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連清流已經開始后悔將葉銘帶到這里來買古董了。
    他早該想到這居婳脾氣古怪,容易出事。
    這不!
    真的就出事了!
    事到如今,后悔已無意義。
    正如小六子所言,這位居老板可是相當固執,想讓她改變主意,簡直比登天還難。
    連清流只能想辦法安撫葉銘情緒,免得葉銘生氣。
    “葉先生,不如我們再去其他店看看吧,我還知道一些相當不錯的古董店,相信他們那里肯定也有不少珍品古董……”
    “不!這里的這些古董就挺不錯的,我既然看上了,肯定就要買走。”葉銘說道。
    小六子聞言搖了搖頭。
    心說:“看來這位葉先生還真是頭鐵,不撞南墻心不死啊!既然如此,等你在我們老板面前撞得頭破血流,自然就會知道我剛才可是實話實說,絕無半點夸大!”
    他已經準備等著看好戲了。
    這個時候,葉銘忽然看著他,問道:“你剛才是不是說,我不懂古董?”
    “啊?這……沒錯。我是這樣說過。”小六子最終承認道。
    從葉銘之前的一番操作來看,他不懂古董的概率,絕對超過八成。
    葉銘又問小六子:“你們店是不是沒有一件贗品?”
    小六子這次很肯定的說道:“沒錯!我們店絕對沒有一件贗品!”
    葉銘又問:“你們店是不是有假一賠十的承諾?”
    小六子更加肯定地說道:“對!是有這樣的承諾……葉先生,你問我這些問題,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六子很是疑惑的問。
    連清流也感到滿頭霧水。
    不懂葉銘詢問這些問題的動機。
    連那居婳,看似冷淡的眼眸里面,也閃過一絲疑惑的光芒。
    葉銘這時笑了起來,說道:“那就麻煩你,將那邊那副字畫,拿過來給我看看!”
    小六子問:“哪幅字畫?”
    “第二個木架前方,用玻璃柜密封保存的那幅字畫。”
    “什么?這幅畫?”小六子吃了一驚。
    忙道:“這可是我們店主的爺爺,居老爺子生平最得意的收藏品之一!”
    “這幅畫,乃是齊白石未成名前的一副畫作。老爺子花了極大的代價才弄到手。”
    “現在這幅畫,也是我們店的一件鎮店之寶,是不對外出售的!”
    “還用玻璃柜密封保存,不允許客人隨便觸碰這幅畫。”
    “你現在要看這幅字畫,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可別說,它是一件贗品?”
    “呵呵,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居老爺子的鑒寶技術,那可是在國內都是赫赫有名,由他老人家經手的古董,就從未出過錯。”
    “如果你現在稱這幅字畫是贗品,那就真的是有些太可笑了。這簡直就是在質疑居老爺子的鑒寶技術。”
    “我們老板就算脾氣再好,也絕不允許你這樣詆毀我們老板的爺爺!”
    對面居婳的眼里,果然開始升騰起一絲怒火。
    顯然對葉銘的行為,感到相當惱火。
    本身她剛才就已經開口趕人了。
    現在怕是更加想要將葉銘從自家店里給請出去,并且還將葉銘列入黑名單,永久都不許再踏入自家店門一步的那種。
    連清流卻被葉銘此時的大膽之舉給驚呆了。
    沒想到葉銘會為了買下那些古董,而做出如此不理智的行為。
    他正欲開口勸阻葉銘。
    葉銘卻已開口說話:“我沒有詆毀任何人的意思,但是,這幅畫的的確確就是一幅贗品!”
    小六子斷然說道:“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不說居老爺子絕不會走眼!就說這幅字畫密封保存,你只是遠遠看上一眼,甚至都沒有進行過認真的鑒定,就斷然稱它是一幅贗品,難道你自己不覺得自己的話,到底有多么可笑嗎?”
    “你不懂鑒寶,這沒問題,可不該不懂裝懂,睜眼說瞎話!”
    他看著葉銘的眼神,變得相當生氣。
    本來以為葉銘之前只是不懂古董,也不珍惜古董,有過錯,但是問題不算太大。
    結果現在葉銘竟公然詆毀居老爺子,這頓時成功激怒了他。
    讓他心里對葉銘產生了無比強烈的不滿。
    居婳更干脆。
    直接下令:“小六子,把他請出去!以后再也不許他踏進我們店門一步!”
    “是!老板!”
    小六子冷著臉朝葉銘伸手道:“請吧!”
    葉銘卻不但沒有走出聚寶閣。
    反而還繞過面前的小六子,朝著玻璃柜的方向走去。
    小六子見狀頓時上前想要伸手阻攔。
    可是沒想到葉銘腳下速度極快。
    一把沒抓到。
    正想著趕緊抓第二把的時候,葉銘卻已經走到了玻璃柜前面,伸手將柜子打開,讓里面的畫作暴露在空氣之中。
    小六子頓時感到驚愕極了。
    這玻璃柜可不是用普通玻璃做成。
    而是用的鋼化防彈玻璃。
    柜門更是直接鎖死。
    想要徒手打開柜內,難度極高。
    除非是找到鑰匙。
    問題來了!
    葉銘到底是怎么將柜門給隨手打開來的?
    是柜門壞掉了嗎?
    還是他真的找到了鑰匙?
    還有,這個玻璃柜,其實還安裝了警報器。
    可為什么現在連警報器也沒有發出響聲呢?
    難道連警報器也湊巧壞了嗎?
    不過現在,這些問題已經都不是關鍵。
    關鍵在于,葉銘現在到底想干什么?
    不等小六子,以及居婳,連清流,搞清楚問題的答案。
    葉銘就已伸手將齊白石的那幅畫從玻璃柜里面拿了出來,都沒怎么仔細鑒定,就一手抓著畫的一邊,直接開撕。
    相對于葉銘的力量,畫紙實在是太脆弱了。
    很容易就被葉銘撕成了兩半。
    小六子直接驚呆了。
    手已經快要抓住葉銘的手腕。
    結果還是慢了一步。
    眼睜睜看著葉銘做出如此驚人之舉。
    一手撕掉了這幅字畫。
    “天啦!這可是一幅價值不可估量的名人字畫啊!”
    “這樣的寶物,能留一代是一代!一旦損壞,永遠失去!”
    “這個姓葉的家伙!他到底是瘋了?還是傻了?”
    “為什么要做出這種難以置信的事情?”
    別說小六子,居婳和連清流,現在也都滿臉驚愕。
    全都萬萬沒有料到,葉銘竟然會做出如此驚人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