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猛`男學院眾人的氣勢在這一瞬間崩塌,楚天這一臉紅,再加上眾猛男有些還是光著膀子圍著楚天,這一畫面就開始變色了。
    一瞬間猛男學院的所有人群情激憤,破口大罵:
    “你臉紅個屁啊!狗東西你特么到底清不清楚現在是什么狀況,綁架,謀殺,你個畜生在想什么東西啊曹!”
    楚天沉吟兩秒,“你把最后那個字再說幾遍。”
    猛`男學院眾人不由得哆嗦,惡寒到發抖,原來這個楚天竟然有這種嗜好!
    楚天扯扯嘴角,顯然對眾人的誤解十分不滿,“乃乃的,既然不是劫色就特娘的別綁著我,別浪費大爺時間!”
    眾人好像聽出了楚天話語里的不滿,這到底是在不滿什么?不滿沒有劫色嗎?
    這一刻,猛`男學院眾人更加堅定了滅殺楚天的決心,這已經不是報仇,這是替天行道!
    楚天忽然一拍腦門,把麻袋丟到一邊,自顧站起來,“抱歉抱歉,原來你們沒有綁著我的手,害我特么在地上坐了這么久……”
    眾人:“……”
    我怕不是綁了個傻子?
    玉虎察覺到氣氛變得有些奇怪,楚天三言兩語再加個臉紅就將一場本來是殺氣騰騰的綁架氣氛全部毀掉了!不行,必須盡快走上正軌,殺了這楚天!
    玉虎一揮手,猛`男學院眾人得令,圍成一個圈,將楚天困在其中,此刻楚天和玉虎站在圈中,就好似打黑拳的雙方選手一般。
    修為高達開光期九重的玉虎,站起來那種恐怖氣息就令場上氣氛幾乎凝滯。
    玉虎居高臨下地看著楚天,如同宣判一般道;“楚天,你可知道……不,你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我們學院為了這一次交流賽究竟付出了多少辛苦,我今天必要將你碎尸萬段,用你的鮮血祭奠我的兄弟們!”
    楚天一臉懵逼地看著玉虎,“現在放狠話都不需要先給個所以然嗎?一開口就說我不知道?你不問怎么知道我知不知道?”
    玉虎咬牙切齒,“混賬東西,看你模樣就知道你個廢物什么都不知道,我哪里與你廢話!”
    楚天:“???”
    我臉上寫著???三個問號嗎?我是黑人問號嗎?你特娘的一下子就看出來了?
    楚天一下子接受不了這殘酷的現實。
    玉虎冷笑一聲,“不過,我比較公平,你是在擂臺上殺我學院之人,現在我給你一方擂臺,你與我戰斗,你敗便死,我敗你就可以離開了。”
    楚天撓撓頭,臉上寫著青澀, “可是,可是你們不是綁匪嗎?難道你們不考慮一下折磨我嗎?”
    現在該猛`男學院的人懵逼了,生平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人,這特么還有要求別人折磨自己的?原來這小子的癖好竟然這么離奇而豐富。
    玉虎顯然不想要跟這個神經病繼續磨蹭下去,因為他聽說神經病是會傳染的,唯恐被楚天傳染了,還是將楚天宰了以絕后患。
    玉虎身上的氣息在瘋狂攀升,一股狂暴的氣息在一瞬間籠罩住楚天,這一瞬間,殺氣如虹,沖天而起!
    身為已經觸碰到心動門檻的強者,玉虎的實力簡直不要太強悍,他只是手微微一挑,一股狂暴的靈力在當空之中凝成一道如同水刃般的攻擊。
    開光修者靈氣如風如霧,只有心動修者才能夠擁有如水如練的凝實靈力,看來玉虎的實力真的已經觸碰到了心動修者的門檻,就差一步。
    玉虎冷笑一聲,一揮手發出攻擊,“楚天,我今天便要斷你四肢,讓你成為一個真正的廢人!”
    靈力水刃就好似離弦之箭般射向楚天,氣勢之狂暴,摧枯拉朽,勢如破竹,毫無懸念的,一旦楚天被命中,必將斷臂。
    然而,這一邊楚天卻淡定自在,輕輕一甩手,超級球脫手而出,“出來吧,血焰魔獅!”
    轟!
    靈力水刃在即將命中楚天的時候,一只巨大的爪子猛然落下,將這一個看起來很厲害的靈力水刃直接拍斷,粉碎成了靈力消散在空中。
    猛`男學院的所有人驚恐地看著楚天,這一刻他們仿似看到了末日降臨!
    一頭足有三米高大的金色狂獅站在眾人面前,它便好似一位領地霸主一般,用冷漠高傲的眼神俯視著所有人。
    猛男學院的所有人嚇得花容失色……好吧,是大驚失色。
    “啊!竟然是血焰魔獅,為什么他會擁有一頭血焰魔獅!”
    “我曹,這血焰魔獅身形如此龐大,恐怕已經距離晉升四品妖獸只有一步之遙了,為什么如此強大的妖獸會是楚天的寵獸!”
    “等等,等等,這小子手里的那個球,那個藍白球,是那天拍賣會上的超級球,楚天就是那天包圓所有寶物的那個人!”
    “難怪,難怪他敢這如此有恃無恐,這小子根本就是故意的,他根本就不怕我們抓他。”
    玉虎似乎也察覺到不對勁,他當機立斷地邁前一步,將全身氣勢在一瞬間爆發出來,以最強大的戰斗狀態站在所有人面前。
    這一刻的玉虎修為已經完全達到了開光期能夠達到的巔峰武力!
    玉虎絕非是個傻子,從楚天有恃無恐被綁架到楚天放出這頭血焰魔獅,玉虎知道情況已經完全超乎了自己的預料,甚至他一瞬間已經聯想到了楚天的真正身份!
    楚天,恐怕就是殺了桂語學院弟子的人,甚至,楚天可能就是在獵殺眾學院弟子的那個惡魔!
    尤其是當玉虎意識到自己就是在毫無防備狀態被誘騙出來的時候,玉虎基本可以肯定之前的那些學院弟子也是這種狀態。
    只是一瞬之間,玉虎就已經明白了一切!
    玉虎死死地盯著血焰魔獅,高聲下令道:“情況有變,楚天就是獵殺眾學院弟子的兇手,你們快去匯報!這里有我拖著,我……”
    玉虎話還沒有說完,血焰魔獅已經一口咬下了玉虎的腦袋,沒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操作,就是這么簡單地一口嘎嘣脆。
    當猛男學院眾人看著玉虎的無頭尸體緩緩倒在場中的時候,這一刻眾人看著瞇著眼睛微笑的楚天,所有人心中的恐怖在一瞬間沸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