竹筒,鄔流川連連退出十米開外,卻見對面跑來了三個背著長矛利箭的人。
    鄔流川心中驚疑不定,讓鄔流雪獨自跑回營地躲起來后,自己獨自留在了原地。
    剛才那一矛的目標顯然不是他,而且對方還提醒他遠離危險的湖邊,那么對方是敵人的可能性不太大。
    等了幾分鐘后,那三人終是來到了鄔流川的面前,最前面的是一個大約十六七歲的少女,身上披著一件花豹的皮衣,不過看上去手工不怎么樣。少女的膚色很白,異乎尋常的白,與安娜她們不同,她的眼睛和頭發都是黑色的,一看就與鄔流川是同一血統,但是這幾近勝雪的膚色卻是比之安娜她們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高挺的鼻梁下,是兩瓣粉嫩的朱唇,一對精靈般靈動的眸子完美的鑲嵌在她的臉上,眼尾微微向上曳長,兩片柳葉般的秀眉盡是妙處,絕對天生麗質,鄔流川目前所見的女子能與她媲美的恐怕也只有內城的伊麗莎白和偶遇的蒂娜了。
    少女的右邊同樣也是一個女子,年紀看上去還要小上一兩歲,一樣的清純動人,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臉上始終掛著和煦的微笑,駘蕩人心。
    少女的左邊則是一個胖嘟嘟的少年,大約有一米八左右,看上去與鄔流川年紀差不多大,背上背著五根筆直的長矛,而且這三人中除了他以外,持有的武器都是弓箭,因而剛才那一矛必是這少年擲出來的。
    不過,稍稍讓鄔流川有些意外的是,這胖嘟嘟的少年顯然不是一個正常人,面容間帶著一股子天生的憨意,儼然智力要低于普通人。
    “大哥哥,你是什么時候的流放者呀?”年紀稍小的少女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自來熟地上前一步,好奇道。
    “薇兒,不要胡鬧!”大一點的少女一把將其拽回來,厲聲呵斥一句,而后上下打量了一番鄔流川,沉聲問道,“你有沒有什么特殊的技能?”
    “特殊的技能?”突然被詢問這個問題,鄔流川顯得有些發懵。
    “對啊!比如你力氣有沒有很大,是不是很會制作陷阱,又或者說可以搏殺變異動物……”
    “我在問他!”嚴厲地瞥了一眼又跳了出來薇兒,少女再次將目光盯向鄔流川的眼睛,“有特殊能力,我可以讓你進入我們的村子,如果沒有,今天就當我們沒有遇見過!”
    鄔流川恍然大悟,這幾人顯然不是那種見人就往自己團隊里拉的人,等等,忽地抬起目光,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抹詫異,驚道:“你剛才說什么?村子?城外還有村子的存在嗎?”
    鄔流川感覺自己世界觀被徹底顛覆了,在他被一眾救治的探險家灌輸的理念中,城外是絕對危險的地方,活下去都異常艱難,更遑論是建造村寨了。
    但他從這少女肯定的語氣和自信的眼神中分明可以感受得到,對方并沒有說謊!
    “當然啦!怎么你們從城里來的人都喜歡問這么白癡的問題啊?”
    薇兒小腦袋輕輕揚起,看向鄔流川的眼神就如同看一個鄉巴佬一樣,但目光流轉間又瞥到了身旁少女冰冷的目光,嚇得立馬噤聲,用手將嘴巴捂了起來,作出一個“我再也不說話了的”模樣。
    “我在等你的答案!”少女字字似刀,每一字落下都好像直刺鄔流川的心臟。
    鄔流川淺淺一笑,道:“搏殺變異動物我不在行,不過我是一個醫師,算是有特殊能力嗎?”
    “醫師?”
    聽到鄔流川自稱醫師,薇兒驚呼一聲,一把上前抓住了鄔流川的胳膊,大眼睛里滿是激動。就連一直都是一副冷冰冰面孔的少女也是眉間現出了一抹喜色,似乎對醫師這個職業頗為急切。
    而就在此時,少女看向鄔流川的目光陡然一凝,不,準確的說,是看向鄔流川的背后。
    瞬間舉起手中的大弓,少女一個側身,一支閃著寒光的箭矢就已經搭在了弓弦上,鄔流川下意識地回頭一望,卻見到小黑正一路小跑著奔了過來,而少女手中的利箭正是指向小黑。
    “不要!”
    鄔流川猛地睜大眼睛,暴吼一聲,但可惜為時已晚,那道弓箭已經如同電光火石般飛速射向了跑動中的小黑。
    “小黑……”
    鄔流川絕望地嘶吼一聲,而正在此時,異變陡生,一道長矛帶著呼呼的風聲,以更快的速度飛了過去,瞬間擦上少女射出的箭矢,雙雙落到了離小黑兩米開外的位置。
    鄔流川感激地看了一眼身后的持矛少年,卻陡然驚覺那少女竟然再次搭上了一支利箭,準備再度射向小黑。
    鄔流川怒從心頭起,一下子將少女撲倒在了身下,摸出匕首抵在了她的脖子間。
    “小黑不是變異動物,是我的伙伴,你敢動它,我就宰了你!”
    鄔流川可不管眼前這少女是不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不讓這個野蠻的女人傷害到小黑。
    小黑顯然也是被剛才的一箭嚇到了,愣在遠處不敢靠近,嘴里發出嗚嗚的叫聲,似乎是在呼喚鄔流川。
    “大哥哥……”薇兒似乎也被鄔流川的暴起發難嚇懵了,但很快便反應了過來,上前拉開了鄔流川。
    “這個世界上從來不存在沒有變異的動物,留著它,它遲早會親口吃了你!”少女揉了揉被鄔流川壓痛的肩膀,眼中寒意不減,森冷道。
    “小黑會不會變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是我最好的伙伴,所有想要傷害它的人,都是我的敵人!”
    “蠢貨!”
    鄔流川雙眼微瞇,掃了一眼少女,悶哼一聲,卻是沒再多留,快速跑到了小黑的面前。
    “站住!”少女忽地揚起了手里的利箭對準了鄔流川,“我們救了你一命,你就打算這么走了嗎?”
    鄔流川伸手安慰了一下小黑,而后轉過頭望向目光冰冷的少女,針鋒相對道:“你想怎么樣?”
    這少女說的不假,他現在確實欠對方一條命!
    “幫我去救一個人,或者,我現在收回你的命!”
    鄔流川心里一緊,他看得出來,對面的少女并沒有跟他開玩笑,若他敢說一個不字,那支鋒利的箭矢下一刻就會洞穿他的身體。
    眉間扭作一團,鄔流川帶著小黑緩步走至少女跟前,深呼吸一口,壓下心里的躁動:“救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