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脫離了本源基石的鎮靈符文?”人臉有些吃驚不小,臉上的表情一連轉換了好一張,忽然換上一張極為興奮的面孔,雙眼冒光的看著古雷說道:
    “好!我答應放你出去!不過你這家伙必須得助我將那脫離了基石的符文吞噬,否則會有什么下場,你應該很清楚!就算無法直接殺掉你,但只是將你給禁錮住的話,并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說完,人臉詭異的笑了起來,周圍龐大的赤金色光輝,也開始不停的濃縮,慢慢的,匯聚成一團,縮入到了刑這甲胄物質軀體的體內。
    而沒有了束縛,古雷也感覺自己身體恢復了行動能力,他扭了扭身子,在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忽然面色古怪的看著不遠處的地方。
    “那是什么?”就見在距離他不遠處的上空,漂浮著一大團黑黃色的異物,這異物的全身上下纏繞著細細的金色絲線,似乎有一部分金靈鎖魂符文將其給強制性的封印在了上空。
    “那家伙啊——”幾乎所有的金靈鎖魂符文都鉆入到了刑的體內,以至于讓刑臉上的那顆細小的金色腦袋,也變得越發的刺眼起來。
    “不過是一個強行催動基因發生變異的異變體,沒什么大不了的!”
    “是嗎?”古雷微微觀看了片刻,便不再理會。
    在和金靈鎖魂符文達成協議之后,他猛吸一口氣,從這破碎的窟窿深處猛地一躍,憑借著自身接近1500點的二階力量,直接跳了二三十米高的距離。
    在快要落下的時候,飛快的操控著金色手環變換成了長劍形態,用力的插在了這窟窿的邊緣地帶,然后就這樣一點點的,耗費了接近一個多小時,才終于從這巨大的地底窟窿之中爬了上去。
    至于金靈鎖魂符文,則再次隱沒到了刑的體內,似乎陷入到了休眠的狀態。
    而刑似乎也因為身體內同時被強制性的塞入了太多的金靈鎖魂符文,在這段時間內始終沒有蘇醒。
    “這里……怎么會變成了這樣……”剛剛爬上來,古雷便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入眼所能看見的一切,都處于即將崩潰的邊緣,這禁地的地面已經四分五裂,周圍全都是寬度至少二三十米距離大小的裂縫,在裂縫的深處深不見底,什么也看不見,就好像是一片無盡的虛空。
    不僅如此,周圍的空間都幾乎徹底崩裂,一道道橫跨天際的巨型空間裂縫隨處可見,在這些空間裂縫的邊緣,可以看見里面和地底的裂縫一樣,也是出于一片無盡的虛空。
    這幅景象,古雷之前在放逐深淵內的時候見過一面,那是因為暗位面生物的擴張,而使最下層的放逐深淵不停的被思索,當時的那幅模樣,可此刻的景象,倒是十分的相似。
    不過幸好的是,這禁地的空間鏈接的地方是無盡的虛空,并非暗位面空間,否則,這片空間估計早被從暗位面空間內瘋狂涌出的那些生物給撕成了碎片。
    搖了搖頭,古雷微微嘆息一聲之后,便小心翼翼的順著周圍的還未崩裂的空間間隙,一點點的移動而去。
    在昏迷的這段時間內,他的靈魂軀殼倒是因為原始神心臟的作用,被徹底的修復完整,雖然修復的靈魂軀殼和這具身體的融合度似乎還些細微的不穩定,但簡單的移動,倒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不過,讓古雷并沒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離去不久之后,從另外的地方,忽然滾來了一些極為怪異的細小肉團。
    這些肉團渾身上下長著密密麻麻的細小觸須,正是古雷之前強忍著劇痛,從身體上剝離出去的那些猶如噴氣口一般的基因結構。
    只不過不知道為什么,這些東西竟然沒有死在之前靈軀的吞噬之下,并且其中的一些肉團,已經隱約的形成了類似人形的模樣。
    它們似乎對于古雷本身有著某種強烈的感應,竟然僅憑著從肉團上面長出來的細小觸須,避開了崩裂的大地和空間裂縫,來到了這巨大的地底窟窿的邊緣處。
    因為沒有食物可以吞噬,這些肉團顯得十分的虛弱,此刻在來到這里,感應到這地底窟窿之中那巨團被金靈鎖魂符文封印住的黑黃色異形生命體的時候,這些肉團猶豫了一下,似乎在遲疑究竟是繼續順著古雷離開的方向追去,還是進入下方吞噬這來之不易的食物。
    其中最開始吞噬了一具異位面尸體由肉團所形成的細小身影因為有足夠的能量支撐,因此只是略作遲疑,便繼續緩慢的朝著古雷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而那些沒有得到能量補充的肉團,在遲疑了一下之后,竟然紛紛跳到了那巨大異形生命體的身體上,將自身的觸須扎入到了這巨大異形生命體的軀體內部,猶如一只只細小的螞蟻,開始飛快的吞噬起來。
    因為這些肉團的體積十分細小,并且數量極多,因此封印住巨大異形生命體的那部分金靈鎖魂符文并沒有對其產生絲毫的反應,就那樣任由著這些肉團不停的吞噬。
    至于巨大異形生命體,因為被金靈鎖魂符文強制性的給封印了起來,因此對于這些肉團的吞噬,沒有絲毫反應。
    它就如同棧板上的豬肉,被這些肉團一點點的分食起來。
    ……
    “應該……是這個方向……”一邊躲避著裂縫的的古雷,一邊眉頭深皺,喃喃自語起來。
    因為這禁地的空間在之前狂暴的能量沖擊之下,幾乎被翻了個底朝天,而且周圍都是大大小小的裂縫,因此對于來時的方向,他已經完全沒有了絲毫印象。
    而刑和融入其體內的金靈鎖魂符文都處于休眠之中,因而對他這一路上不停的詢問,也沒有絲毫的反應。
    古雷嘆了口氣,只得憑借著直覺和運氣,一點點的前進。
    索性的是,這禁地的空間和地面雖然以及徹底破碎,但不知怎么的,還處于一種支離破碎的地步,并沒有完全碎掉。
    否則,此刻的他,估計早就被吸入到了虛無空間內。
    正走了沒一會兒,忽然,一道機械而冰冷的聲音突兀的在古雷腦海之中響了起來。
    “警告,生存積分不足1點!當積分為0的時候,猩紅裁決即將開啟!”
    “什么?”古雷愣了一下,這才反應了過來。
    在參加陣營戰爭之后,因為基地被毀,所以他被強制性的參與到了猩紅獵殺模式。
    之前因為捕獵了幾乎一個基地的基因戰士,因而擁有30多點的生存積分,足夠他存活三十多個小時。
    之前因為連續不斷的經歷了那么多事情,一時之間,他竟然直接將這東西暫時遺忘到了腦后。
    此刻因為生存積分不足而被警示,這才反應了過來。
    不足1點生存積分,也就是他所剩的時間,只有不到一個小時!
    想到這,古雷面色有些難看起來。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是否會因為生存積分不足,而被強制性的抹殺掉,但警告中那所謂的腥紅裁決,估計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到時候就算不死,估計也得脫層皮。
    而他這具身體好不容易才擁有了如此強悍的資質能力,哪怕只是被削弱一部分,古雷也十分不愿意。
    何況這猩紅裁決究竟是什么,因為沒有經歷過,還不得而知。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在這剩余的一個小時內從這禁地之中逃出去,然后捕獵敵對的基因戰士補充生存積分才行!
    留給他的時間,可謂是十分的稀少了。
    同時,古雷也有了一絲絲的慶幸。
    還好他被金靈鎖魂符文封印的時間和昏迷的時間并不算太長,否則他可能直接在昏迷的狀態之中,就莫名其妙的被這猩紅裁決給抹殺掉了。
    現在的話,至少還有一絲的機會。
    想到這,古雷咬了咬牙,目光朝著周圍不停的看去,飛快的搜尋著來時的道路。
    但是無論怎么看,周圍都是殘破的一片,如果沒有什么特殊的手段的話,根本就無法在這僅剩的一個小時之內,從這破碎的禁地之中找到來時的通道。
    特殊的手段?
    古雷意念一動,頓時注意到了什么。
    他連忙查看了一下自己精神力的狀態。
    所幸,在昏迷的這段時間內,他的精神力也恢復了一大半,雖說還沒有徹底的恢復過來,但如果短時間內發動天眼一族的天賦能力,應該沒什么太大的問題。
    因為時間太過緊迫,古雷也顧不得那么多,在做出反應的時候,就已經操控著精神力不停的注入到眉心的豎眼之中,根據之前的些許經驗,強制性的催動了這天賦能力。
    霎時之間,周圍的一切景色,都在這眉心的豎眼之中不停的分崩離析起來,似乎只是一眨眼,就變成了一種十分古怪的猶如數據和符號般的形態。
    只不過,能夠觀看到的范圍,僅限于古雷周身五六米的范圍之內。
    不行!這種方式不對!
    古雷反應過來,連忙調控這天賦能力,想要切換到另一種形態模式。
    因為他記得,之前這天眼在狗蛋身體上的時候,他似乎能夠直接通過這天眼穿透十分遙遠的距離,很明顯,這天眼一族的天賦能力,并非只有一種形態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