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能不能放一馬,就看你自己表現了。好好做你的大股東,要是再敢對夢涵有一點想法,我會讓你永遠的在這個世界上消失,明白了么?”秦海道。
    “是是是……我明白。”
    王明利連忙答應。
    他都知道秦海這么厲害了,心里哪里還敢有多余的想法?
    這件事,告一段落。
    接著,秦海廢了好一番功夫,才將江夢涵帶回家。
    剛到家沒多久,他就感到懷中的佳人身體燥熱無比,小臉蛋紅撲撲的,嘴里還在囈語著。
    秦海知道,是之前的藥效起作用了。
    他雖然也吸入了一些迷情藥,但他功力深厚,藥物根本無法發揮作用。
    但江夢涵就不用了,此刻渾身滾燙,整個身子直接貼在自己胸膛上。
    這一點,就非常折磨了。
    不過秦海并沒有乘人之危。
    反而按住幾個穴位,讓江夢涵陷入沉睡之中。
    雖然江夢涵是自己的未婚妻。
    雖然自己也深愛這個女孩。
    但,江夢涵一日沒有接受自己,自己就絕對不會霸王硬上弓。
    這是對一個女孩最基本的尊重!
    ……
    第二天一大早,江夢涵悠悠醒來,卻發現秦海就躺在自己身邊的沙發上。
    “秦海,昨天,是你救了我對不對?”她一愣,想起什么似得,連忙道:“你把那些人怎么樣了?”
    昨天她昏迷之前,依稀記得秦海出現。
    只是后面的事情,她全然不記得了。
    “我只是湊巧路過,所以把你救下來而已,至于那幾個背叛你的家伙,我稍稍教訓了一下。”
    秦海也睜開眼,淡淡道。
    “什么湊巧路過?肯定是故意跟在我身后,默默的保護我!否則哪來這么巧?”
    江夢涵沒有說話,想到這里心里卻是一片殷實。
    不知從何時起,她已經不抗拒秦海了,甚至,甚至還有些想和秦海待在一起。
    難道,自己喜歡上秦海了么?
    這個想法一出,連江夢涵自己都嚇了一大跳!
    不!這絕不可能!這家伙就是個臭流氓而已,自己怎么可能喜歡他?
    只是昨天她記得很清楚,自己已經被下了迷情藥。
    但一覺醒來,自己的身體卻沒有被動過。
    這期間,秦海有無數次的機會。
    但他都沒有動手。
    可見,他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下流
    至少比王明利那幫人好上千萬倍……
    “對了,你把王明利怎么樣了?是不是打了他?完了完了,王明利要是撤資,我們寶珠集團可就全完了!”
    忽然間,江夢涵想起什么似得,連忙道。
    以秦海的性格,昨晚肯定是動手了。
    王明利此人雖然死不足惜,但他是寶珠集團大股東,他一出事,明利集團那邊肯定要撤資。
    這可就大大不妙。
    “放心,他不會撤資的。”
    秦海咧嘴一笑,道。
    他相信王明利是個聰明人。
    “怎么可能?王明利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家伙!他這次肯定是要撤資,不行,我得趕緊聯系公司,商量一下對策。”
    說話間,江夢涵連忙掏出手機。
    正此時,她手機卻響徹起來。
    電話,是王明利打開的。
    “喂?王總……”
    江夢涵的心中,忐忑不安著!
    雖然昨天那件事是王明利有錯在先,但現在形勢比人強,她只能小心翼翼。
    “江,江總,昨天的事情不好意思,我,我真不是故意的,還請你一定要原諒我,我以后一定不會再犯了!”
    “對了,為了表達我對您的歉意,我們明利集團會繼續注資三個億,希望您能原諒我……”
    令江夢涵傻眼的事情發生了。
    王明利非但沒有大發雷霆,反而小心翼翼,恭敬到了極點。
    兩人客氣了幾句后便掛斷電話。
    江夢涵依舊懵逼著!
    她知道,這一切都和秦海有關。
    但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能讓王明利那種人心服口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嗡……
    這時,江夢涵電話又響了起來。
    這次的電話,是她父親江潮打來的。
    通話幾分鐘后才掛斷。
    “我爸今天過生日,晚上有一場家庭聚會,下午下班后你來公司找我,我們一起去。”江夢涵說話間,好像意識到有什么不對,連忙道:“是我爸要我一定帶你去的,否則我才不會帶你去呢!你可不要亂想!”
    “行,我知道了。”
    秦海笑了笑。
    父女二人通話的聲音雖然小,但卻怎么逃得過他的耳朵?
    剛剛在電話里江潮根本沒要求自己一定要去,只是讓女兒看著辦。
    畢竟他也清楚女兒的心思,強扭的瓜不甜。
    沒想到,江夢涵居然在自己面前撒謊。
    當然,這點小女兒心思,秦海也不想揭穿。
    吃過早飯后,兩人分開。
    秦海正打算乘坐公交去東國集團。
    正此時,他手機卻猛的一震,一道信息發送了過來。
    看到短信的瞬間,秦海眼睛一瞇,殺氣四溢!
    離他較近的十幾個行人此刻紛紛露出駭然的眼神,下意識遠離著。
    秦海身上的氣息,太恐怖!
    這是一個彩信,由一張圖片和兩行文字組成。
    圖片上,是一個被綁的嚴嚴實實的女孩。
    而背景,則是一處破舊民宅,內里雜草叢生。
    這個女孩不是別人,正是古蕓汐!
    “秦海,給你半個小時時間,到零度酒吧門口!否則你的女人就只有死路一條!”
    短信如是道。
    秦海的眼睛瞇了一瞇,立刻消失在人群中。
    古蕓汐雖然不是自己的女人,但也算是朋友。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
    就算綁架的是其他人,秦海一樣會救。
    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幫人很明顯就是沖著自己來的!
    今天綁架了古蕓汐,明天就可能去綁架江夢涵,甚至自己的父親,秦無涯!
    所以無論是什么人,敢這么威脅自己,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他的心中,殺意沸騰,冷冽無比。
    已經很久沒有大開殺戒過了。
    看來有必要讓世人知道知道,什么叫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