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約定的時間如期而至,楊羽便按照周婷發給自己的短信找到了他所約好的那家店。
    楊羽所選擇的這個地方雖然并不是帝都城內客流量最大的商圈,但是平時在這個點也不至于一店里面一個人都沒有,所以當他到店之后卻發現大廳之中一個人都沒有的時候非常的納悶。
    然而此時有服務員走了過來對著楊羽說道:“先生對不起我們店今天被包場了,請您選擇另外一個去處吧,實在是對不起。”
    楊羽此時還戴著口罩和眼鏡,所以這服務員并沒有認出他來,只以為楊羽是一個普通的顧客而已。
    楊羽在聽到這服務員所說的話之后內心之中難免有些驚訝,他實在是沒想到周婷約自己出來談事情,竟然為了自己將一整個店都包下來。
    足以見得周婷對于他們這一次見面的重視程度,楊羽同時也覺得沉歌這個身份的確對于他們這些文學城乃至于出版界的人來說有多么的重要,畢竟現在沉歌名下這兩本小說全都是網上最火的,甚至討論度都已經高過了某些明星,讓他們不想重視都難。
    楊羽立刻笑了笑,然后對著服務員說道:“是周婷小姐約我來這里見面的,我想把整間店包下來的應該就是他吧,我叫做沉歌。”
    楊羽自報家門之后這服務員立刻哦了一聲,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實在是不好意思,原來你就是沉歌,那請您跟我上去吧,周婷小姐現在在2樓的包廂里。”這服務員一邊說著一邊就要引著楊羽上去。
    楊羽卻擺了擺手,然后說道:“你不用帶我上去了,告訴我一下房間的號碼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
    那服務員一愣,不過還是立刻將號碼告訴了楊羽,楊羽對她說了一聲謝謝之后便自己朝二樓走去。
    楊羽上樓之后按照這個服務員所說的房間號碼找到了周婷所在的那個包廂,這包廂之中此時一片寂靜,看來應該沒有幾個人存在。
    的確,周婷今天雖然是有約沉歌出來談事,但是一想到沉歌提出了要僻靜那他就覺得沉歌應該也不喜歡人太多,所以就自己帶著最后所敲定好的簽約方案來到了這里,想要一個人會一會沉歌。
    然而就在周婷坐在里面等待的時候忽然聽見房門被敲響。
    “哪位?”周婷還是很禮貌的問了一句。
    “沉歌。”楊羽在門外簡短的回答道。
    周婷一聽這話立刻從凳子上站了起來然后自己將包廂的門給打開,發現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全副武裝的男子。
    在周婷面前的楊羽戴著眼鏡和口罩,五官完全都被遮擋起來,所以他一時半會也沒有看的出來這個人是誰。
    而且又加上周婷這一次是第一次見沉歌,心里面難免也有一些激動之情所以也沒有仔細分辨,整個人非常激動的然后招呼楊羽坐下。
    而且周婷覺得像沉歌這種人把自己的五官給遮擋起來也是非常的正常的,因為像他們這種作家不愿意見人的也有很多,現在沉歌能夠出來跟自己談事情已經非常的不容易了。
    “沉歌老師您好,我是一心文學城的負責人,我是周婷,就是之前我給您打的電話。”周婷壓抑著自己激動的心情然后介紹了自己。
    楊羽看見周婷這一副樣子不由得笑了笑,然后對著周婷說道:“你好,我是沉歌,但是我覺得你應該認識我。”
    周婷在聽見楊羽這么說之后整個人就愣住了,然后一副非常疑惑的表情隨即說道:“不好意思,您是哪位?我們之前見過嗎?”
    周婷這么問著然后仔仔細細的觀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人,但是無奈無論她怎么看這人的五官全都被擋的嚴嚴實實的,根本無法看出來有什么端倪。
    不過看得久了周婷都覺得這個人好像的確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自己看來是不是真的跟這個沉歌曾經見過面。
    楊羽看著周婷現在的這個表現又不由得笑了笑,然后繼續說道:“我們之前見過的,而且我們也認識,難道你現在還不知道我是誰嗎?”
    其實楊羽從一開始跟周婷打電話的時候就稍微改變了一下自己的聲音,不過現在他在說這話的時候卻又又回了自己的原本的聲音。
    周婷一聽到這聲音就覺得十分的耳熟,他感覺到答案好像呼之欲出,但是自己就是不知道坐在自己面前的這個人到底是誰。
    “這個聲音真的很熟悉,看來我們之前真的見過面。但是我真的想不起來你是哪位。”
    周婷此時已經非常激動了,他一邊說著又繼續看著楊羽,似乎想要將楊羽的眼鏡和口罩立刻摘下來的樣子。
    楊羽看著周婷這么激動覺得也是時候了,自己不需要再這么玩弄下去了。
    于是楊羽便笑了笑,然后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讓你看一看我的廬山真面目吧,只是希望你在看到之后不要驚訝。尤其是不要發出什么尖叫聲。”
    楊羽這番話讓周婷十分的奇怪,自己哪怕就算是跟這個沉歌之前曾經認識,但是也不至于自己在看到他的臉之后會尖叫吧。
    但是周婷還是立刻點了點頭,甚至還比起了自己的三根手指做發誓狀說道:“沉歌老師您放心,等一會兒您摘掉你的口罩和眼鏡之后,無論是什么樣子我都不會尖叫的。我會保持我的鎮定還有冷靜。”
    周婷此時此刻覺得自己保持這個狀態是十分簡單的,不會有一個人讓自己在看到他的樣子之后會想要尖叫。
    不過此時周婷的內心也在犯著嘀咕,自己所認識的人有哪一個人的才華可以像沉歌一樣寫出這樣的小說來嗎?
    此時的周婷不斷的回憶著,甚至都已經將自己的記憶延伸到了初中時代,他總覺得自己之前所見過的人里面應該不會有人可以做到沉歌的水準,所以他就覺得這人會不會可能是自己之前的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