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面對如此強勢的林霄,對面的這些保鏢根本不敢囂張。
    他們這些人對于自己的實力還是很有認識的,對于他們水平差不多的人竟然都被一腳給踹飛了那么的遠,雖然他們是打了一個偷襲,但是就算是讓他們來偷襲,他們也不可能有這樣的實力。
    “先生,我們都是混一口飯吃,還望不要刁難我們。”為首的一個人站了出來,臉上帶著一絲的苦笑,“我們不是先生的對手,但是我的職業操守也不能讓我們輕易的當你進去。”
    林霄笑了,“既然如此的話,那你們就換一家好了,否則,我不知道你們還能不能夠為以后的生活負責了。”
    要挾,就是明目張膽的要挾,已經給你們臉色了。
    “既然如此,那就請先生手下留情吧!”說完,帶頭的人直接率先沖了上來,而他旁邊的人也是跟著沖了上來。
    林霄無奈的搖了搖頭,幾個閃身以后,在場的這些人全部都被林霄給踹飛了。
    “給臉不要臉。”
    應付了這幾個人以后,林霄繼續上山,沒想到山腰上都開始有人來看門了,看來這個所謂的私生子還真的是得到了李家的喜歡啊!
    一路急性,忽然一股殺氣出現,林霄一個閃躲躲了過去,緊接著旁邊的大樹傳來了一陣響動,只見一顆石子竟然打在了樹干上面。
    林霄眉間微皺,“什么東西,躲在暗處偷襲嗎?”一股爆音直接從林霄的口中傳了出來,聲音震動人心。
    “不錯,竟然還會佛門獅子吼的功法,如果不是老夫有暗勁護體,恐怕剛才的這一下小友就能把老夫置于死地了。”一個頭發有些花白得到老頭走了出來。
    “你是何人?”林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很明顯,眼前的這個貨可不是一個裝模做+的人,可不是在蘇家看到的那個偷奸耍滑的人,是有真功夫傍身的。
    “呵呵!”老頭輕笑一聲,“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東山山頭一個砍柴工罷了。”
    “砍柴工?恐怕哪個砍柴工都沒有你這么好的身手吧!說明來意吧,否則的話,你也就不用存在于這個世上了。”已經到了李家的地盤,現在的林霄根本不用顧忌什么。
    唯一值得考慮的就是要不要下死手這個一個方式了,對于這些人林霄可沒有一點好感。
    “行了,老夫也懶得和你去多說什么了,你下山去吧!這里不是你來的地方,老夫看你也是有練習過什么功法的,都是習武之人,現在已經很少了,而且看你還是少年英杰,我也就不對你出手了。”
    “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來這個地方,但是這個地方不是你能來的,你下去吧!就算你能過了老夫這一關,但是往前走,還有更恐怖的人把守著,別說是你,就算老夫也不敢沖動。”
    自稱砍柴工的老頭現在也是有一點想保護林霄的感覺,對于這種人林霄還是沒那么怨恨的。
    “李家的那個私生子在上面吧!”林霄說明了來意。
    聽到這話,砍柴工顏色一凜,“你是想對付他?你離開吧,在上面有高人在,你還是別來了。要不然的話,你恐怕會死的很慘的。”
    “先謝謝你的好意。”林霄臉上帶著絲絲的笑容,“老頭,你人不錯,就別在這里瞎摻和了,李家這一次我是闖定了,你靠邊吧!”
    一個閃身,林霄將老頭退出來了十數米開外,不過卻并沒有傷到他。
    見到這一首,砍柴工老頭也是有些驚訝,剛想說什么,卻又感覺自己是有一點坐井觀天了。
    在自己面前的那些人可能是一些深不可測的高手,但是對于眼前的這個人來說恐怕就沒那么恐怖了。
    “小友,上面有一位用蠱高手,小心,我的恩情也算是還完了,有緣再見吧!”
    林霄沒有回頭,而是對剛才砍柴工的話上了心,用蠱高手!用蠱之人一定懂的用藥,因為養蠱也是需要懂得藥理的。想到這里,林霄的心中萌發了很多事情。
    “看來所有的事情在今天都要明了了。”林霄口中呢喃。
    過了砍柴工的這一關,林霄繼續往前,很快就看到了一個大型的山莊,隱匿在這一座山中,雖然看上去十分的低調,但是林霄能夠感覺出來,這絕對是一個奢華之地。
    一路來到大門口,門口站著十幾個保鏢。
    “什么人!”站在門口的人看到林霄獨自一個人走了過來立即提高了警惕,因為如果是有關系的人進來的話,是絕對會通報的,但是現在沒有通報這就說明了可能前面的人都被干掉了。
    “讓你們家的那個主子給我滾出來,今天我就要廢了你們李家的這一根苗。”林霄直接宣戰了,對付用蠱的人可不能大意,而且更不能暗中下手。
    對付用蠱的人,最好的辦法應該就是正面一戰,養蠱的人離開了蠱,實力一般都是很差的。
    “找死,兄弟們干掉他。”
    既然是找麻煩的,那么他們這些人自然是不會留手的,十幾個人直接沖了過來,既然對方能過前兩關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的實力了。
    “是你們找死吧!”林霄嘴角微揚,一絲邪笑出現,下一刻,林霄動了,手腳共用,最簡單的拳打腳踢,但是一招之后,沒人能夠站的起來。
    幾個呼吸的時間,十幾個人全部倒地,沒有再站起來的,當然并不是死了,而是被林霄打昏了。
    走進大門,林霄站在前門,“姓李的,給我滾出來。”帶著佛門獅子吼,一聲怒吼直接傳出,直接震懾山林。
    “早就知道你要來了,不過沒想到你是來的這么快。”
    一陣陰翳的聲音傳了過來,“就是你小子破了我的蠱蟲吧!”又是一個人的聲音。
    從大廳里面快步的走出來了七八個人,為首的是一個青年,看上去有些氣虛,很明顯就是被色欲掏空了的人。
    “你就是李家的那個私生子,告訴我你的名字,我不殺無名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