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這些學員們之中,不僅僅只有跟隨林云,或者是張雪的武者,雖然在各個勢力之中,但是他們卻有著一種共同的想法,那就是尤斯文,恐怕已經是和凌震劫一樣的人物了。
    哪怕是另外兩個三花之境的學員,恐怕也做不到這種程度,更不要說是最后,聽說尤斯文和原任長老最后的結果,竟然是以尤斯文的勝利,而結束的。
    “看,那個就是尤斯文,那個可以打敗原任長老的人,林云張雪都敗在了他的手下。”
    “可不是,能夠打敗原任長老,就算是一時運氣好,那耶是很厲害了,估計,在清輝閣內閣里,凌震劫大師兄,恐怕都不是他的對手了。”
    “去你的吧,你怎么就知道大師兄不能比他強、”
    “哇哦,他好帥啊,啊,不行了不行了,我的心跳得好快啊,我的臉好燙啊。”
    尤斯文一路走來,路上的議論幾乎已經塞滿了尤斯文的耳朵,尤斯文不禁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上次大鬧內閣的事情,現在已經讓自己出名了,算了,還是趕快進比武場吧。
    看到尤斯文走進了比武場,所有人幾乎都驚了一下,很難想象,尤斯文竟然會進入比武場,進入比武場會做什么?除了打架還能干什么?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在尤斯文走入比武場之后,連帶著一大批學員紛紛進入比武場,想要一看究竟。
    比武場并不是說,有人來就可以訂好場地然后去比武切磋的,今天你想要使用比武場的人,似乎是有些多,在負責登記的內閣長老前面,排著長長的隊伍。
    尤斯文來到隊伍的最末端,這樣的登記,時間應該不會花多少吧,反正現在何師姐還沒有來,自己就先等著吧。
    不過,一聲驚叫,卻徹底打破了這里的寧靜。“誒?等等,你不是尤斯文嗎?!”
    尤斯文微微抬起頭來,只見排在尤斯文前面的那名學員一臉驚訝恐懼之色的表情,看著尤斯文,此話一出,整個比武場猶如炸開了鍋似的,那些本來大排長龍,排隊的那些學員,全部紛紛散開,看向尤斯文。就連那負責登記的內閣長老,都是好奇地打量著尤斯文,想要看一看,這個能夠將一位內閣執法長老打敗的人,究竟長什么樣子。
    除了好奇之外,尤斯文分明還看到一些恐懼之色,畢竟像尤斯文這樣的強者,能夠和內閣執法長老抗衡的存在,來比武場,還能有什么事情呢。那肯定是找人切磋打架啊!一時間,所有人紛紛顫抖起來,萬一這家伙剛好和自己分在一起打,那不就只有認輸的份了?
    被這么多人看著,尤斯文的表情也不禁怪異了起來,直線向前走去,周圍的學員紛紛退開,自動給尤斯文分開了一條道路,畢竟,誰都不想和尤斯文分在一起比武。
    “你好,我需要一個比武擂臺。”尤斯文看著負責登記的長老說道。
    雖然那負責登記的內閣長老,也有著靈升境的修為,但是靈升境的武者實力也同樣是分為三六九等的,而眼前這位只負責登記的內閣長老,恐怕實力在內閣長老里面,也算是較為弱的一種了,只有實力強大的內閣長老,才會成為執法長老,眼前的這個學員既然可以戰勝一位內閣執法長老的話,那么對付他,恐怕也是非常簡單的吧?
    頓時,這位內閣長老的語氣,從原來的冷漠,立刻變得和和氣氣起來:“好的,請問你是要和自己指定的人切磋,還是只是想要和別人切磋?如果只是想和別人切磋,那么等一會兒我會從登記的學員們之中,抽取一人和你切磋比武;不過,看你的要求應該就是要和自己指定的人切磋了,可以請你讓那位指定的人過來,或者,告訴我他是誰嗎?”
    尤斯文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后,在看到尤斯文回頭的那一刻,所有人全部都背過身去,仿佛是不想讓尤斯文看到似的,尤斯文不禁感到有些無語,不過,他還是沒有看到何青芷的身影,于是回過頭來,對那名內閣長老說道:“她還沒來。”
    內閣長老臉上帶著一絲歉意地說道:“那好吧,還請你告訴我那個人的名字,順便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你指定的那個人如果表示他不愿意和你比武的話,那么你指定的這次比武,是可以被取消的。”
    “放心吧,這是我和她的賭斗,也不是生死斗。只是他現在還沒來,我可以先等,我只是需要一個可以切磋的比武擂臺罷了。我要指定的那個人,她的名字叫做,何青芷。”
    在聽到尤斯文來這里只是為了和一個人賭斗切磋的時候,尤斯文聽到似乎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氣的樣子,不過,很快就有了另外一種議論聲:“究竟是誰啊?竟然敢和尤斯文比武,這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嗎?這家伙,那可是能夠打敗原任長老這位執法長老的存在啊。”
    “誰說不在的?尤斯文,我來了!”一聲清亮的聲音頓時傳來,尤斯文原本閉目養神的雙眼再次睜開,看向聲音的來源,喃喃道:“你終于到了,何師姐。”
    何青芷緩緩走向尤斯文,說道:“我來得,應該剛剛好,擂臺,應該已經有了吧?”
    尤斯文看向那名負責登記的內閣長老,那名長老立刻會意,朝著尤斯文扔過來一顆柱子,說道:“天字號比武擂臺,你們可以去那里打,既然不是生死斗,還請二位注意出手分寸,不要出了性命。”
    尤其是最后那句話,那名內閣長老還看著尤斯文,很顯然,這內閣長老還是生怕尤斯文突然下重手,畢竟他還有這個實力的。
    尤斯文點了點頭,隨后和何青芷朝著天字號比武擂臺走去。
    天字號比武擂臺,那可是清輝閣內閣的比武場中,最大的擂臺了,只有意義非常重大的比武,又或者有著什么很重要的人,才可以在上面比武切磋。而許久沒有過使用的天字號比武擂臺,竟然會在今天,吹開擂臺上積攢已久的灰塵。當然,這都是因為,尤斯文的存在。
    尤斯文和何青芷緩緩踏上通往大擂臺的階梯,遙望著對方,身上,毫無反應,但是在尤斯文的身上,卻有著一股淡淡的氣勢散發出來,令尤斯文有著一種被強大包圍的感覺。
    尤斯文的比武,吸引了眾多武者們的注意,大家都想要看看,究竟是誰,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夠和尤斯文比武。當然了,其實更多的,還是想要看看,尤斯文的實力,究竟如何,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在何青芷的手中,悄然出現了一架古琴,遙望著和自己拉開了距離的尤斯文,事實上,對于可以使用琴音作為攻擊手段的尤斯文來說,這么大的一個比武擂臺,還拉開了這么遠的距離,是不公平的,等于說是,帶給了何青芷先機。
    只不過,恐怕對于尤斯文而言,就算是這些距離,恐怕也足夠在幾下之內,就來到何青芷的身邊。
    一道鐘聲傳來,這是開始的型號,尤斯文瞬間消失在了原地,但那時何青芷,已經彈開了一根琴弦。聲音從何青芷的琴上傳開,向著周圍傳播,尤斯文的速度,自然是不如聲音快的。哪怕是尤斯文通過自己的速度在何青芷的視線之中消失,但是通過接觸到聲音,還是讓何青芷,知道了此時他的方位在何處。
    這就是聲波定位,何青芷已經知道了尤斯文的方位,可是那又如何,尤斯文的速度極快,很快就已經來到了下一個位置,并且,已經是幾個來回就已經很接近何青芷了。
    但是,何青芷根本就是不慌不忙的樣子,彈奏著自己手中的古琴,一道道音波不斷地傳出,雖然聽起來,只是普通的琴音,可是,如果這聲音觸碰到了身體,卻能夠完全在讓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對武者的自身內部,造成傷害。
    天字號比武擂臺設有結界,所以這琴聲是傳不出去的,外面看熱鬧的那些學員才可以安然無恙,否則的話以琴音這種無差別攻擊,想要誤傷這些學員,那可真是太容易了。
    不過,尤斯文可根本就不會懼怕這些,地境方旗和天境方旗為尤斯文鑄就了在這個境界最為強大的肉身,再加上開始的時候,尤斯文便已經開啟了龍魂印記的力量,此時青色戰甲護身,何青芷的音波無差別攻擊,根本就對尤斯文你沒有絲毫影響,而尤斯文,已經來到了何青芷的身后。
    何青芷眼神一凝,可是哪怕是尤斯文已經來到了她的身后,何青芷還是沒有一絲慌亂的神色表現出來,非常淡定地將原本橫著的古琴豎起,自己卻是借力閃躲,讓尤斯文的第一擊撲了個空,沒有碰到何青芷。
    并且,在閃躲過后,何青芷的身體以古琴為支撐,雙手抱住古琴,雙腿分成連環幻影,不斷地踢向尤斯文,速度之快,竟然逼迫尤斯文動用點睛化龍法才可以看清何青芷的雙腳攻擊軌跡,用出自己的雙臂防御。
    而最后一腳,何青芷直接借力,把自己踢開,帶著古琴想要和尤斯文拉開距離。但是,如果何青芷沒有抱著古琴,恐怕這一下沒有任何毛病。但是,古琴的存在,終于還是在彈開的速度上,拖住了她。
    尤斯文你的速度從來都不會慢,在何青芷想要通過借力的手段拉開她和尤斯文的距離時,尤斯文猛地伸手,一個擒拿之法,抓住了何青芷的一只腳。
    只不過,確切的說,尤斯文抓住的腳,應該還套在何青芷的長靴當中。而為了逃脫,何青芷竟然直接一個金蟬脫殼,將自己的腳從長靴中迅速脫出,最后與尤斯文終于拉開了距離。
    而尤斯文的手上只拿著一個空靴子,讓尤斯文的臉,不禁有些怪異起來。而對面的何青芷也是俏臉微紅,單腳站立,一只玉足在外,沒有碰地。有些怒意的眼神看著尤斯文,面色倒還有些怪異。
    不過,尤斯文還是忍著笑和一些淡淡的怒意,將長靴子扔給了何青芷,待到她再次穿上長靴子后,又一次沖了上去。
    這一次,何青芷似乎是做好了準備一般,拉一把琴弦,何青芷的古琴之上,琴音彌漫,這一次,何青芷已經是用出了自己的精神力,配合她的古琴所發出的聲音。
    尤斯文早就說過,何青芷的能力就好像是琴宗的獨門秘技一般,很有可能,何青芷的師父,便是來自于琴宗這一神秘的宗門。而琴宗的手段,便是通過琴音,來斬斷對手的意志,配合精神力,讓對手,死在琴音之中。
    在面對何青芷的時候,也是下意識地用精神力封住了自己的耳朵,不讓琴音干擾自己的靈魂,尤斯文明白,如果讓何青芷的琴音通過自己的耳朵而進入大腦,再到自己的靈魂,那就麻煩了。
    沒有猶豫,尤斯文的直接三境方旗全開,發揮出作用,速度在這劇烈的增幅之下,竟然直接幫助尤斯文在片刻,就來到了何青芷的身前。第一次,尤斯文看到何青芷的眼中出現了驚訝之意,何青芷可沒有見識過尤斯文的速度,這一次,恐怕第一次就帶給了她最大的驚訝吧。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道理,是所有習武者都明白的一句話。盡管,如今已經有了很多的手段可以防止速度的絕對優勢,可是,卻依然沒有人可以推翻這句話。
    不過,何青芷從來就不是一個,只會使用古琴作戰的女子,見已經無法再用古琴作為保護自己的手段,何青芷干脆一個閃身,放棄了古琴,而在尤斯文來到他身邊的同時,何青芷的雙袖之中,垂下兩把長劍,準確地說,是細劍,劍刃非常細,但是它的鋒利程度,還是不敢讓所有人小看的。
    “何師姐,看來,我是把你逼到使用雙劍了嗎?”尤斯文也是第一次看到何青芷使用除了古琴之外的武器,不過,對與尤斯文而言,何青芷最麻煩的地方,恐怕就是她的拿一手琴音了,不過,只要這古琴不在何青芷的身上,尤斯文就沒有什么好忌憚的了。
    何青芷微微一笑,說道:“不錯,恐怕,你還是第一次看到我是用除了古琴之外的其他兵器吧?畢竟,還沒有人可以逼迫我使用除了古琴之外的兵刃,至少近幾年來,你是第一個逼迫我使用這雙劍的人。”
    “我每日的修煉,除了必修的琴法之外,最多的,便是我這雙劍了,我的師傅傳授給我這雙劍的時候,曾經也是告誡過我,如果不是遇到實在無法抵擋的敵人,不要輕易時使用。并且他老人家也同樣叮囑我,希望我每日練此劍的時間一定要多余練琴的時間。”
    尤斯文微微一笑,說道;“看來,我應該為自己能夠逼迫師姐你拿出這兩把雙劍額,而感到榮幸了。師姐,就讓師弟我見識一下吧,你這最強大的雙劍,究竟有何特別之處。”
    何青芷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好啊,師弟,小心了!”
    沒有了古琴,何青芷的速度,就好像是失去了束縛的枷鎖一般,腳踏流影,竟然是直接使出了流影三千步,快速地接近尤斯文。
    對于流影三千步的出現,尤斯文并不會感到意外,畢竟自己已經交給了魏晶和尉遲楚倩,如果何青芷已經學會了的話,也沒什么好奇怪的。不過,何青芷竟然選擇和尤斯文近身的話,對于尤斯文而言,可沒有什么好怕的!
    右手從背后一抽,青玄劍已經拿在了手中,連接著尤斯文的內力,散發著青色的光芒,迎接何青芷刺過來的第一劍。青玄劍的劍鋒擦著何青芷刺出來的細劍劃過,火花在兩把劍刃的中間摩擦著,尤斯文的身體配合著青玄劍而改變姿勢,同時在何青芷的另外一把細劍斬下來的時候,抽出青玄劍,與何青芷的細劍,產生了正面的碰撞、
    當這兩把劍產生了親密接觸的時候,一聲奇特的輕響在尤斯文的耳邊出現,尤斯文的眼神頓時變得凝重起來,想要和何青芷拉開距離,可是何青芷又哪里看給他逃開的機會,第一劍又斬了回來,逼迫尤斯文不得不使用登天梯縱,直接逃脫開來。
    然而,何青芷卻是再次使用流影三千步追上,乘勝追擊,緊追不舍。不過,何青芷的速度再快,又哪里會有尤斯文快,剛才,尤斯文已經摸清了何青芷的雙劍,究竟有什么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