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莫東流大笑數聲,道:“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啊。”他話鋒一轉,又道:“楊兄弟天生不懼鬼煞之氣,而且還能吸收鬼煞之氣化為己用,這已經是實屬罕見之事,或許...”他眼眸中精光一閃,道:“或許那塵世巨蟒對楊兄弟能夠另眼相看吧。”
    楊墨羽大奇,道:“另眼相看?那頭巨獸?”
    在他的腦海中,突兀的出現了一幅詭異的畫面。
    那條幾乎將整個峰頂都要覆蓋的塵世巨蟒,瞪著一雙巨大的眼睛,露出長長的獠牙,正與他四目相對。
    楊墨羽打了個冷顫,怎么也想不通,莫東流為何為突然想到這么詭異的念頭。
    苦笑一聲,道:“莫兄真會開玩笑。”
    莫東流放聲大笑,他感慨萬千的說道:“楊兄弟,老莫在以前也認為,人類和靈獸完全是勢不兩立的,但如今才知道,這一切并非絕對。”
    聽著他那充滿了感情的聲音,楊墨羽連連點頭。他也想起了巫族,雖然他與巫族的高手們結怨頗深,但不可否認的是,對于巫族的那些先天靈獸們,楊墨羽也是羨慕的很。
    天上的繁星,漸漸明亮起來,潔白的月光鋪灑在了整個海面之上,仿佛印上了一層薄薄的輕紗。
    楊墨羽和莫東流在山谷之中開始攀談起來,在不知不覺中,月光都開始暗淡了。而他們兩人還是意猶未盡。
    其實不管是以學識,還是以閱歷而言,在莫東流的面前,楊墨羽都是有著很大的差距的。
    但問題是莫東流來到這個孤島已經整整一甲子沒有與人說過話了。這話匣子一旦打開,頓時就是根本停不下來了。
    他一直口若懸河,講得是滔滔不絕,講到最后連他自己都有些不知所謂了。不過當二人談到武學問題之時,都是興致勃勃。
    楊墨羽雖然年輕,但是在武道修為上確實是高深莫測,特別是他五行同修,對于金、土水、火等力量體系也有著自己的理解。
    不但如此,他所閱讀的武學新的也是不少,特別是在前往寂靜嶺之前,他在武神殿之內閱讀了許多武學秘籍。
    作為天龍帝國萬年以來的第一門派,那里面的藏書之豐富,絕非墨云門的藏書庫可比。
    在那個地方呆了數月之久,楊墨羽對于天下武功的了解,已經極為詳細。此刻與莫東流款款而談,雙方相互印證,都是各有感悟。
    莫東流將他這幾百年來的武道經驗毫無保留的講述了出來。他所修煉的乃是金、木、火三種屬性,這些有形精元雖然全都在五行之中,但卻是相克屬性太多。縱然是在莫東流以前的門派之中,擁有這種天賦的也僅僅只有他一個人。
    在武道之路上,能夠讓他借鑒的經驗實在太少,所以他才會外出遠游,因為在本門之中,他的武道修為已經很難再進一步了。
    不過,這樣的經歷也讓他養成了一個良好的習慣,那就是善于創新和實踐,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在與靈獸鳥交戰多次之后,突然奇想的創造出了有形戰甲了。
    在與楊墨羽的交流中,他對于金、火二系的感悟雖然深刻,但楊墨羽同樣不遜色,兩人不僅僅只是在口頭上探討,有時還會御使有形精元對博,將自己的經驗心得以這樣的方式表達出來。
    他們很快的發現,對方在這兩系的能力上都有著相當高的造詣。對于自己都有著相當大的啟發。
    莫東流對于楊墨羽不僅僅是五行同修,而且還兼修風之力,寒冰之力的能力表示出了無與倫比的贊賞之情,在他眼中,楊墨羽簡直就已經不能用人來形容了。
    雖然楊墨羽已經聽過很多類似的話,但是當他再一次從莫東流的口中聽到之時,依舊是有著一種無奈之感。
    然而,當他們談及到木之力的時候,楊墨羽就表現的要遜色得多了。
    對于尚未凝聚木系精元的楊墨羽來說,他唯一能夠拿的出的東西,或許就是今日大展神威的那種凌波微步了。
    這種從游魚身上領悟,在海中奔行的身法,被楊墨羽成功的融入到了自身的風系身法之中,已經成為了一種嶄新的輕身功法。在這種功法之中,有水的靈動,也有風的速度,更有兩者兼容的味道。
    只是這門功法在適才的戰斗之中,讓莫東流大吃一驚,不管他的真氣如何的猛烈,都無法奈何得了楊墨羽。
    此時,楊墨羽將自己領悟的身法毫無保留的說了出來。
    雖然此刻他的凌波微步功法已經相當了得,但是對于沒有修行水之力和風之力的莫東流來說也是沒有什么用的。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將之分享,并且對莫東流寄以厚望,希望他能給一些有用的建議。
    只是,讓楊墨羽大為失望的是,莫東流雖然對他的凌波微步贊不絕口,但卻并沒有提出什么改進之處。
    楊墨羽對此大惑不解,莫東流長嘆一聲,道:“楊兄弟,這套功法是你自創,正如老夫的有形戰甲一樣,老夫如今根本就沒有掌握,又如何能給你建議呢?”
    楊墨羽這才知道,原來在莫東流的心中,自己的凌波微步身法竟然能夠與他自創的有形戰甲比肩。
    他心中頗為忐忑,看來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地位,也遠非常人可以比擬了。
    在木系功法之上討論許久之后,楊墨羽突然想起一件事,道:“莫兄,我看你精通金、木、火三系功法,但是在施展之時,卻從未將其融合,這是何故?”
    莫東流頓時苦笑連連,道:“楊兄弟,不怕你笑話,老夫原本只有火木兩系天賦,那金系天賦乃是后天所得。所以...”
    “替代精元。”楊墨羽即刻說道。
    莫東流點了點頭,道:“不錯,我的第三種屬性乃是服用還松丹所得。晉升還松境之后,因為三系屬性相克太多,老夫查閱了很多典籍始終無法將其完全融合。這百多年來,除了在凝聚有形戰甲之時,能夠做到三系力量融為一體之外,進攻的手段就要差的多了。”
    楊墨羽默默的點頭,回想起與老人的一戰之時,他的掌力雖然強大無比,但是這些力量大都是單屬性力量,至于混合之力除了火木之力之外,甚是罕見。
    不過,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莫東流在單系力量之上的實力遠超同濟,威能之強大,甚至于已經不下于那些熔煉了多種力量的強大戰技。
    他心中豁然一動,若是能讓莫東流掌握一種能夠將三系力量全部發揮出來的戰技,那么以他此刻如此強悍的單系攻擊力,那豈不是越發的不可阻擋了。
    看到楊墨羽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恍惚,莫東流緩聲詢問。
    沉吟了片刻,楊墨羽道:“莫兄,小弟曾經與兩位圣者交過手,或許他們的武技對你會有所幫助。”
    莫東流眼中精光一閃,他知道以楊墨羽圣者的身份,若非有所把握,是斷然不會信口開河的。
    楊墨羽也不隱瞞,將自己在寂靜嶺之外,與那位手持雙刀的老者交手的經過說了一遍。那位老者修煉了水、木、金三種屬性。其中他對于水木這兩種相合屬性的修煉已經達到了極高的境界。
    雖然在單系力量的運用和威能上,遠不能與莫東流相比,但是他在相合屬性的攻擊運用上,卻是登峰造極。這一點,就算是楊墨羽,都在心中贊不絕口。
    他拿出五行劍,學著七皇叔的方法,制作出了一個青藍色水球。片刻之后,這顆青藍色水球頓時出現在了他們兩人之間。
    七皇叔拿著雙刀都可以輕易的制造出這種蘊含了強大威能的水木之球,但此時楊墨羽并未凝聚木系精元,所以他唯有借助于五行劍的五行流轉之力,才能勉強讓自己的木之力與水之力保持平衡。
    當水木相合的水球出現之后,莫東流似乎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他的雙目一眨不眨的盯著這個青色水球,并且使用了一些真氣仔細的探索者。
    許久之后,他的眼眸之中精光四溢,臉上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但很快又眉頭深皺,仿佛是被某種無法解決的難題所困擾。
    楊墨羽輕咳一聲,道:“莫兄,那人使用的是金系力量作為間隔,將水木之力隔斷,在激發之時讓其中的力量混合產生相克反應,發揮出更加強大的爆發力。你沒有水系天賦,所以無法照做。不過小弟與之交戰的另外一人,他的戰技或許也會對你有些幫助。”
    莫東流立刻收斂心神正色道:“楊兄弟請說。”
    楊墨羽點了點頭,手腕一抖,一陣微風騰起,五行劍之中一股云霧驟然投入其中。雖然這股云霧之力是從五行劍之中發出的,但依舊很強大,不過瞬息之間,風云已經凝為一體。
    莫東流的眼神再也無法移開分毫。風云合璧混合在一起,迅速的旋轉起來,就如同一股龍卷風似得在楊墨羽身周盤旋。
    “莫兄,風云合璧,水木合璧,你雖然沒有水之力和風之力真氣,但你精通火木之道,你若是用金系真氣作為相克引子,引發火木之道的混亂,一旦招式成型,那威能肯定會更甚一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