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你要是覺得有用你就去吧!”鄔流川絲毫不為所動,淡然道。
    “你……行,你厲害!你有穆爺爺的關系!不過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是不聽我的,我保證再也不認你這個哥哥了,我去跟師父住!”
    鄔流雪先是一怔,而后雙眼一紅,帶著哭腔大喊一通。似乎是怕鄔流川看不到自己的決心,氣沖沖地跑進自己的房間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看著被氣哭跑進房間的鄔流雪,鄔流川微微嘆息一聲,搖了搖頭,轉身走進藥房。
    不一會兒,鄔流雪似乎是收好了東西,抱著一個小包袱雙眼通紅地跑了出來。
    “好啦!多大的人了,你下次能不能換個威脅方式?”用剪刀剪斷縫合傷口的細線,鄔流川麻利地幫少女上好草藥,隨即一邊用軟布包好少女寸許長的傷口一邊淡漠地對鄔流雪說道。
    “哼……我才沒能跟你開玩笑,”鄔流雪有些心虛地降低了聲調,而后似乎是想到了外面還有不少病人,連忙又強硬起來,“還有外面那些人,今天你都不許收他們的糧食!”
    “不可能!我可以只收他們一兩糧食,而且僅限于今天,否則免談!”鄔流川毫不猶豫拒絕道,旋即雙眼一瞇,看向自己的妹妹。
    鄔流雪被鄔流川看得有些不安,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你收糧食我就去師父那兒,你自己選吧!”
    “正好王大媽缺一個人照顧,你記得每天回來拿藥就行!”
    “王八蛋!鄔流川,你就是個混蛋醫師!”鄔流雪沒想到鄔流川真不管自己,頓時雙眼一紅,眼淚唰唰地就流了下來。
    鄔流川鼻梁一酸,但很快平靜下來,從口袋中摸出一根鮮草莖,道:“對啊!我就是個混蛋醫師,6區沒人不知道!”
    “你……”鄔流雪被鄔流川說得無言以對,一把丟下自己的包袱,哭著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下一位!”看都不看少女一眼,鄔流川冷冷地對著門外喊了一聲。
    將一眾傷患醫治完畢,已是深夜,今晚的夜色不是很黑,在外面隱約可以看見幾米開外的模糊景象。
    夜色下,一處灌木叢旁邊貌似大石頭的東西突然輕微晃動了一下,緊接著,一道矯健的黑影猛地自那里竄出,飛速掠向一棟高大的建筑。
    那棟建筑約莫十米左右高,大體為一方形,占地面積不小,即便是這樣的深夜,周圍也有兩個七八人的小隊拿著火把在逆向巡邏。
    黑影蹲在一塊大石后面,目光死死地盯著自己的正前面,那里兩個巡邏小隊正在交匯,但兩個小隊似乎很謹慎,即便是遇到了也沒有停下交談,而是各自分兩頭繼續環繞著建筑巡邏。
    等兩支小隊大約背離十米之時,黑影突然緩緩站起身來,乘著夜色慢慢朝建筑挪去。他的腳步很輕,走動中幾乎沒發出任何聲響,若是仔細看就會發現這黑影打個一個赤腳。
    兩個小隊越走越遠,就在兩巡邏隊都拐過墻角的一剎那,那道黑影猛地一加速,幾乎是瞬間便竄至了離強不到三米的位置,而后只見黑影手上一陣甩動,一條連著長繩的三爪鐵鉤被甩到了建筑頂部。
    黑影用力一拉,軟繩瞬間被繃直,那黑影見鐵鉤勾住了建筑頂端,立馬開始快速地攀爬起來,然而他才剛剛爬到五六米的位置,整個身體卻是猛地一停,緊緊地貼在了墻體上。
    下一刻,一個巡邏隊突然出現在拐角處,看領頭者的模樣應該是第三個巡邏隊。
    耐心地等待這隊巡邏隊拐過墻角,墻上的黑影再度行動起來,兩腳一蹬,瞬間攀上建筑的頂部。
    嘶……
    黑影情不自禁地抽吸一聲,建筑的頂上遍布著尖銳的片石,盡管他很小心但右腳還是被劃出了一條口子。
    麻利地從衣服里掏出一塊布條,纏在傷口處,隨即黑影開始小心地一片片揭開屋頂的大瓦片,很快便弄出了一個可以容納他進去的大洞。
    再次確認了一下下面的情況,確定里面沒人后,黑影輕輕將繩索放了下去,身影一滑,立馬落了下去。
    感受到腳下傳來一陣略顯松軟的觸感,黑影緩緩松開繩索,從懷里摸出一把手術刀將腳下的布袋切開一個小口。
    用手揉搓了一下,確定里面是自己想要的東西后,黑影當即掏出一個大布袋開始小心地往里面抓放。
    十分鐘后,黑影掂了掂手里至少三四十斤的布袋,眼中放出一道精光,隨即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繩子將布袋綁在自己身上,再度爬上了房頂。不過由于身上掛著重物,這次上去的速度明顯慢上了許多。
    艱難地爬上屋頂后,黑影再次小心地將那些瓦片蓋好,而后開始在上面四處查看起來。
    僅僅十秒過后,黑影便看到了他要找的東西,那是兩根被豎著釘入墻檐大約一指長的粗鐵棍。放眼望去,整個墻檐上只有兩根這樣的鐵棍,顯得很是突兀,看樣子應該不是建筑時釘入的,而是后來有人專門為之。
    收起三爪鐵鉤,黑影小心地來到鐵棍處,途中又被一塊片石劃出了一條口子。
    小心地將三爪鐵鉤倒勾在兩根鐵棍上,使其朝向墻外,然后將繩子繞過了右邊的鐵棍。
    做完這一切后,黑影握緊繩子蹲下來,開始等待時機,他呆的這個地方是6區最大的糧倉,一旦被人發現,難逃一死。
    夜靜得有些可怕,黑影甚至能夠聽到自己不斷加速的心跳聲。
    半餉過去,兩支巡邏隊終于如期出現在墻角,黑影嘴角微微一翹,這處糧倉一共只有三支巡邏隊,這兩支巡邏隊過去之后,他有幾十秒的時間下去。只要不讓這些人發現,他今天的任務就算大功告成。
    咚……咚……
    黑影的心跳越來越快,但這絲毫沒有影響他的判斷,就在兩支巡邏隊即將到達轉角處時,他已然緩緩起身,隨時準備滑下去。
    然而就在最后幾秒,異變陡生,剛準備轉彎的巡邏隊隊長突然停下身來,卻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得黑影后背一涼,剛剛站起的身子,立馬又蹲了下去。但由于速度過快,為了穩定重心,他只得以手撐地堪堪穩住了身形。
    手掌觸地的瞬間,黑影立馬感到了一陣鉆心的疼痛,一塊尖利的片石仿若刀子般直接洞穿了他的掌心。
    劇烈的刺痛下,黑影額頭上當即起了一層細汗,顫抖著將手從片石上抽出來,將另一只手里的繩子咬在嘴里,黑影快速從身上拿出一塊布條纏在了自己的手上。
    許是劃破了血管,黑影手上的布條幾乎沒起到什么作用,很快被鮮血染紅,不過他現在卻是管不了那些,目光死死地落在了墻角那邊緩步走出的一個人影身上。
    “大人!”巡邏隊隊長微微欠身,恭敬道。
    來人神色不動,淡淡地點了點頭,道:“你們最近多多加強巡邏,若是再丟了糧食,恐怕就不只是責罵一頓那么簡單了。”
    這人的聲音很清冷,但卻給人一種空靈的感覺,若是面貌與聲音匹配,絕對是一個美人。
    巡邏隊隊長聲音猛地拔高,信誓旦旦地說道:“是!大人放心,有我們守在這里,保證連只蒼蠅都飛不進去!”
    “繼續巡邏吧!”
    “是!”
    話落,巡邏隊長朝著來人敬了一個軍禮,隨即帶著巡邏隊繼續向前走去,不多時便消失在了拐角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