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聽見燕南飛的問話,黃泉之主的神情明顯也是一頓,似乎是有些難言之隱。
    過了許久,才聽得黃泉之主幽幽嘆了一口氣道:“本來這件事情,是不足為外人道的。不過你這次既然幫了本座這么大一個忙,而且日后若是要徹底毀滅那家伙,少不得還需要你的幫助,便是告訴你也無妨!”
    只聽得黃泉之主接著說道:“那家伙之所以能使用部分生死之力,因為實際上,他原本就相當于是本座的一個身外化身而已。”
    “身外化身?”燕南飛聞言,眉頭微微一皺,更是疑惑不解了。既然那魔神宮主,是相當于黃泉之主身外化身一般的存在,又為何看上去對黃泉之主怨恨十分深重。而黃泉之主又為何會將自己的身外化身困在一個相當于牢籠一般的黃泉地獄圖世界當中?
    若是黃泉之主不說,恐怕外人就算是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這其中的原因。
    “說起來是身外化身,其實只不過是本座修行上的一些不足而已。”黃泉之主微微嘆了一口氣,對燕南飛解釋道:“生死之力,固然是這世上十分強大的一種力量。但是修行起來,卻是困難重重。特別是死之力中,擁有大量的負面能量,稍微不注意,便會導致走火入魔。”
    “當初本座在修煉之時,生死之力不均衡,甚至處于走火入魔的邊緣。所以才一手創造出這九幽世界,以創造世界的無上生機力量,來中和生死之力中不平衡的死之力力量。”黃泉之主繼續說道:“恰逢當初有一批亡靈之魂,不知從何而來,魔性深重,根本不能用來創造生機,也無法完全掌控。本座便創造出黃泉地獄圖,將這一批亡靈放逐其中。并且還轉化了部分負面能量深重的死之力,也一同放逐其中。”
    黃泉之主搖了搖頭,一臉懊悔不已之色,幽幽嘆了一口氣道:“哪想到過了不知多少年,本座當初放逐進去的部分死之力,竟是融合了黃泉地獄圖之內的獨特魔氣,從而誕生出了那個家伙,也就是你所看到的魔神宮主。”
    經過黃泉之主的一番解釋,燕南飛才總算是弄明白了,為何那魔神宮主,會與黃泉之主有所聯系,又為何會掌握生死之力這黃泉之主所獨有的力量。
    實際上,那魔神宮主,便是相當于黃泉之主心魔一般的存在。當初黃泉之主將這部分類似于心魔的負面能量,放逐到黃泉地獄圖的世界當中。但是卻沒有想到,那黃泉地獄圖中的魔氣,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力量。竟是與那部分負面能量融合在了一起,長年累月之下,竟是誕生出了魔神宮主這一獨特的生命出來。
    ……
    “不過以前輩的本事,想要解決那魔神宮主,想必不是什么難事吧?”燕南飛接著說道。雖然那魔神宮主,因為是相當于黃泉之主身外化身的緣故,繼承了部分黃泉之主強大的力量。但是與黃泉之主本人相比,卻依舊顯得不值一提。
    那生死之力中卻少了生之力的部分,是完全無法與完整的生死之力抗衡的。黃泉之主想要解決魔神宮主,根本不需要費太多的手腳。
    “本座解決他當然不是什么難事。”黃泉之主也顯得有些后悔,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道:“只不過因為他畢竟曾是本座的一部分,因為某些原因,本座和他達成了一個協定。不會親自進入到黃泉地獄圖的世界當中,也不會插手黃泉地獄圖世界中的世界……”
    說到這里,黃泉之主微微頓了一頓,眉頭緊皺道:“原本當初本座還以為,那黃泉地獄圖的世界,能夠將其永遠困在其中。不對他出手,也算是本座仁至義盡了。哪里想到那魔氣遠不同本座所知的任何一種能量,其成長速度,更是超出本座的預料!依本座所見,若是放之不管,只怕這黃泉地獄圖的世界,也未必能將那家伙長時間困住。因此才要讓你進去,帶出這魔神心臟來,讓本座好好研究研究,好找出一個即便不用進入那方世界,依舊可以解決禍患的方法。”
    燕南飛這才明白了,為什么黃泉之主要自己進入到黃泉地獄圖世界當中,取得這魔神心臟。
    因為他和魔神宮主之間的約定,導致他本人無法進入黃泉地獄圖中的世界。而那特殊的魔氣,對世間武者的能量都有著克制效果。即便是黃泉之主手下的十殿王者,在面對眾多魔神高手的時候,也未必能夠全身而退。
    唯有燕南飛,血海之力能夠吞噬世間的任何一種能量,這黃泉之主是曾經親眼見到過的。就算是他本人,當初都沒有在血無極手上討到什么便宜。因此黃泉之主才會與燕南飛定下了這個協定,要讓燕南飛從黃泉地獄圖中,取得一顆魔神心臟,讓他好找到對付魔神宮主的辦法。
    弄清楚這其中的原委之后,燕南飛對于手中還剩下的那顆魔神心臟,則是更加感興趣了——連黃泉之主這等人物都感覺到十分頭疼的特殊能量,能克制尋常武者的魔氣,他日后可也要好好研究一番才是。
    ……
    “本座因為和那家伙的約定,無法親身進入到黃泉地獄圖之中。”黃泉之主對燕南飛說道:“日后等本座研究清楚了魔氣,找到了對付那家伙的辦法,說不得還要麻煩你再跑一趟。”
    “好說,好說!”燕南飛輕輕笑道:“如今九幽世界與血族已是盟友。理應互幫互助才是,圣主前輩若是有事,我自然是責無旁貸要出一份力!”
    黃泉之主顯然也聽出了燕南飛話中的弦外之音,也是笑道:“你血族遇到什么事,本座也不會袖手旁觀!”
    聰明人之間說話,從來都是點到即止,兩人相視一笑,已經定下了互幫互助的結盟。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得宮殿之外,忽然傳來了一陣十分急促的呼喊之聲:“族長,族長,大事不好!大事不好!血之界告急,血之界告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