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叮鈴鈴……”
    顧雨柔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她眉頭微皺,接聽起電話來。
    見此,林浩然的雙眸微微一瞇,這個貝拉諾莎,不會也是跟邁特那種人一個樣子吧?
    但林浩然卻是注意到,當顧雨柔聽到手機那邊傳來的對話時,忽然神色一變。
    “怎么了?”林浩然問道。
    “貝拉諾莎失蹤了!”顧雨柔滿臉焦急地說道。
    聽到此,林浩然的雙眼頓時凝重了起來,他沉聲道:“不用著急,你先說說具體是什么情況?”
    “貝拉諾莎下了飛機之后,由她們財團自己的人護衛,一路向著我們林氏集團趕來,但在半路上,他們一行人全部失去了通信訊號,而且,他們直到現在,也沒有從哪個路段行駛出來。”顧雨柔說道。
    這種晉級情況,她也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現在的狀況,讓她的心中不由充滿了焦急。
    林浩然深吸了一口氣,對于現在的情況,也算是有所了解了。
    他深切地知道,這種時候,絕對不能慌亂。
    他心念急轉,思忖起來,貝拉諾莎身為諾莎財團的繼承人,肯定是一直受著保護的。
    而且對方這一次雖然是要來跟林氏財團進行合作的,但是,既然會出現這種情況,麻煩的來源應該不會是林氏集團。
    畢竟,林氏集團跟諾莎財團之間的合作還沒有建立起來,就算是有敵人,也還是不至于因為跟林氏集團有仇,而去搞諾莎財團。
    那么就只有可能,是諾莎財團本身的恩怨了。
    想到這些,林浩然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不管怎么說,貝拉諾莎這一次都是在前往他們林氏集團的過程中失蹤的,跟著他們林氏集團也有著一定的關系。
    由諾莎財團的恩怨,牽扯到了他們林氏集團,林浩然可并不喜歡這種情況。
    “雨柔,你去密切關注著諾莎財團的動向,有什么你解決不了的問題,就來跟我說。”林浩然安排道。
    顧雨柔點了點頭,她看著滿臉冷靜的林浩然,心中的慌亂也逐漸是平靜了下去。
    “另外,再給我傳一份貝拉諾莎本來應該行進的路線圖給我。”林浩然又說道。
    顧雨柔愣了愣,有些不明白林浩然是想要做什么。
    不過,她對于林浩然一只有著一股莫名的信心。
    既然林浩然想要,她自己很快就去處理了。
    安排了一番后,林浩然獨自離開了酒店,驅車按照貝拉諾莎行進的路線圖趕去。
    很快,林浩然便感到了事發地點,這里已經被圍了起來。
    林浩然眉頭緊皺,他意識到,事情果然是如他所猜測的那樣。
    “打開系統商店。”林浩然心中默念道。
    經過上一次的系統升級,系統商店中早就出現了許多的新物品。
    就連透視藥劑,也出現了一個升級版。
    定向追蹤透視藥劑。
    “定向追蹤藥劑通過對方所接觸過的某種物品,來追蹤到對方所在的位置,是否兌換?”
    “兌換。”
    林浩然隨手兌換了這個藥劑。
    定向追蹤透視藥劑的價格極高,不過,這對于林浩然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
    尤其是,現在林浩然的心情很不爽。
    平白無故地攤上了一件大事,這林浩然心中的怒意早就升騰起來了。
    “需要一件對方所接觸過的物品嗎?”林浩然雙眼微瞇,先使用了一瓶普通的藥劑。
    他觀測著被封鎖區域的情況,雙眼微微瞇起,很快,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角落里。
    他身形一動,快步走了過去。
    在角落里,有著一枚精致的裙子碎花。
    林浩然將碎花撿了起來,看這個碎花的材質與做工,林浩然一眼就能看出來,這東西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穿的。
    他又向著事情發生的區域看去,在勞斯萊斯上,有著一個女士手提包,其上的印花明顯與這個碎花是同一種材質的。
    那么,這個碎花很有可能就是貝拉諾莎臨時故意留下的。
    林浩然心中很快便確定了這個猜測,他心念一動,使用了定向追蹤透視藥劑,頓時間,他的目光仿佛穿越了數不清的距離,猛然間定格在了一個西方少女的身上。
    這就是貝拉諾莎了。
    只不過,現在的貝拉諾莎小臉上滿是驚慌,在不斷地打量著四周,她被關在一個房間里,身上的衣服倒是并未有多少凌亂,看樣子,應該沒有受到什么傷害。
    隨后,林浩然的目光又看向四周,打量著四周的情況。
    四周雖然有著一些看管貝拉諾莎的人是東方面孔,但是,林浩然在其中還是注意到了幾個西方面孔。
    很顯然,這些人的來源,應該就是諾莎財團的敵人。
    林浩然收回目光,眼神冰冷。
    不管這一次對方的主使者是誰,既然招惹到了他,那他也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隨后,林浩然開車猛然向著他剛剛所探查過的方向趕去。
    ……
    與此同時,在貝拉諾莎所被關押的房間外,一個西方面孔的男人走了過來。
    男人一揮手,示意門前的人將門打開。
    隨后,男人緩緩地走了進去。
    “親愛的貝拉小姐,希望我們沒有驚擾到你。”男人走進房間后,微笑著對貝拉諾莎說道。
    貝拉諾莎的目光中頓時露出了濃濃的警惕意味,她現在已經冷靜了過來,意識到了現在的情況。
    而現在看到這個西方面孔的男人后,她瞇了瞇眼睛,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貝拉小姐,我們是你的朋友。”男人微笑著說道。
    “朋友?”貝拉諾莎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冷意,沉聲說道:“這就是朋友會做的事情嗎?”
    男人臉上的笑容不變,說道:“我的名字叫西蒙,貝拉小姐,你可以這么稱呼我,不過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們這次邀請你來,是為了你們諾莎財團的事情。”
    聽到男人的話,貝拉諾莎仿佛一下子意識到了什么似的,說道:“是諾頓家族的人派你來的吧?”
    聽到貝拉諾莎的好想,西蒙頓時一怔,他緊盯著貝拉諾莎,眼中流露出了濃濃的復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