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聽到鄭開元的話,葉東風也不在意,他直接取出一尊煉器爐,然后又取出了一尊煉丹爐,最后開始在煉丹爐和煉器爐下方,開始布置地火陣法。
    這樣大量的煉制仙器和仙丹,葉東風比其他人更加有經驗。
    像這樣短時間內大量煉制仙器,仙丹,如果使用自己的火焰,最后必然消耗巨大。
    在天湖秘境中,根本沒有任何規則可言,除非自己躲藏起來,否則和眾多修士在一起的時候,必須時刻保證巔峰狀態。
    若是在持續不斷的煉制仙器和煉制丹藥之后,最終消耗過大,難免會被人鉆了空子。
    使用自己的火焰,無論是使用普通仙火,還是使用他的太乙玉虛火甚至是金焚火,煉制大量的仙器和仙丹后,他必然消耗不小。
    現在他還是全盛狀態,這個鄭開元就想找他的麻煩,一旦他消耗過大,鄭開元想不動手都不行了。
    周圍眾多修士看到葉東風拿出煉器爐和煉丹爐后,原本心中還是一喜。
    煉丹師和煉器師的數量越多,那么仙丹和仙器的價格,自然也就會越來越低。
    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大好事,現在看到葉東風和鄭開元對上后,眾多修士也不多話,這樣雖然不符合他們的利益,但是有好戲可看,同樣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鄭開元和葉東風都是煉器師,葉東風除了是煉器師,似乎還是煉丹師,這樣的人物,身上好東西肯定不會少。
    鄭開元和葉東風只要隕落一個,甚至是兩敗俱傷,那么兩人身上的好東西,就是他們的了。
    “混賬東西,你是可以老惡心你鄭爺爺是不是?”
    鄭開元看到葉東風完全不管不顧的拿出一尊煉器爐和一尊煉丹爐后,當即勃然大怒的開口說道。
    之前不是沒有煉器師或者是煉丹師想在他附近煉丹,不過都被他哄走了,當然也有幾個硬骨頭,不過在他手上走不出幾招,就變成軟骨頭了。
    鄭開元沒有想到,上一個硬骨頭才沒走多久,現在又來一個了,難道他剔骨仙皇鄭開元還是太過心慈手軟了,導致他報出名字后,依然沒有半點威懾力。
    事實上這次鄭開元還真的沒有想錯,他報出名字后,還真的沒什么威懾力,因為葉東風根本就沒聽說過他,哪里知道他是哪根蔥?
    “找死!”
    一柄鬼頭大砍刀瞬間被鄭開元祭出,他號稱剔骨仙皇,但是他剔骨的時候,使用的不是剔骨小刀,而是此刻他手上這把鬼頭大砍刀。
    “今天鄭爺爺不砍你幾刀,你就不知道你鄭爺爺的厲害,吃我一刀!”
    鄭開元看到葉東風擺好架勢準備煉器后,直接一刀超著葉東風的煉器爐劈了過去。
    “滾!”
    葉東風手中折扇一拍,這小巧的折扇就猶如一座泰山一般,猛然砸在鄭開元的鬼頭大砍刀上。
    “轟!”
    兩人碰撞剎那,可怕的仙元力在空間瞬間爆發,可怕的氣息頃刻間席卷八方,周圍傳出一陣陣可怕的波動。
    眾人原以為葉東風不自量力,要倒大霉了,可是這一擊過后,不少修士都是瞠目結舌的看著葉東風。
    眾人無論如何都想象不到,這個極為面生的仙皇,竟然能夠和鄭開元大的平分秋色。
    雖然剛才兩人只是試探性的交手一次,但是眾人依然能夠看出,之前從未見過的陌生仙皇,在鄭開元手下沒有吃虧。
    這會兒周圍眾多修士也立刻明白,難怪葉東風敢和剔骨仙皇鄭開元叫板,原來是自身實力不弱。
    周圍眾多修士覺得葉東風實力不弱,能夠和鄭開元一較高下,葉東風心中卻極為詫異。
    這個鄭開元比起不久前和他交手的灰衣仙皇,簡直就是個廢物。
    剛才他看鄭開元面子不小,周圍眾多修士都對鄭開元議論紛紛,還以為這個鄭開元是個厲害角色。
    可是現在一擊之下葉東風立刻發現,鄭開元盛名之下其實難副,比起之前和他大戰一場的灰衣仙皇,這里鄭開元弱了太多太多。
    要知道,他現在和鄭開元動手,他常用的龍吟劍他都沒有拿出來。
    不僅是沒有使用龍吟劍,他最強大的術法神通,他也沒有施展。
    這會兒葉東風手上拿著的折扇,是葉東風之前自己煉制的一件四品仙器。
    雖然這一把折扇是他親手煉制的仙器,但是折扇一類的仙器,不是他所擅長的,雖然能用,但是戰力要大打折扣。
    可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鄭開元偷襲出手,他倉促迎戰,結果還和鄭開元打的平分秋色,可見這個鄭開元是有多廢物。
    如果是之前,他未必會和鄭開元繼續出手,但是現在葉東風卻改主意了。
    他的氣息和樣貌都改變了,如果性格不隨之改變,恐怕會被別的修士看出端倪。
    之前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也就算了,現在既然明悟了這一點,當然要做出改變。
    鄭開元一刀轟出后,身形就退到一旁然而鄭開元沒有想到,他都沒有繼續出手,對面的葉東風在此刻,竟然繼續出手了。
    “找死!”
    鄭開元勃然大怒,他原本還想著,葉東風有幾分本事,要不然和葉東風妥協算了,反正這個地方足夠寬敞,這里的修士也非常多。
    葉東風和之前那幾個銀樣镴槍頭不同,葉東風的實力還是非常強的。
    可是鄭開元沒有想到,他都有心談和了,結果葉東風偏要出手,既然這樣,兩人死戰一場就是了,他鄭開元出道以來,還從未怕過任何人。
    “此人果然是膽大包天,竟然敢主動挑釁剔骨仙皇。”
    “你們說他能撐過多久不死?”
    “我看撐上三天應該沒有問題。”
    “三天?哈哈哈,你太高看此人了,剔骨仙皇之名,豈是虛的?”
    看到葉東風和鄭開元動手后,周圍眾多修士也是圍過來看熱鬧。
    天湖石就散亂在這片區域中,一直都在,隨時都可以找,但是這熱鬧這會兒不堪,再過一段時間,說不定就沒熱鬧可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