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嗤嗤!
    拓跋英身上的血肉撕裂而開,整個人趴在地上,鮮血染紅了地面。
    拓跋英不斷咳出鮮血,五臟六腑都差點被擊碎!
    這是他這輩子最憋屈的一戰,全程完全被壓著打,連一絲一毫的還手之力都沒有。
    而葉風,是他遇見過的最恐怖對手!
    他的所有招數在對方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咔嚓!
    葉風一腳踩在拓跋英身上,聲音幽冷而淡漠:“我知道你調查過我,那你一定知道覬覦唐穎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吧?”
    感受到葉風冰冷的殺意,拓跋英渾身顫抖,想要掙扎,卻被葉風踩得死死的。
    “葉……葉公子!我是拓跋世家預定的下一任家主,你不能殺我!否則你就是拓跋世家的敵人!拓跋世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拓跋英提高著分貝,聲音中充滿著恐懼。
    “拓跋世家不會放過我?你想錯了,是我不會放過拓跋世家!既然拓跋世家第一個跳了出來,那我就先滅了你們好了!”
    語罷,
    葉風抬起大腳,一腳踩下,直接將拓跋英踩爆為血霧。
    隨后,葉風起身來到唐穎身邊,像是什么都沒發生過一般,輕聲道:“走吧,我們回家。”
    送唐穎回到唐家別墅,葉風重新披上一襲黑衣,消失在夜色當中。
    此刻。
    拓跋世家。
    “以拓跋英的實力,對付葉風應該沒什么問題,算算時間,拓跋英也該把唐穎帶回來了。”
    “放心吧,拓跋英我是了解的,這一次絕對不會有任何意外。”
    “有了唐穎,我們拓跋世家就會重新擁有超凡境界的強者!等至尊守護一死,那些之余我們身上的屈辱,我們要統統奉還給華武組織!”
    砰!
    忽然,如同一記從天而降的隕石,拓跋英無頭的尸體砸落在拓跋世家的長桌上,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響聲。
    “葉風,請拓跋世家眾人前來受死!”
    葉風的聲音如同一道道驚雷,平地炸響,在拓跋世家中不斷回響。
    “是葉風!”
    “那是……拓跋英的尸體!怎么回事!”
    “放肆!豎子竟敢來我拓跋世家鬧事!”
    轟轟轟!
    迅猛的,幾道身影急掠而出,目光陰翳的盯著負著雙手,倨傲無比的葉風。
    葉風掃了拓跋世家這些長老一眼,五指張開,手握著漆黑的滄瀾大劍,淡漠道:“就是你們這些人,想動唐穎?既然你們敢做,想必你們已經想好覆滅的結局了吧!”
    此話一出,
    所有拓跋世家之人瞪大了眼眸,以為自己聽錯了。
    葉風一人,
    就想要覆滅拓跋世家?
    “找死!”
    呼呼呼呼!
    幾名拓跋世家的長老將自己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直掠向葉風,出手沒有任何的留情,要將這個膽敢挑釁他們拓跋世家的男子永遠留在這里。
    “你們,遠離武道世界太久了,還以為自己高高在上,太愚蠢了!”
    葉風將滄瀾大劍一橫,直接將一名長老拍飛出去。
    下一刻,葉風動如猛虎,提著滄瀾大劍,將劍九的劍威演化到極致。
    嗤嗤!
    幾個回合之后,圍殺葉風的幾名長老面露驚懼之色,身上多了一道道劍痕,更嚴重的一人腹部直接被洞穿,鮮血直流。
    高下立判!
    “死吧!”
    葉風露出一抹獰色,體內的血液如若沸騰,臉上露出興奮的神色。
    莫名的,殺戮能讓葉風產生一種別樣的快感!
    簌!
    葉風往前沖殺過去,將自己的領域世界釋放出來,劍光閃爍。
    這就是一場屠殺,
    不過一刻鐘的時間,出手的拓跋世家幾名長老人頭落地,死得極為凄慘。
    葉風一襲黑衣在疾風中發出簌簌響聲,如若魔神!
    但凡拓跋世家弟子,紛紛往后奔逃,連向葉風出手的勇氣都沒有。
    “葉公子還真是厲害!竟然一人就能壓下我拓跋世家!”
    就是此時,一名白發蒼蒼的老人從拓跋世家走出,目光深邃,一雙凹陷進去的眸子死死的盯著葉風,看著倒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的幾名長老,略帶猙獰道:“葉公子,你是不是做得太過分了一些,這是想我拓跋世家死絕嗎!”
    “過分嗎?”
    葉風面無表情,聲音如同來自煉獄的死神:“我早就警告過天下人,別打唐穎的主意,可偏偏,總有些人,不怕死的冒出來!你說,我若是不將拓跋世家給殺絕了,今后是不是會有更多的人覺得我好欺負,一而再再而三試探我的底線在哪里!”
    “今天,我就以拓跋世家的滅亡告訴天下人,我的底線就是,任何人敢動唐穎一步,殺無赦!”
    聽著葉風冰冷至極的聲音,拓跋世家的當家人拓跋菩薩渾身一顫。
    此刻,他竟是在葉風身上看到了至尊守護的影子!
    當年,至尊守護也是孤身一人,將拓跋世家的三名超凡強者打爆為血霧。
    也是因此,曾經如日中天的拓跋世家徹底衰弱,甚至不敢在華夏有任何的動作,生怕再惹怒了那位至尊守護,引來殺身之禍。
    拓跋菩薩呼出一口濁氣,臉上的褶皺堆砌在一起,沉聲道:“這么說來,葉公子是一定要我拓跋世家覆滅了?”
    “不錯!”
    語罷,
    葉風懶得再跟拓跋菩薩多言,沖著對方而去。
    他看得出,這位老人的實力極為不凡!
    “既然如此,我也提醒葉公子一句,年少輕狂,是需要為此付出代價的!拓跋世家雖然已經沒落,超凡強者被至尊守護所滅,但也不是你可以肆意欺辱的!”
    拓跋菩薩怒吼一聲,滔天的氣焰沖天而上,神境巔峰的實力發揮到極致,與葉風搏殺在一起。
    轟轟轟!
    葉風與拓跋菩薩交錯而過。
    葉風掃了一眼手臂上多出的一行血漬,微微有些詫異,隨即變得越加興奮,眸子中的殺意愈加熾烈,陷入一種極為瘋狂的狀態。
    相反,拓跋菩薩連連往后退了幾步,眸子中帶著驚恐,不可置信的盯著葉風。
    剛剛,
    他的力量可不僅僅是神境巔峰,可竟然只是傷到了葉風一絲皮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