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或許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許許多多能人異士,只不過我們不善于發現而已。比如我這樣的人,突然擁有了如此神乎其神的本領,本該在人前炫耀一番才合乎常理,但不知道為什么,擁有這種能力沒多久,我就漸漸感到恐慌。
    我害怕在人前顯露自己的本事,因為我清楚的知道人性的丑惡,一旦我的秘密被人發現,定會被當做異類,當做別人茶余飯后的談資。我不想惹人注意,不想被人打擾,那就只能學會隱藏自己。
    或許那個女人也是這類人吧,她只是不希望別人知道她的能力罷了。也難怪我們會把她當成不干凈的東西,誰讓她能夠操控紙人呢,就沖這點,足以說明她不是一個普通人。
    那女人不知道做了什么,只見紙人忽然圍著棺材開始轉起圈來,一連轉了三圈后,紙人忽然自己燃燒了起來。
    隨著紙人的燃燒,那深紅色的棺材也升起了濃煙,但卻沒有明火。不一會兒,棺材就變得漆黑,就好像被火燒過一樣,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子煙熏火燎的氣味。
    “媽呀,怎么著火了!”嵐鶯不禁驚呼一聲。
    或許是她說話的聲音大了點,忽然那個女人又扭過頭來看了一眼我們藏身的這個方向。這次我看到了她的臉,正好兩個紙人還在燃燒,火光下可以清楚的看到這個女人的面部表情,甚至連毛孔都能看到。
    什么時候開始,我的視力變的這么好了,距離幾十米都能清楚看到對方臉上的毛孔!我驚于自己擁有如此能力的同時,又特別疑惑,這個女人究竟在做什么。
    仔細看,她的年齡應該不大,也就三十來歲的樣子,沒有化妝,但是模樣倒是挺好看,屬于那種天生麗質的類型。她的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身材勻稱,渾身散發著一股濃重的女人味。
    我想不通是什么樣的女人,會做這種工作,難道她是來對付那對母子的?
    “喂,你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扣出來!”
    嵐鶯忽然嚴肅的看著我,吼了一聲。
    我嚇得一個哆嗦,果然跟他們說的一樣,一旦有了女朋友,就不能隨便去看別的小姑娘了,要不然會產生誤會,解釋都解釋不清楚。
    我只能岔開話題對她說:“你猜猜看,那個女人應該是在做什么?”
    “這我上哪猜去啊,看她的手法,不是在驅邪超度就是在擺弄什么見不得光的東西。你要真想知道,為什么不過去問問她,也許她看你長的帥,會告訴你呢!”
    “小鶯,別開玩笑,我可提前告訴你,萬一對方不是善茬,要找咱們麻煩,你可得第一時間逃跑,我來拖住她!”
    “你可拉倒吧,每次都這樣,也是時候換我來照顧你了吧!”她挽著我的胳膊,在我耳邊低語輕言。
    這世上最暖心的情話也不過如此了,人生得一這樣的女朋友,夫復何求!
    “小鶯,我太幸福了,為什么我們沒有早點在一起!”我情不自禁的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
    她卻嬌羞的說:“誰說沒有在一起,很早以前不是就在一起了嗎,還睡到了一張床上,你見過哪個女孩子不喜歡你會跟你同床共枕,你還真是個木頭疙瘩!”
    “可是,我們只是睡在一起,也沒有做別的事情呀……”
    “你想做什么,你這個滿腦子骯臟思想的小壞蛋,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嵐鶯在我胳膊上使勁掐了一下,疼得我齜牙咧嘴的,也不敢叫出聲音來。
    “哎吆,我的小姑奶奶,你下手輕點啊!”
    “噓,別說話!你聽到沒,好像有聲音……”嵐鶯緊張的提醒著我。
    我開始屏氣凝神仔細聽,還別說,真的有聲音。好像是鐵鏈子相互撞擊發出的聲音,這種聲音我熟悉,以前就聽到過幾次。
    只要一聽到這種聲音,我就知道沒有好事發生,下意識的聯想到鬼差拿著鐵鏈子來拘魂了。
    可是不應該啊,如果附近有鬼差,那個女人不可能察覺不到。按理說有鬼差在附近,她不該插手人家的陰債,除非是嫌自己命太長了,又或者,鬼差就是沖著她來的。
    容不得我想清楚,便已經看到了聲音的來源。原來是我自己多心了,那鐵鏈子發出的聲音,正是來自于那個女人。
    我看到女人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根小拇指那么粗的鏈條,跟平時栓狗的狗鏈差不多模樣,大概有兩三米的長度,也不知道她打算用來做什么。
    這鐵鏈子拿出來之后,忽然間棺材居然開始晃動起來,我的心也跟我抽搐了一下,下意識的按著嵐鶯的頭,讓她不要伸出頭看,萬一被發現可就不好了。
    其實那個女人可能早就發現我們了,她看起來似乎沒有什么威脅,我感覺不到危險的氣息,主要擔心的是棺材里的東西,誰知道那里面會有什么。
    等了幾秒鐘,只見棺材晃動的越來越厲害,緊接著,忽然就停止了晃動。那女人不慌不忙的走到棺材跟前,一只手抓住棺材蓋,用力往上一提,棺材蓋就隨之被提了起來。
    她將棺材完全打開,棺材蓋丟在一旁,然后拿著鐵鏈彎下腰去,不知道在搗鼓什么。
    這個角度看不到棺材里有什么,只感覺到她好像很費力氣的樣子,兩只手同時發力,提著鐵鏈往上面拽。
    “王權,她不會是想把尸體弄出來吧?”嵐鶯抱著我的胳膊,抱的更緊了。
    “躲在那里的人,可以出來了!”
    嵐鶯話音剛落,那個女人的聲音就突兀的傳來,嚇了我一跳,差點嚇尿了。
    “是不是在叫咱們?”嵐鶯像做賊一樣,四處看了看,然后皺著眉頭問我。
    我苦笑:“你覺得這里還會有別人嗎?”
    她搖了搖頭,一副很害怕的樣子,就是不愿意放開我的手。
    摸了摸她的頭,我對她說:“你待在這里不要走開,我過去看看。”
    雖然她不想讓我去,我還是掙脫了她的手,慢慢的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