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苗疆蠱事2 www.gitmfe.live,最快更新鮮妻撩人:寒少放肆愛!最新章節!    “別動!”
    W撩開白鈺的上衣,看著她后腰上一塊青紫,皺起了眉頭。
    “淤青了。”W看向白鈺,冷硬的面具讓人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白鈺紅著臉,拉著衣角想要把衣服放下來,“沒事,我……我一會兒上點藥就好了。”
    “你自己能看到?”W挑眉問道。
    白鈺沒說話。
    傷在后腰,她確實是看不見,但是憑痛感還是能感覺到。
    W曲起手指彈了一下白鈺的腦門兒,“趴著!”
    白鈺捂著腦門兒,乖乖的趴著不動了,下一刻,就感覺微涼的手指撫上了自己的背。
    白鈺渾身一個機靈,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W輕輕撫上白鈺后腰上那一塊青紫的地方,皺著眉,這細皮嫩/肉的,怎么這么不經磕,都腫了。
    他仔細著查看了一下,“還好沒傷到骨頭,等著!”
    說罷,他站起來走出了書房。
    白玉眨巴著一雙眼睛看著他的背影,心臟就像小鹿亂撞似的,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W讓自己趴在這里等著干嘛?
    “白鈺,你真是個大笨蛋!”白鈺把滾燙的臉埋在沙發里,糾結得要死。
    她剛才到底在做什么啊!
    啊啊啊!!!
    好羞恥!
    剛才,差點,真的只差一點,她就吻上W的唇了啊。
    還好沒有被發現,不然,丟是人了!
    白鈺敲了敲自己的頭,又想起葉幽幽說的話,她咬著下唇,眼里泛著淚光。
    自己真的喜歡上了W嗎?
    原來,喜歡一個人受這種感覺啊,真的會想要親吻他。
    白鈺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這種感覺好奇妙。
    正想著,書房的門就從外面推開了,W手里拿著一瓶藥油走了進來。
    白鈺愣了愣,W他……
    他不會是想幫自己上藥吧。
    “你……”
    白鈺撐著手臂想要坐起來,卻被W按住了肩膀,“趴好,別動!”
    聲音凌冽,不容抗拒。
    白鈺嫣兒了,哦了一聲,趴著不動了。
    后背的衣服再次被撩了起來,皮膚暴露在空氣下,有點兒涼。
    白鈺緊張的抓了個抱枕抱著,額頭上出了一層汗。
    W擰開蓋子,將要藥油倒掌心。
    “剛在做什么虧心事了?嚇得那么厲害。”W一邊搓著手,一邊玩味的問道。
    “沒……沒做虧心事。”白鈺咬著牙,不承認。
    “沒做虧心事?”W笑了一聲,掌心貼上白鈺后腰那塊青紫的地方。
    “嘶!”白鈺冷吸了一口氣,好疼。
    他回頭看向W,眼眶微紅,委委屈屈得發出一個字,“疼!”
    “疼也要忍著!”不用力把淤血揉開疼的時間只會更長。
    白鈺癟著嘴,快要哭了。
    W盯著白鈺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最后還是稍微減輕了一點力道。
    搓了藥油的掌心微微發熱,貼在她白/皙光滑的后腰上,在那塊青紫的地方順著一個方向揉著。
    W盯著白鈺那截纖細的腰肢,掌心傳來光滑如絲綢般的觸感,就像她的名字一樣。
    白玉,無暇。
    白鈺埋著頭,緊緊的繃直著背脊,只覺得自己現在不僅是臉燙了,就連手腳、身上也發燙得厲害
    她都不敢回頭去看W了。
    白鈺暗自深吸了一口氣,努力不去想那只貼在自己后腰上的手……
    可是,她越是強迫自己不去想,那感覺就越是明顯。
    W的手掌有薄薄的繭,虎口處似乎也有,應該是常年練武拿槍的時候留下的,他手上的繭劃過她腰上的皮膚,讓她忍不住一陣顫/栗、。
    “還疼?”W又倒了幾滴藥油在手心,搓熱后繼續揉著她腰上那塊青紫。
    白鈺弱弱的回頭看了一眼W,咬著牙,“疼!”
    其實,已經好一點兒了,沒有之前那么疼。
    W看了一下那塊淤青的地方,睨著白鈺,“真是個嬌氣的小丫頭!”
    “我才不嬌氣呢。”
    她從小練武,身上這樣的淤青是家常便飯,只是今天傷到的地方有點敏/感,正好是背脊骨,當時那么用力一撞,是真疼。
    W傲嬌的輕哼了一聲,加重了力道。
    白鈺又是嘶了一身,用你抓緊了抱枕。
    揉了幾分鐘,淤血差不多都散開了,W這才收手。
    白鈺縮著腳坐起來,緊張兮兮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謝……謝謝。”
    W站在沙發邊,拿著濕紙巾慢條斯理的擦著手上的藥油,戲謔的看著白鈺,“下次可別再做虧心事了,不然要是撞著頭,撞傻了,我可不負責!”
    白鈺一噎,什么話也說不出來了。
    想到剛才自己腦子發熱居然想要親吻他,白鈺就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W把擦過手的濕紙巾丟進垃圾桶里,看了白鈺一眼,正準備說什么,放在書桌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走過去拿起手機一看,是好久沒有聯系的萬穹的電話。
    W走到了窗邊,接通了電話,“說。”
    “W,我救出雯雯了!”萬穹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帶著一絲干啞。
    W挑眉,比他預計的時間快了一周左右,“很好,你們現在在哪兒,我派人來接應你們。”
    “加利亞鎮,雯雯受了傷,暫時不方便移動,估計還要在醫院住幾天,等能行動了,到時候我再聯系你。”
    W皺眉,“嚴重嗎?”
    “傷在腿上,但是沒有生命危險。”
    W點了一下頭,然后就聽見萬穹繼續道:“對不起,讓溫肆那家伙跑了,我沒抓到他,不過我剛剛查到他和令靈逃往了F國。”
    “F國?”W緊繃著下巴,沉思片刻,笑了起來。
    “看來阿爾特和他們在一起。”
    因為溫肆名下制藥廠的事情曝光后,現在M已經發了通緝令在全國范圍抓溫肆了,他不敢再呆在M國,華夏他更不敢待,那么權衡之下,就只有暫時躲到F國去了。
    F國是阿爾特的地盤,雖然阿爾特現在也是通緝犯,但是,到底是熟悉的地方,對他們來說,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萬穹:“嗯,聽雯雯說阿爾特確實是和他們在一起。”
    頓了一下,萬穹接著道:“阿爾特在F國肯定還有些人脈和根基,他們這一到F國,我們要想再抓到他們,就有點難了。”